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1)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1)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1)     

暴君的寵姬45 有趣的玉七

鐵五是玉七的死對頭,見他自夸自賣,冷笑道:“雨大,你別聽他的,他那逃路之術雖強,可也比不上他老婆的追蹤之術,要不然,他怎么不敢走!”
  淚紅雨張大了嘴巴,恍然大悟:“玉七,原來你的逃跑之術是被你老婆追出來的?”
  眾村人聽了,皆哈哈大笑,頗有贊同之感,七嘴八舌的道:“雨大,雨頭兒,您猜對了,您真聰明,我們還沒說呢,您就猜出來了?”
  又是滿屋子的阿諛奉承!
  玉七也不生氣,估計他可能聽這話聽得多了去了,臉皮有了一定的承受能力,道:“我玉七有人追,是我玉七的本事,你們想有人追也沒那本事呢!”
  淚紅雨看了眾人臉上那暖昧不清的神色,心中暗想,莫非這玉七是被玉七娘子霸王硬上了弓?又想想玉七娘子凌花對著自己之時那兇霸霸的神色,可能當上村頭兒之后,她不敢對自己兇了,但心底怎么想,可是不知道的事兒,她不由得打了一個冷戰,暗下了決心,深感有這些村中男子漢的支持還不成,還得讓村子男子們的老婆支持才行,要不然,自己這個村頭兒的處境堪憂。
  又想,如果玉七被人發現,自己這小山村可能早就被西寧王的兵馬包圍了個水泄不通,雖說自己是個小人物,可也是一個想剝了西寧王衣衫的小人物,他如果不記恨,這才怪呢,看來,這玉七所講倒是真的,西寧王想要跟蹤追擊,反而讓他走脫了,西寧王又走了一次眼……她心里想到西寧王又失手了一次,心中就止不住的興高采烈,直想搖旗吶喊幾聲,看吧,看吧,不讓我剝衣服,不遵守賭約,有你受的!
  玉七講完,又眼巴巴的望著她,道:“如今,我們該怎么辦?怎么才能救出老夫子他們?是不是又挖一條地道進去,還是把我們村子里的人全派了進去,混入王府?”
  淚紅雨道:“西寧王經過此一役,肯定是加強了防備,哪還容得你救人?就算把全村的人都派了進去,又有什么用?”
  聽了這話,村人們一陣沉默,只聽得堂下一陣喘息之聲……
  淚紅雨心想,他們對老夫子倒真有幾分感情,見老夫子身陷危境,個個兒擔憂不已,也不明白那滿面胡須的老夫子怎會有那么大的魅力?
  她道:“其實,我的辦法很簡單,西寧王最喜歡的,就是他的兒子齊臨淵,如果我們把齊臨淵這小子給捉了,什么東西換不過來?”
  她咬牙切齒恨恨的說道,玉七與鐵五,銀三等人面面相覷,心想,這齊臨淵不知道什么得罪了她,被她給掂記上了,又想,幸好她掂記的不是我。她怎么把老夫子等人等同于‘東西’?這老夫子如果知道了,該多傷心啊!
  銀三老成持重一點,忙道:“雨大,這個方法,我們也想過,但是,你知道,齊臨淵既然是西寧王唯一的兒子,他身邊明里暗里的保鏢可不少,就上次,你被押入囚籠之中找狗斗的那一次,我們都想過要救出你來呢,誰知道,我們一觀察,除了護住囚車的侍衛,他的周圍,起碼有十個以上的武林高手,隨時隨地的暗中保護著他,只怕我們還沒得手,他倒先把我們給結果了……”
  淚紅雨道:“廢話,他身邊有人保護,不會調開那些保護他的人,帶把他劫持了嗎?”
  看來她真是與這齊臨淵對上了,一有機會,非得把齊臨淵給處理了不可,那銀三道:“他身邊的人,應該都是西寧王派過去的,想要調開只怕不是那么容易,雨大,您有什么好辦法?”
  他的意思,只要你能想出好辦法,我們就去辦,把那動腦的重任又恰到好處的推到了淚紅雨的頭上,不虧為一頭老狐貍。
  淚紅雨見他問得恭恭敬敬,身上升起了身為村頭兒的責任感,想了一想,忽然一笑,道:“這小世子,我最明白他的心思了,如果不能把他身邊的人引開,還不如讓他自己偷偷的一個人走出來,讓他自己甩了那些人,我們再來個關門打狗,甕中捉鱉,到時候,還怕用他換不來東西……”說完,仰天長笑幾聲,頗有女中豪杰的豪氣。
  她笑的時候,臉上燦若紅潤,微紅的嘴夸張的張著,一頭青絲亂擺,柳腰如微風拂過,仿佛一幅絕美的圖畫,卻帶著說不清的靈動之氣,村子里的人,雖見慣了她的模樣,也止不住的想,我們的雨兒,長得真是美,如同一塊璞玉。
  淚紅雨開始指揮眾人,讓那擅作網,但更擅制衣服的銀三連夜趕出一件王爺長袍出來,又叫人隨時注意絨球回來了沒有,還叫人聯絡王府內的林小三與娟兒,叫他們先別辭工回家,先呆在王府呆多兩天再說。特別要他們注意那小世子的動向。
  西寧王的長袍制了出來,精美得讓淚紅雨嘆為觀止,心想,這村子里的人雖說精通的不是跨馬天下,仗劍江湖的功夫,只是一些日常生活的必需的東西,但精通成他們這樣,卻也少見,這件王袍,如果拿入王府,擺在西寧王的床上,估計他也看不出這件王袍是假的。
  ………………………求PK票票……………………
  每天一嘮叨,看完書的朋友,如果是女頻包月用戶的,幫手投一投Pk票票,連續包月可投三張哦,可別忘記多點幾次了,作者急需你們的支持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