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1-29)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1-29)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1-29)     

暴君的寵姬34 忽然心動

西寧王卻不知道她心底的想法,感覺這手掌之中的那只小手溫暖如玉,滑膩非常,身邊之人渾身帶著淡淡的軟香,清新優雅,他的心跳忽然之間加快,心想,從小到大,又不是沒有女人,為何還是會意亂情迷似的?他倏的松開了手,解決這意亂情迷的方法,就是嘗了這女人是什么滋味,他轉頭向她,卻看見她縮回了手,向他微微而笑,自然口水又流,還向他做了個鬼臉,他的情欲如以前許多次一樣,又褪了下來……可心中的那一絲qing動,卻如長根的草一般,深深的埋進了心底。
  他面部表情的改變,淚紅雨自然看在心底,樂在心頭,可不敢再挑逗他的底線,連蹦帶跳的,走到那頭自己挑選的黑牛面前,上下左右打量了一番,笑了笑,道:“王爺,這頭牛,倒真不錯……”
  西寧王冷冷的道:“你想騎牛還是想坐馬車?”
  淚紅雨心中狂笑,想,每當他經歷一番打擊之后,總是會有這么煩躁的表情,臉上自然是卑微而略帶一點恭敬的,連聲道:“當然坐馬車,如果騎牛,可不襯王爺的身份,眼見著,我們還未出街道呢,圍觀者甚眾,人人都知道我是王爺的女人,讓人看了,倒真以為王府窮了,只好騎牛了……”
  邊說邊彎腰走進了馬車……
  西寧王平復幾下怒氣,跟著走了進去,不明白自己,為何被這女人一挑逗,那怒火就不由自主的升騰上來,是不是因為,從來沒有一名女子如此的挑戰過自己的權威?用的方法卻是這樣的匪夷所思?可自己心里邊偏偏還存了一絲贊賞?
  更可氣的是,自己氣得火冒三丈的時候,她卻基本上連眉毛都不晃動一下,來表示一下她的害怕。
  西寧王心想,自己還是定力不夠,不夠,還得鍛煉,鍛煉……
  一路平靜,來到偏僻的山谷之間,錯過了那絕佳的救人之處,來到這荒郊野嶺,淚紅雨心情頓時起起落落,七上八下,左等右等,也等不來老夫子前來救贖,眼看林密森廣,對某些人來說,也是一個絕佳的救人之處……她卻看見了西寧王嘴角的冷笑,忽然之間,她明白,莫非這里也布了伏兵?既然心中存的疑問,她就向外望去的時候,就非常的仔細,她忽然發現,在樹林之中,恍若有一點白光,如水面反射的白光一般,這當然不是水面的反射,只有可能,是官兵的刀槍反射……
  她也明白了,西寧王為何在那馬場之中布下了伏兵,原來,在所有有可能遭遇敵人或救人的地方,他都布下了伏兵。她心中一陣絕望,感覺自己好不容易出了牢獄,可卻被救無望,西寧王張著天羅地網,等著人入網呢。老夫子這個見風使舵的家伙,又怎么可能冒這么大危險前來救自己?
  她看見對面坐著的西寧王,嘴角含了笑,那是一種心有成竹的笑容,也是等著野獸入網時的笑容,坐在對面,見她打量他,向她道:“不要著急,馬上就到了,如今四野無人,你是否想騎騎牛,找一下原來的感覺?”
  淚紅雨見了他的笑容,心中豁然一亮,心想,他到底是來找那玉鐲,還是以自己的餌,讓老夫子一伙人上當?怎么自己就感覺自己就像那魚餌一般?要不然,他怎么還再三的慫恿自己騎牛?想必是想讓救自己的人看到自己這個魚餌在此吧?
  她想,既然這樣,還不如真的騎騎牛,想辦法給個暗號老夫子,讓他知道山林之中埋伏有人?
  她向西寧王笑了笑,道:“聽了王爺所講,奴婢倒真的愿意出去騎一騎牛,只不過,當時,奴婢可一路吹著笛子,一路騎著牛兒往前趕的,不知王爺可否……”
  西寧王淡淡一笑,從坐位底下拿出一個長袋子,道:“本王知道你總是有諸多要求的,本王不但準備了竹笛,而且準備了牛鞭……”
  淚紅雨知道,他這是防止自己東找借口,西找借口,拖延時間,才把一切都準備好,讓自己沒有理由。
  淚紅雨忙拿過竹笛,勉強笑了笑道:“王爺思慮得真是很周到……”
  馬車停下,淚紅雨熟門熟路的騎在了牛的身上,一行人又開始往前行進,騎在牛身上,自然比呆在轎子中視野開闊,她前后左右一望,發現一個極為奇怪的事兒,她發現,西寧王這群人的身后不足兩百米處,跟上了一群人,居然是那蘭郡主率著她的幾個屬下。
  看來這蘭郡主倒真有不到黃河心不死的勁頭,纏上了西寧王了,只希望她不是來要自己的命的。
  她把笛子放在唇邊,吹了起來,悠揚的笛聲傳得老遠,那笛聲忽疾忽緩,忽快忽慢,西寧王聽了,竟感覺這笛聲里面隱有金戈之聲,仿佛萬馬奔騰,萬軍待命……
  他不由得皺了眉頭,心中暗想這笛子的曲調,到底來自何處?他心中忽然間有了不安的感覺,感覺自己這番布置,仿佛又落到了空處?
  這時,一名頗通音律的屬下急急的走了過來,低聲道:“王爺,快叫她停,她吹的,是十面埋伏……”
  西寧王聽了,唯有苦笑,自己把笛子送到了她的手上,等于是讓她通風報信,卻道:“現在再停,只怕已遲了,對方已然得到了消息……”
  他眼光淡淡的望了那屬下一眼,怪責他為何不早來報告?那屬下精明之極,忙道:“王爺,她的技藝非常的高超,兩首曲子竟能混在一處同吹,而且音律不間斷,屬下也是聽了良久,才知道其中一曲,竟是那十面埋伏……”
  西寧王聽了,轉眼望向騎在牛上的女子,她臉上有斑駁的光影投下,如玉般的手指撫在笛上,臉上如鋪上了一層紅潤,如極好的胭脂一般,她總能帶給自己意想不到的驚訝,他不由得有幾分期待,心想,她還有多少的才能與秘密是自己不知道的?
  ……………………求PK票的嘮叨………………………………
  淚求PK票,后面逼得好緊哦,把PK票投下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