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2)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2)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2)     

第四章不愿意放風


  正絕望中,牢房之門又打開了,走進來一個龍行虎步,卻嘿嘿而笑的西寧王,俊美的臉上頗有幾分邪意,他眼光一掃,三大美人精神陡發,眼望于他,露出希望之色,個個兒盼望著自己的能被西寧王重新從牢房提溜出來,網開一面,重新回這金碧輝煌的西寧王的后宮之中。
  淚紅雨卻松了一口氣,心想,看來,今天的放風之行應該是暫緩了,眼中不禁也露了希望之色,她這希望可不是別的希望,與那三大美人的希望大不相同,可看在西寧王的眼里,也一樣的舒服熨帖,頗有一覽眾妃小的感覺,特別是淚紅雨的氣焰被打了下來的樣子,如小白兔一樣的可憐夕夕的……
  西寧王利眼掃過了三妃搭一小奴婢,以及正在閉目養神的畫眉,一時間,牢房之內鴉雀無聲,只聽到燭火的畢畢剝剝,有時候,寂靜方顯尊嚴,沉默是金,也是銀……
  西寧王頗為享受這片刻的安靜,他欣賞著那張絕色的面孔,她不講話的時候,是多么的美……他希望她不要講話,讓兩人的默契在彼此之間的對視之間增加。
  當然,這是不可能的……
  慘叫聲起,不是她,是她們,抽泣聲起,也不是她,是她們:“王爺,臣妾冤枉啊,這所有的事,都是她所為,臣妾只不過錯信小人所言……”
  三只纖纖玉手,不約而同全部都指向她,淚紅雨倒嚇了一跳,望著三人,滿臉的莫名其妙,心想,不管什么罪名,先死不認帳了再說,忙咚的一聲跪下,大聲呼冤:“不關奴婢什么事,奴婢何德何能,怎么能與三位娘娘同流合污?三位娘娘金枝玉葉,處于深宮,奴婢怎么可能有機會以與三位娘娘聯系?天可憐監,奴婢可見都沒見過三位幾次啊!”
  淚紅雨認定這三位必是犯下了什么過錯,卻要把這過錯推到孤獨無依,孤苦伶仃的自己身上,她們也不怕天打雷劈?
  淚紅雨眼淚汪汪的想著,嘴里頭分辯著,那個……口水自然而然的流著,看得西寧王同情之余有些厭煩,厭煩之余又有些期待……
  晉妃出身名門,自幼熟讀詩書,口齒伶俐,講起話來一套一套的,她首先發難,磕頭連連,道:“王爺,臣妾上了這個賤人的當,才會如此的,臣妾也是為了王爺的子嗣而已,哪里會想到,會讓這個賤人如此戲弄,侵犯了王爺的尊嚴,王爺一定要明查,讓這個賤人受到應有的懲罰……”
  此時的淚紅雨臉上茫茫而然,如墜五彩云中,當真是烏云避日,聽了半天,終于如烏云撥日,知道她所講為何,忙大叫冤枉,道:“王爺,奴婢真是冤枉了呢,真是冤枉死了我呢,我怎么知道這個消息傳了出去,造成了這么大的影響……”
  原來,這西寧王甚少子嗣,差不多三十歲了,于妃才生有一子齊臨淵,后宮雖佳麗沒有三千也有三百,但個個兒都是不下蛋的雞,淚紅雨見如此,不禁頗為好奇,于是神秘夕夕的向唯一有過生育的于妃娘娘取經,打聽她懷孕之前有些什么作為,整個過程辦得比較鬼祟,如同在進行一項重大而秘密的某項事業一般,后來,淚紅雨把她東拼西湊得到的結論在某個深夜向于妃娘娘證實……
  “娘娘,奴婢知道,您懷孕之前,王爺當然來過您的屋子里,可次數極少,可為什么就懷上了呢?”
  于妃頗為尷尬,當然不能直說,只好支唔:“這個,大概是王爺給送給了本宮一些東西,讓本宮有如此福氣吧,本宮拿著王爺送的東西要得道高僧求了福,自然就容易懷上一點……”
  淚紅雨迷惑道:“娘娘,王爺賞賜的東西,每個人屋子里面,不有十件也有八件,也沒見其它人懷上?”
  于妃越加支唔:“這個,東西肯定是不同的……”
  淚紅雨忽然之間明白:“娘娘,莫非是王爺貼身而寶貴之極的東西,沾上了王爺的王氣,經過高僧一乞福,再放在于妃娘娘的身邊,所以,才會這么靈?”她想了又想,東扯西扯,把有關天地人和,王氣與人氣相輔相成的道理向于妃說了一通,從天上說到地上,從太上老君說到地獄閻王,道家,佛家,太極陰陽,她口才本來就好,這一說起來,連于妃都相信了幾分……
  淚紅雨舉一反三,融會貫通,得出結論:“原來,王爺的貼身物件,能造成這樣的效果,王氣竟然不同……”
  于妃目瞪口呆,思前想后,頗有贊同之感,忽爾道:“原來如此……”
  見淚紅雨走出門,從枕頭底下翻出一個小紅綢袋,上面繡有符印,從袋子里拿出一縷頭發,說道:“難道真是這縷被祈過福的頭發,幫我懷上了孕?”
  于妃娘娘當然不知道,有多少雙眼睛滿含妒嫉的盯著她,窗外,屋頂,高手如云,哎,誰叫西寧王娶了這么多老婆呢?這個消息如風一般的傳開了去……可惜,傳開了去也沒用,西寧王本性無情,一時興起送給于妃一縷頭發,也是為了于妃娘娘身后的勢力,像無憑無依的晉妃,林妃,陳妃等等一眾美人,西寧王連條腳毛可能都不會送給她們的,但是西寧王總要有人侍寢的,運動過后,總有懈怠之時,于是乎,莫名的,眼看著,西寧王的頭發一日日的少了起來,少得頗為奇怪,全部都是他自己望不到的地方,人家的頭發是連根而掉,他的頭發是半截半截的落……
  而王府之內,來往的高僧多了起來,今兒個這位娘娘有請,明兒個那位娘娘有請,一時間西寧郡內和尚價值千金,供不應求,不止王府之內,老百姓們有樣學樣,都以為這個季節是高僧為家人祈福的良好季節,這個時候,卻有一個謠言在西寧郡傳了起來,說的是南福王派了不少高僧進入西寧郡,以圖尋機改變西寧郡的風水,將西寧的靈氣往南福帶,所以,一眾美人便莫名的被下獄了幾個,甚至于西寧王頭上越來越少的頭發,被某些有心人一傳,也成了西寧郡風水正在變壞的鐵證……您想啊,連王的頭發都少了,那西寧郡的風水還不變壞?
  西寧王如何不怒,如何不氣,可他萬萬沒有想到,這一切的原由,卻只是由于自己一時興起送給于妃娘娘的一縷頭發,還是那淚紅雨東歪西帶的口才……
  幾大側妃講了半天,淚紅雨才明白這外面發生了這么大的事情,難怪他要把這幾位側妃關入牢籠,還把她們與自己關在一起,更莫名的,還增加了個所謂的放風時間,看來,這西寧王的確是想給點兒苦頭自己吃吃。
  淚紅雨知道,自己再怎么大呼冤枉,也改變不了面前的事實,她想,難道我這如花似玉的一生,真的就要毀在這幾件西寧王的衣服手里?想著,不由得宣之于口:“我可憐的如花似玉的一生啊!”
  她的臉上如喪考紕,聽得西寧王不由得嘴角露笑,淚紅雨眼角掃到,心中一動,她知道,只要西寧王赦免了這三位娘娘的罪,自然也就不會有放風一說了,可是,西寧王擺明了就是要這三位來教訓自己,又怎么會無緣無故的赦免她們三人呢?自己這條賤命,還是操縱在西寧王的手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