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1)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1)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1)     

暴君的寵姬48 疑云重重

雖說他以前對王丁講的事沒有幾分相信,但如今,見了那狗,倒真有了一點兒相信,這狗很明顯的被自己的父王送給了這少年,還向關押在聽雨軒之中的宮熹請教過御狗之法,因為,他聽見了那背對自己的少年嘴中發出幾聲哨聲,這哨聲他太熟悉了,宮熹教了他半天的喚狗之法,可惜——自己一直沒學會,反而被他學會了?莫非他真是父王的某個私生子?可父王為何不接他入府?他想起一天前在西寧府書館聽書時聽到的一個故事,說的是天下大亂,皇室為保太子不被陷害,把太子送往民間,當普通小孩來養,一個護衛也沒派去保護,而反之,把一個普通小孩當太子接入宮內,接受嚴密的保護,當然,到最終,既使高手如云,那普通的小孩也沒能保住性命,莫非,自己就是那普通老百姓小孩,而這位才是真世子?
  他當然不會就此認定這少年才是真龍,自己成了假龍,他想,不行,我得看清楚他的面容才行,看看到底長成怎樣,與父王有幾分相似,如果不相似,就當是空穴來風,如果相似,自己知道了這個秘密,到時候,問清楚母后,如果母后都不知情,那么,我就讓他變成一具死尸,我已經做了這么久的世子了,與父王有了感情,父王痛失真世子,說不定把我這個假的也當成了真的。
  于是,他見左右無人,悄悄推開窗子,從窗子里面躍了進去,自認為腳步悄無聲息,因為那少年連頭都沒有晃動一下,他暗暗拔出匕首,左手往那少年身上一拍……
  這一拍下去,直叫不好,這個人的身子怎么硬梆梆如木頭一般?他忙一帶,那人應聲而倒,咣當一聲跌在地上,原來他就是一個木頭人,他忽恍然大悟,心念極轉,自己怎么被這么一個破綻百出的陷阱給引了過來?卻聽見耳邊傳來一聲輕笑,那聲音道:“給小世子侍候點飲料……”
  那個聲音怎么那么熟悉?熟悉得讓自己刻骨銘心……好幾次發惡夢都夢見了這把聲音!
  屋頂忽跌下來一張大網,齊臨淵手中有刀,見了這下下濫的捉人手法,自是一聲冷笑,匕首一揮,向那張網揮斬過去,卻哪知,削鐵如泥的匕首居然沒砍斷那張網,只砍了兩個小口。
  與此同時,從房梁之上忽地倒下好大兩桶水,兜頭兜臉的全部倒在小世子齊臨淵的臉上,身上,他正在想,這是什么水?卻聞到陣陣酸溲味從身上發了出來……
  那聲音又笑道:“小世子,早就想請你吃上一頓了,這一頓可是我搜集了全西寧府最高檔的酒樓要來的,里面可真是營養豐富,五味俱全,你在王府可從來沒吃過這好東西的……”
  齊臨淵被一桶溲水一淋,聞到身上發出的臭味,幾欲作嘔,直反胃,他從小錦衣玉食,哪受過這樣的苦,手忙腳亂,全忘了自己會一點兒武,可以用匕首繼續斬網,說不定能沖了出去,這個時候,從房子四周,沖出幾名個人,手拿棍棒,向網中的他打了過來,打掉了他手中的匕首,打得他倒在地上……昏過去之前,他只朦朧的看到一個讓他刻骨銘心的美女微微的笑著,走到他的面前,嘖嘖兩聲:“小世子,我這餐飯,好吃吧?”
  他心中涌起無力感:怎么又是她,怎么自己又中了她的圈套?而且是一個破綻多得不得了的圈套?只因為自己關心則亂?
  他醒來的時候,被五花大綁的吊在一處,渾身酸痛,張眼一看,看了看周圍的環境,不由渾身嚇了個冷汗直流,他發現自己正處在一個狹窄的小河的河面之上,一根粗大的樹枝橫過河面,吊著自己的那根粗繩,卻正系在那根樹枝之上,河面之上,有幾條鱷魚游來游去,冷酷的眼睛子瞪著他,眼見著只要繩子不結實,馬上張嘴接了去。
  他回頭一望,卻氣得半死,他看見高高的竹橋中間,一張躺椅之上,意態悠閑的坐了一個人,湊擁著她周圍的,是幾位莊稼漢子模樣的人物,其中一位莊稼漢子,手里頭托了一個托盤,盤子里裝滿了葡萄,這莊稼漢子用兩根手根捏起了一顆葡萄,送到她的嘴邊,如同父王的妻姬侍候父王一樣,那一送,他竟看出了幾分柔情蜜意……
  淚紅雨皺皺眉頭,看著玉七送到自己嘴邊的葡萄,那黑黑粗大的手指,里面可能還有燒菜時殘留下來的煙灰,她問道:“玉七,我雖為村頭兒,但一向講究與民同樂,不喜歡人侍候,你……你你,端著個盤子就行了,葡萄還是我自己來拿吧!”
  玉七見馬屁拍到了馬腳上,訕訕的收回了粗大手指上捏著的那顆葡萄,想要重把這葡萄丟入盤中,見淚紅雨皺眉瞪著他,忙把手指一彈把那葡萄丟入自己的口中,道:“雨大,我自己吃,自己吃……”
  周圍站著的鐵五,銀三,見了哈哈大笑,又尤以鐵五笑得最為大笑,引起小河之中那鱷魚團團而轉,把頭又伸出水面幾分,更加接近了小世子齊臨淵的屁股。
  銀三望了望小世子齊臨淵,道:“雨大,您看,我們還得拿他換東西呢,真叫鱷魚傷了他,可不大好!”
  不知不覺的,淚紅雨身邊的人都延用了她這一說法,把被西寧王捉了的老夫子等人直接稱為‘東西’,既簡單又朗朗上口。
  淚紅雨想起自己在聽雨軒的時候,被這齊臨淵用惡狗恐嚇的事,如今如果不找回個本來,她哪里肯善罷干休!
  她惡狠狠的道:“怕什么,如果鱷魚咬了他身上某塊肉下來,就把那肉給西寧王送了去,嚇唬嚇唬他,讓他老老實實的換人!”
  玉七阿諛奉承的本事越練越好,忙贊道:“雨大,您真不愧為我們的雨大,您想的法子可真好,我們就想不出來!”
  ………………………最后十天,每天一叫,求Pk票………………
  有PK票的妹妹,記得投票哦,如果是起點包月用戶,連續包月可投三票,記住多點幾次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