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1)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1)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1)     

暴君的寵姬47 狗叫聲聲

王丁一聽有理,看了看林小三,他一個大塊頭,憨里巴幾的,倒真有點兒心思,道:“好,我就進去看看,說不定能立個大功,把宮熹的余黨給一網打盡了,到時候有了賞賜,我必分你一份!”
  林小三不但憨里巴幾的,而且頗識趣,道:“王侍衛,您別這么說,那賞賜是您王侍衛的,我可不敢拿,您只要對總管說,讓我長期在這里干下去,討碗飯吃,我就心滿意足了!”
  王丁聽了,看著林小三那張憨憨的臉,怎么看怎么順眼,感慨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了聲:“好兄弟,以后我請人飲酒,必少不了你!”心想,我請人飲了這么多酒,倒沒有一個人像他這么不計名利的,看來,這個朋友得好好交交,以后,有難讓他上。
  他走到墻角無人處,一個騰身,飛身上了墻頭,雖是大白天,可這間屋子清靜得仿佛沒人,他小心翼翼的飛進院子,正感覺奇怪,心想,這屋子里的人都去了哪里?卻聽到西廂隱隱有人聲傳了過來,他心中一凜,慢慢的貼近那間屋子,自然而然用了江湖人慣用的手法,用手指頭打濕了窗紙,從破損處往內望去,卻大吃一驚,他看到了西寧王身著一件款式簡單的王袍,背對著自己,立在屋內,不錯,是王爺,他在講著話:“王兒,最近功課怎么樣?先生教得還好吧?”
  椅子上,坐著一位年約十來歲的少年,與小世子差不多大小,從側面看,可見到他唇紅齒白,頗有福相,身上的衣服綾羅綢緞,比小世子的只好不差,他的心不禁撲通直跳,心想,王爺不是去了鄰縣巡查嗎?怎么來了這里?這小孩子又是誰?他叫他為‘王兒’,難道是王爺的私生子?不可能啊,王爺的孩子,又怎么會不接入王府?卻躲在這里?周圍一個守衛都沒有?他正想著,卻聽見小狗汪汪的叫聲,那只小世子的小蘿卜丁狗,跳躍進了那小孩的懷里,親昵無比。
  他聽到西寧王道:“王兒,你喜歡這狗,我就讓人給了你,你可高興?”
  那小孩道:“多謝父王……”
  他又大吃一驚,原來,這狗,是王爺拿走送人了,難怪小世子怎么找都找不到?可這狗為何開始親近人起來?它親近的,卻是這么個小孩?他百思不得其解,卻不敢再呆下去,他可知道,這周圍雖沒有守衛,可平時跟著西寧王的守衛可多得很,自己好命,才跟著條狗看到了這幅景象,如果不快走,被王爺發現,自己的人頭可不保。
  他連忙退出了這個院子,來到了圍墻外面,發現自己的心臟還撲通撲通跳個不停,直感覺今天發現的秘密可是一個天大的秘密,不同以往,一個處理不好,自己的小命隨之葬送。
  轉了一個圈,卻發現那林小三還老老實實的站在一個角落里等著他,忙把受到驚嚇的心平靜了平靜,向林小三走了過去。
  林小三問:“王侍衛,我剛剛在外面聽到狗叫,一定是小世子的狗,看來,這家人肯定與宮熹有關,不如我們向王爺稟告,要他派兵來?”
  王丁心想,王爺就在里面呢,你還向王爺稟告,想找死嗎?他可不想讓林小三脫下水,于是道:“這個,我發現,這狗,它不是小世子的狗,我們找錯了,我們快走吧,趕快回府,小世子還等著我回府稟告呢!”
  林小三迷惑的道:“我可從來沒聽錯了這狗聲的,莫非我聽錯了?”
  王丁道:“當然,你當然聽錯了,聽我的,趕快回府,別管這事,我是為你好,對了,以后有空請你喝酒!”
  他好不容易的從牢房當班調到了王府小世子的身邊,就是請人飲酒飲出來的,當然無論何時何地都把這一光榮傳統發揚光大。
  回到王府,王丁就想著該不該把這消息告訴小世子,說王爺在府外另有一個私生子,而且年齡與小世子的相差不了多少,小世子的世子之位有可能岌岌可危,要不要提前做好準備?也包括自己要不要考慮一下退路,改投一下主子,眼看著這西寧王可能喜歡那位未知明的小主子更加多一些。
  一想到此,他未免心神恍忽,小世子叫他遞劍,他未免遞了一把刀,要他拿塊點心,他未免拿了一塊手巾,如此再三,以小世子的性格,必然是火冒三丈,叫人打了他一頓,王丁出身于草莽,又哪里是沉得住氣的人,要不然也不會上次給淚紅雨落毒了,于是一頓亂叫,說什么別以為你是小世子,王爺的兒子多著呢之類的話來,齊臨淵精得如鬼一般,馬上叫他前來問話,還沒開始用刑呢,把刑具往那王丁面前一擺,他便招了個一干二凈,徹徹底底。
  齊臨淵從小到大,在他娘親于妃娘娘的親身教導,與西寧王的默許之下,不知刨制了多少西寧王王宮的娘娘們,為的就是他自己的地位與他娘親的地位,如今聽王丁說來,自己的父王居然有這么一個大秘密瞞著自己,哪有不好奇心起的。
  可這件事巧就巧在這里,并不是由他親眼所見,而是侍衛王丁所見,侍衛王丁卻不是立即就報告給了他,要他差點用了刑,這侍衛王丁才勉強吐露出實情,這讓他懷疑,自己的父王是否交待過不許外傳這件事兒?這事隔了幾層,可真就如霧似真,假也似真。
  這次這事,可牽涉到西寧王,那么如果他想弄清楚這件事,又或是想要弄清楚之余殺個把人什么的,就要甩開緊跟著他身后或明或暗的護衛們,于是某一天黑夜,他換上某一位下人的衣服,佝僂了身子,臉上稍微的易了一下容,閃閃躲躲的出了王府。
  他來到那間青磚黑瓦的大屋面前,憑著一點三腳貓的功夫,翻上了墻頭,又翻入院子之中,西廂之中真有一燈如豆,澄黃色的燈光透出窗欞,顯得那么的寧靜與溫馨,既然來到了這里,他哪有不仔細打探清楚的,他湊了過去,照樣弄穿了窗戶紙,望了望屋內,見桌前,真坐了一名少年,背對著自己,更讓他氣憤的是,那只小蘿卜丁狗,在書桌上蹦來蹦去,時不時還跳上那少年的胳臂,舔上幾口,它對自己可從來沒這么好過。
  ………………………最后十天,每天一叫,求Pk票………………
  有PK票的妹妹,記得投票哦,如果是起點包月用戶,連續包月可投三票,記住多點幾次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