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1-29)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1-29)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1-29)     

暴君的寵姬36 不知名小曲

淚紅雨心想,我可沒騙你,這首曲,的確不知名,只有我那老夫子以及村子里的人才聽得懂,聽得明,我吹奏一曲略通音律的人都知道的十面埋伏,摻雜在這道自制的小曲里面,人人都只知十面埋伏的意思,充滿了示警之意,卻不知道,我真正要表達的意思,卻在這不知名的小曲里面,十面埋伏告訴老夫子,這樹林中的確有埋伏,而這不知名的小曲,卻告訴老夫子,可以等埋伏撤走之后,再行救助……
  這首小曲,取的名字相當的好聽,叫‘打狗’,基本意思是說狗有狗道,如要打狗,則要趁隙而為,如一群野狗,則等狗落單再痛打之。想當初,她把自己創出的這小調告訴老夫子的時候,老夫子笑得腹痛了一整天,想想就笑,想想就笑,也不知他笑些什么?
  淚紅雨身邊站了幾人,全都是她住的那個村莊的鄰居,雖說她心底對老夫子會帶人來救他存了希望,也懷疑自己住的那個小村莊的確有點兒不同凡響,可真正看到原來老實巴交,唯利是圖,忙時插秧割稻,閑時打架斗毆,兼罵老婆的鄰居們仿佛變了另外一個人,英風颯爽的把西寧王一眾帶刀侍衛象網魚一般的網了起來的時候,她還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心中的震撼真的不可以用言語來形容。
  可惜沒看到老夫子,她不理西寧王沮喪個臉站在這大坑里,周圍是咳得幾乎斷了氣,軟手軟腳的兵士,問身邊的鄰居銀三,道:“銀三哥,老夫子呢?”
  銀三作了長時間的農民,好不容易有了一個一展抱負的機會,欣賞自己領導之下這一成功的救護,聽了淚紅雨的話,得意的道:“老夫子與玉七在聽雨軒呢……”
  淚紅雨一驚,道:“他們在聽雨軒干嘛?難道他們沒得到消息,我要來這好望坡嗎?”
  銀三不以為意的道:“你這里,有我就夠了……”
  淚紅雨忽然一驚道:“玉大哥他們不是為了救我?”
  銀三道:“當然,你哪里值那么多錢?”
  淚紅雨忽想起玉七媳婦送畫眉豬蹄之時,在那兒討論豬蹄的價錢,一千金,兩千金之類的,卻原來,討論的不是豬蹄,討論的卻是人,是救出畫眉,付多少酬金的問題。畫眉就是那金主兒……
  他既然是金主兒,自然就比淚紅雨這個不是金主兒的人值得救,所以老夫子與玉七等主力都沒出現在這里……
  淚紅雨忽然有了一種成為棄嬰的感覺,心忽然之間變酸了,肝膽腸也仿佛變得扭在了一起,眼中有了淚水,不過沒滴下來,鼻中帶了哭腔:“銀三哥,老夫子還是那樣,見錢眼開……”
  銀三了解她的想法,忙勸道:“小雨,你別傷心,老夫子他是對你有信心,知道你一定能助我們想辦法脫困,這不,你不是吹了那十面埋伏與那打狗,我們不就知道了其中的意思,所以才救出了你,那老夫子雖說是掉了一枚銅錢都可以跟著追半條街,但是,對你的確是不同的,那錢,他沒放在眼里的……”
  銀三說著說著,聲音越來越低,看來他對老夫子見錢眼開的人品心知肚明,勸來勸去,自己心中也沒了信心……
  淚紅雨一見他的模樣,那心酸得如泡在醋壇子里,眼淚終于也止不住往下流了起來,道:“銀三哥,可憐我,從小無父無母,只有一個老夫子,可是,他卻從來只講金銀,不講親情,你明白的,從小到大,為了學他那亂七八糟的東西,我受了多少苦?為了老夫子,為了有人稍微把我放在心上,我都忍了,可是,今天,我處于如此危險的境地,他居然還是跑去了賺金銀,不理我,銀三哥,您是我們的鄰居,您說說,他這樣,對不對?”
  銀三見她哭得如雨打琵琶,要多慘,就有多慘,要多凄涼,有多凄涼,那心不由得也跟著凄涼起來,道:“老夫子這次的確做得過分了點,還好你機靈,調開了那些樹林中埋伏的大軍,我們這才救出了你……”
  淚紅雨抽噎著道:“銀三哥,老夫子連從小跟著他的徒兒都不顧,我還是希望他這次賺個盆滿缽滿的,他這次,到底賺得了多少銀子?”
  問完,又痛不欲生的抽噎幾聲。
  銀三答:“那倒也沒多少,聽說有成萬兩金吧,這可是你出生之后的第一單大生意,所以,他才如此緊張的,小雨,你就別怪他了……”
  淚紅雨收了收眼淚道:“看來,老夫子賺了的這萬兩金,分了你們不少?”
  銀三道:“還沒分呢,放在他屋子里,小雨,別擔心,到時候也會分你一份的……”
  淚紅雨點了點頭:“銀三哥,既然這樣,我也不怪他了,人為財死,鳥為食亡,本來就是人之常情……”
  淚紅雨費了無數的眼淚與口水終于騙出了那萬兩黃金藏的地方,心想,如果我不把那萬兩黃金偷了出來,換了城內的頂極糕點來吃,吃不完給狗吃,我就不是淚紅雨了。你們這群人,枉我與你們相處這么多年,一旦利字當頭,連我的命都不顧了,派了個蝦米小將就算救了我,還好我機靈,要不然,今兒個別想脫身。也許,他們本就沒想到能救出我,想救的,只是那聽雨軒的畫眉……
  銀三見勸住了淚紅雨的淚水,望了望直挺挺的站在坑中的西寧王,問道:“他怎么辦?不如放了吧,我們可不想與整個西寧王府作對……”
  銀三知道自己的實力,不是出其不意,這場仗,哪會打得如此順利,如果由名門正派來看,他們所用的手段,是下三流之再下三流的,如果真把西寧王怎么樣了,他的屬下可會鏟地三尺也挖他們出來的,畢竟,一個小小的山村,實力怎么也抵不過西寧王的千軍萬馬,要不然,也不會讓淚紅雨無緣無故的被他搶走了。
  淚紅雨望了一眼銀三,知道他縮頭烏龜的本能又開始冒頭,道:“你可別忘了,當時,他可殺了我們村莊里三人,劉大,黃二,與李三,就這么放過了他,那三個人的家人會同意?”
  ……………………求PK票的分水線……………………
  本屆PK靈異事件良多,我只有你們的支持,喜歡我的書的朋友,點點PK票,多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