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1)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1)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1)     

暴君的寵姬35 調動人馬(加更求PK票)

從小,身為皇族之人,他就被無數的美色圍擁,早早的,他就知道女人是怎么回事,女人湊擁在他的身邊,無非是爭名與奪利,而自己也利用自己的權勢與容貌獲取了不少的女人,可這一次,他卻茫然了,這名女子是那么的與眾不同……不得不說,與她相處越多,卻越來越割舍不下……卻越來越不想傷害她,既使她現在不歪嘴斜唇,他想,她如果不愿意,自己也不會傷害她的吧?
  那部下問道:“王爺,樹林中的人怎么辦?”
  西寧王想了一想,輕嘆一聲:“留下一小部分,其它的都撤了吧,想來,那些人也不會來了……把這些人盡快調往聽雨軒,那里也需要人手的……”
  西寧王望了望馬車后面,又道:“她還跟在后面?”
  那屬下點了點頭,西寧王道:“叫人阻止她跟著我們,這件事,可不能讓她瞎摻和……”
  那屬下道:“王爺,她必竟是南福王之女,做得太過份,只怕對您不利……”
  西寧王冷冷的道:“這就是你的事了……”
  那部下只好點了點頭,自去辦理。
  西寧王掃一眼淚紅雨,她已停止吹笛,他微微的笑了笑,一招手,馬車停了下來,淚紅雨轉頭向他,目光中全是詢問。
  他道:“好一曲牧童曲,本王從來不知,十面埋伏居然可以用一根小小的牧笛吹奏出來……”
  淚紅雨翻身下了牛背,臉上略為有些尷尬,那是作奸犯科,被人捉到時的尷尬,看得西寧王心中透亮,更加肯定她必是以此方法提醒他人……
  淚紅雨道:“王爺,您可別怪我,我雖說被你搶來了,我也就認了命,可不愿意我身邊的人為了我而喪命,他們為了,已經喪失了三條人命,我不想更多的人為了我而犧牲……”
  聽了這話,西寧王倒是一愣,原以為淚紅雨會耍滑抵賴,倒沒有想到淚紅雨會直接承認她以牧笛傳信之事,可她說得卻合情合理,讓他無法辯駁,他望著她良久,忽道:“你已知道樹林之中埋有伏兵?”
  淚紅雨點了點頭,道:“王爺,奴婢自小在山林中長大,這里有些什么東西,奴婢是一清二楚的,林中并無湖泊,可是,奴婢卻看到樹葉之中有陽光反射的亮光,而那一片樹林,有飛鳥成片的驚起,奴婢就知道,有人埋伏其中……”
  西寧王嘆道:“本王的確越來越不明白你了,你居然懂得行兵布陣的基本常識,哪里象一個出身山野的村女……”
  淚紅雨忙道:“王爺,您可別這么說,奴婢只不過有些小聰明而已,哪里比得了王爺的大智慧……”
  兩人這么一惺惺相昔,西寧王大有對方是自己的紅顏知已之感,西寧王從小于皇室之中長大,在皇室爭斗之中,養成了那種唯我獨尊,誰也不放在心上,誰也不放在眼中的性格,因此,他是沒有什么朋友的,可是,與淚紅雨斗來斗去,他卻心中頗有知已之感,因為淚紅雨不管怎么與他相斗,總是出奇制勝,所采取的辦法,聞所未聞,他每斗一回,心中就期待一回,不知道下一回,她會采用什么樣的辦法,而被淚紅雨一贊,可媲美父皇對自己稱贊時的感覺,西寧王感覺不可思議之極……
  兩人惺惺相昔著,互相恭維著(主要是淚紅雨恭維,西寧王附合),來到了西寧王設伏,又撤了伏兵的那個樹林,濃密的樹蔭之下,淚紅雨看了看那頭牛,道:“王爺,奴婢還是騎牛吧,這里樹林遮日,奴婢早點找出那感覺,也好為王爺早點找出那玉鐲不是?”
  西寧王與她一頓惺惺相昔,見她提這么個小小要求,哪有不答應的,微笑著點了點頭。
  停了馬車,淚紅雨一個翻身,躍到了牛上,掏出竹笛,吹了起來,這次是一首極普通平常的牧牛曲。
  西寧王微閉了眼睛,心想,我與她之間,是不是有了緩和的跡象?
  西寧王正微閉了眼睛思考國家大事,忽然之間,感覺馬車震動了一下,停了下來,他心中一驚,剛問了一句:“什么事……”
  忽感覺馬車往下一沉,很明顯是落入陷阱的感覺,他暗叫不好,真氣匯聚于掌,直擊向馬車之頂,感覺馬車頂被擊穿,剛想沖了出去,掌心到處,卻軟綿綿的觸到一個類似于魚網一樣的東西,他抬頭一看,只見馬車頂蓋上了一張魚網,又聽到馬車之外的吵鬧與兵戈之聲,心中亮如明鏡:原來,她那曲十面埋伏是吹奏出來給自己聽的……
  他走出馬車,見自己一眾人全部陷在一個極大的深坑之中,而覆蓋住他們頭頂的,是一個極大的網,網上布滿尖刀利刃,侍衛們一吹下去,那網裂開少許,可飄下無數的粉末下來,那些兵士一沾那粉末,立刻咳個不停,而且不能止息,直咳得全身無力,身子漸漸的軟了下去,偶有幾個沖出網的,一出網,被人迎面一灑白色粉末,立刻又軟了下來。他暗叫不好,暗暗運氣,卻發現真氣全無,手足無力,雖不至于咳個不停,卻感覺呼吸急促,心慌氣短。
  西寧王知道,如果自己不撤退那些兵士的話,這些江湖下九流的作為根本不能起絲毫的作用,可惜,那些埋伏的兵士早已撤走,他看見淚紅雨騎在那頭牛上,遠遠的站著,她的身邊,站了幾個面目普通的農民模樣的人物,而另外有十幾個打扮差不多的普通百姓的人物則手持鋤頭斧頭,菜刀,砍材刀之類的兵器,向網內被網中毒的眾將士耀武揚威,威脅恐嚇。
  見他望過來,淚紅雨向他一笑,那歪嘴斜唇的面容這一笑之下竟增添了幾分美麗,她道:“王爺,您是否還想聽一曲奴婢吹的牧牛之曲?”
  西寧王被她一提醒,想了想自己那屬下所說,她混同兩只曲子一同吹奏,忽然之間明白了,他苦笑,道:“你給本王聽的,是那十面埋伏,給救你的人聽的,卻是那不知名的小曲,本王能否知道,這不知名的小曲,是什么?”
  淚紅雨望了望他,道:“既然王爺說了,這首小曲不知名,那么,它的確就是一首不知明的曲子而已。”
  ……………………求PK票票的分水線………………………
  撐不住了,加更一章,求PK票吧,妹妹們,幫幫手,有票的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