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1)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1)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1)     

暴君的寵姬42 趕著鴨子上了架

堂下一眾村人異口同聲的贊同,表示人人都知道這回事,只有淚紅雨不知道。誓把她推向領導全村的村頭兒位置。
  淚紅雨懷疑的望著這一張張自己熟悉的面孔,心想,他們如此推崇我,為何平時對我還是該吵架的時候就吵架,該白眼相對的時候,還是白眼相對?只怕是老夫子不在了,他們想推個勞心勞力的替死鬼出來為他們擋擋災?
  可自己還不得不當,以她所知,的確,這眾村人雖說會一樣兩樣絕技的,但如果提到動腦想東西,的確個個兒蠢得像豬……和自己比起來……又想,當這個村頭兒也不錯,一般頭兒,總有點特權,以后蹭吃蹭喝,就可以不限于形式,可以從村頭蹭到村尾,從村尾又蹭到村頭,連吃帶拿,他們還不得有絲毫怨言,自己還可以拿得冠冕堂皇,理直氣壯,她仿佛看到了自己在威風凜凜的連吃帶喝,順手牽羊,而被拿被吃被喝之某人還點頭哈腰,卑恭曲膝,連聲道:“雨大,您請吃,請喝,請拿……”
  這和自己以前每到一處蹭喝之時,總糟人的白眼,聽人冷話,多么的不同,淚紅雨一想到此,只覺得這頭兒當得值得,當得舒服,她望了望眾人期待的眼光,緩緩的道:“要我當這頭兒,我要有一個要求,那就是,你們以后的稱呼可得變,不能再叫我小雨,得尊稱我‘雨大’,如果同意這一條,我就勉為其難的考慮一下吧……”
  玉七,鐵五,銀三,三個領頭之人互望一眼,都感覺有點為難,淚紅雨雖是老夫子與自己幾個領頭之人內定的才能第二人,可定的是才能,可不是年齡,實際上卻是還是一名十四歲左右的小丫頭片子,大伙兒叫慣了小雨,也感覺這稱呼頗適合于她,一下子變成大家伙兒的‘雨大’,而且這大家伙兒大部分都是一大把年紀了的,這么一變,還真有點兒不適應。不由得互相對望了幾眼,玉七勉強笑了笑道:“小雨,這稱呼嘛,只不過是代號而已,不用這么認真……”
  淚紅雨道:“既要我做頭兒,帶領你們去救人,就得令行禁止,你們連稱呼都不愿意改,我怎么指揮得動你們?這跟當兵打仗,不管那將軍多么年少,當兵的多么年紀大,見到將軍,都得稱呼人家將軍行一個軍禮的道理是一樣的,我還沒叫你們以后見到我要行禮呢,就這么個小小的要求的不愿意,那么,這個領頭人我還不如不做。”
  村內眾人皆想,就算不改稱呼,這村里頭也沒有幾個人不敢不聽你的話,這事后的稀奇古怪的報復可誰也受不了……
  玉七與幾人一對眼,知道了對方的意思,忙笑道:“好的,小雨,不,雨大,我們就改了這稱呼,以后唯你老的馬首是瞻……”他特別強調了一下‘您老’,聽得淚紅雨心中舒服之極,面冒紅光,看得眾人腹中偷笑,個個兒心想,這小雨,改了名字,還是小雨,像小孩兒一樣。
  淚紅雨想了一想道:“這村頭兒是不是老夫子回來以后,就還給他?”
  玉七忙道:“當然,當然,老夫子回來之后,就不勞煩雨大您啦。”
  淚紅雨心中升起不忿,心想,他們這是典型的過河拆橋,兔死狗烹,不需要我了,這村頭兒就給回老夫子了,不行,要做就做個終身的,長期的,以備以后蹭吃蹭喝終身有望,不用時不時的擔心自己沒地方吃飯,再說了,那高高在上的做村頭兒的感覺,尤其良好,那村人們的阿諛奉承,尤其好聽,有如仙樂。
  她淡淡的嘆了一聲長氣,道:“哎,我還是不做了吧,玉七不如你來做,這村頭兒雖不是什么大官,可是我如果一下子被你們捧了上去,又一下子被你們扯了下來,未免心中七上八下,情緒變化太快,老夫子教了我了,做人就應該保持那一分平常之心,如果沒了平常之心,這人老得快,也死得快,未了避免我青春年少的面容不至于一下子變老了,我想,我還是不做了……”
  玉七鐵五銀三互相望了一眼,皆想,這小鬼莫非想永遠的篡權?把老夫子踢出村鄰導層?看來,平日里,老夫子對她的訓練太過嚴格了,讓她心懷不滿,有機會就想翻身?
  又看了看她嫩如芙蓉的面容,心中好笑,這么小的年紀,就想著老了,死了。
  玉七心想,這老夫子早就想把淚紅雨陪養成他的接班人了,如今提前了一點,也不算合了老夫子的心意,更何況,老夫子還靠她想出辦法來救呢,不管什么要求,先答應著,等老夫子回來了,想反口就反口,她還想翻天不成?
  幾人交換了一下眼色,知道現在不管怎么樣也要先哄住淚紅雨再說,于是,鐵五忙嚴肅認真的道:“這玉七,說什么話呢?什么等老夫子回來就不讓雨大做?哪有這樣過河拆橋的事兒?再說了,老夫子胡子一大把,年紀也大了,正好讓位了,‘雨大’正年輕,正是領導我們的正好時候,就算是老夫子回來了,我們認定的,也只是雨大村頭兒。”
  堂下眾人壓抑住滿腹的笑意,個個臉上嚴肅得如皇上正欽點出征大將軍,個個兒道:“就是,就是,除了雨大,我們才不會讓別人再做我們的村頭兒呢!”
  淚紅雨望著眾人誠懇的臉,滿臉端莊的點了點頭,一瞬間充滿雄心壯志,道:“好,既然大家如此有誠意,盛意拳拳,我就勉為其難的做這村頭兒了,哎,你們以為我愿意做這村頭兒,這可是要勞心勞力的,可辛苦了呢!”說完,愁眉苦臉的做了個辛苦的模樣出來。
  堂下眾村人自然又是善解人意的一陣奉承,把做村頭兒的苦處細細道來,直比那出征的大將軍還要操勞百倍,幸好有雨大做了這苦到了極點的村頭兒,要不然,這村人們都不知該怎么辦了。
  淚紅雨見自己的勞動受到了村人們的認同,心中自然是如七月飲了雪水,想著以后蹭吃蹭喝的好處,眾星捧月的舒服,渾身一陣舒坦,大聲的一揮手道:“好,玉七,你先把老夫子這次所謂的劫獄怎么劫的告訴我再說。”
  ………………………求PK票票…………………………
  千萬可別讓我掉下去哦,PK票票投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