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1-29)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1-29)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1-29)     

暴君的寵姬46 侍衛找狗

侍衛王丁大感倒霉,心想自己怎么這么倒霉,才換了牢獄的工作,卻又被小世子派去找狗,那小世子身邊的奸細宮熹被捉了,關入了大牢,可關就關了吧,還把個小狗關得沒了,搞得小世子心痛不已,誓死也要把那小狗給找了回來。
  王丁對那狗的咬功還記憶尤深,一邊小心翼翼的周圍尋找著,一邊親言細語的叫喚著:“小狗,小狗,快出來,有肉吃……”他手里拿了一塊瘦肉,為了引誘那狗。
  沒有狗的蹤影,倒出來一個看起來有點兒傻呼呼的大個子,望著他,好心的道:“您在找什么,我幫您?”
  王丁見了,知道他是新來王府挑水的傻大個林小三,平時傻呼呼的,可是挺喜歡干活的,便道:“去去去,別在這兒搗亂,沒看見我煩著嗎?”
  林小三傻呼呼的笑了笑,又看見他手里的肉,道:“王侍衛,您是不是在找狗?”
  王丁聽了,道:“噢,你今天倒變聰明了?怎么,你看見了那條狗?”
  林小三道:“沒看見,但是,我聽到有人學狗叫來著……”
  王丁一滯,心想,我如今真是虎落平陽了,堂堂的戴刀侍衛居然學起了狗叫,心中一陣的悲哀,還讓這小子看了笑話……
  林小三又傻呼呼的道:“王侍衛,你那么叫,不對,那狗不是那么叫的,您這么學,那狗越叫越走的……”
  王丁斜了他一眼,不耐煩的道:“怎么不對,有肉在此,還怕它不上鉤?”
  林小三道:“王侍衛,你知道嗎?小世子身邊的那條犬,是條靈犬,它不會吃你那死肉的,如果被它看見你用一條死肉來引誘它,它一氣之下,說不定它咬的就是你……”
  王丁半信半疑,想起這小東西咬人的兇狠,寧可信其有,忙把那條肉藏在了身后,又周圍的看了看,看看那小東西是不是真的感覺受侮,跑了出來,咬自己一口。
  卻看見林小三撮起了唇,隨口學了兩聲狗叫,那狗叫,簡直逼真之極,王丁乍一聽了,還以為那小東西叫的呢。
  他不由得大喜,問道:“小三,你會狗叫?”
  林小三傻呼呼的一笑,得意的道:“當然,你要知道,光學狗叫,是引不來狗的,比如說,小世子的狗,是一只西域靈犬,是公的,你就得學它同類的犬的叫聲,而且,不能是公的,得是母的,那聲音不能充滿了惡意,得輕言細語,像情人般的問候一樣……”
  王丁聽得啞口無言,想不到這傻呼呼的林小三對狗叫研究得這么精通,敢情找狗與找人一樣,都要用美色吸引?他抱了萬一的希望,道:“那么,小三,你知道怎么把那狗找到?”
  林小三道:“當然……”
  于是,林小三一邊學著狗叫,一邊往前走,王丁在后面跟著,聽著他的狗叫,倒真聽出了那狗叫之中有幾分柔情蜜意,王府范圍極大,轉了一個圈,兩人也沒有聽到狗的應和之聲。林小三卻有了發現,指著一個狗洞,道:“王侍衛,你看,這狗腳印,是新踩的……”
  王丁果然看見一行新踩的腳印印在濕地之上,小巧,極細,沒有其它的動物能踩得了,除了那只小狗。
  林小三道:“看來,小世子的狗已經出了府,不過,還經常回來,它已經有了新主人,你看,它的狗腳印,整齊,干凈,毫不慌亂,肯定是吃飽喝足了的,不像是在外面自己找吃的,這種狗,我一看就明白了,換了一個新主人,可對老主人還有所留戀,但卻不會回到老主人的身邊了,因為新主人對它比老主人對它還好……”
  王丁不敢相信,從一個狗腳印就能分析出這么多的東西,不由得反駁他道:“小世子身份尊貴無比,還有誰會比小世子更加對它好,它在王府可什么都能得到。”
  林小三憨憨的笑了笑,道:“這個,我只是就事論事,王侍衛就當聽了一個故事,別當真……”
  王丁望了他一眼,見他忠厚老實的面容,心想,這個人,可真是懂狗,如今找狗,可全靠他了,他講的權當故事來聽,信不信則由了自己。
  忙笑咪咪的道:“我信,我信,我當然信,只要你能找到那狗,你說什么我都信……”
  林小三看來受寵若驚,以他一名挑水的雜工,得到王府內帶刀侍衛的信任,不由得責任感上了來,道:“王侍衛,你放心,我一定幫您找到那狗……”又道,“王府里沒有,我們看來得到外面去找一找,它經常由這狗洞回府,看來住得離這里不遠……”
  兩人沿著王府的圍墻,跟著那小狗的小腳印,一路追尋下去,穿過幾條街,卻來到了一個青磚碧瓦的大院子跟前,那腳印由墻角邊一個小小的狗洞消失了,這個院子,從外面看,收拾得極為干凈利落,從高高的圍墻可看到屋子的檐角,虎踞屋脊,鳳飛檐角,極為輝煌大氣,看來是本城某位有錢的老財的住處,王丁不禁感到奇怪,心想,這小世子的狗,怎么會來到這里?經過上次那么一斗狗,一鬧,人人都知道這小東西是西寧王小世子的,既使撿到了,也會老老實實的給送了過來,可從來沒聽說過誰敢私藏小世子的狗的。
  莫非這家人不想活了?敢得罪小世子?王丁如此一想,就用手撫了撫腰中的腰刀,想一腳把那家人的門給踹開了,手起刀落,起碼也給他們來個下馬之威,以自己的刀法斬落他們幾根頭發。
  林小三憨憨的笑道:“王侍衛,這狗的新家,看來是在這里了,王侍衛,您可別拔刀,聽我一聲勸,小世子這狗,一向是不認生人的,可呆在這家,就不愿意走了,可能有什么古怪,又或許是那宮熹的同黨,你的輕功好,不如你偷偷的進去看看,看這家人到底是個什么來歷,到時候再稟告了王爺,讓王爺派兵來,豈不甚好?”
  ………………………求PK票票……………………
  每天一嘮叨,看完書的朋友,如果是女頻包月用戶的,幫手投一投Pk票票,連續包月可投三張哦,可別忘記多點幾次了,作者急需你們的支持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