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1)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1)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1)     

暴君的寵姬49 吹拍

鐵五見了玉七那幅嘴臉,就忍不住想給他唱唱對臺戲,淡淡的道:“入了鱷魚嘴里邊的肉,還能摳出來?”
  淚紅雨皺了皺眉,心想這鐵五叔真是的,好不容易聽了句爽到心底的話,他就要潑一瓢冷水下來,她用不滿的目光望了鐵五一眼,心想,還是玉七好,有他這樣的人在此,自己才有做頭兒那高高在上的感覺。
  她道:“鐵五,這你就不明白了,這小世子齊臨淵的肉是有毒的,連鱷魚都不會吃,它們只要嘗了一口,就會全都吐了出來,為什么,就因為這齊臨淵平時作威作福,壞事做得太多,所以,連這鱷魚都不屑于吃他的肉!”
  鐵五聽了她一番奇談怪論,知道她不滿自己隨便插言,打擊了她那做村頭兒的良好感覺,不由得心中暗暗后悔,心想,說不定以后她會與自己的死對頭玉七聯起手來不給自己好果子吃,這可不大好!他忙亡羊補牢,道:“雨大,你絕頂聰明,我鐵五粗人一個,您說這鱷魚不吃小世子的肉,吃了也會吐出來,那自然是您說得對,我鐵五說得不對,雨大,您的智慧,我是拍馬也趕不上的,那鱷魚自然聽您的,不聽鐵五我的!”
  銀三與玉七聽了,兩人心中直道:看來,這榆木疙瘩的鐵五也開了竅,知道要哄著小雨,把她哄舒服了,她才會想出前無古人后無來者的辦法出來,擔當這村頭兒的大任……話說了,這鐵五的拍馬功夫可進步了不少,自己得加強學習,別讓他給比了下去!
  銀三搶先道:“雨大,您一出手,便知有沒有,您看,您派了一我們村會說書的柳玉到小世子經常出現的說書館,說了那個什么太子的故事,在小世子的心理留下了這么個想法……”
  玉七見銀三搶先,忙打斷他的話,連連點頭:“雨大,銀三說得對,但是,我最佩服的還是您讓林小三引那王丁去那小院子查看,您把那侍衛王丁的性格摸得一清二楚,知道他除了西寧王,誰都不大服,果然,小世子一打,他馬上露出了口風,引得小世子來這間青磚瓦房查看……”他眼睛一掃,見銀三與鐵五口唇欲動,想與自己搶話頭,忙加快了語速,讓他們插不進話來,“當然,我最佩服的還不只此,您看,您準備的這網,這溲水,沒有一件不妥妥貼貼,恰到好處……”
  玉七口若懸河,把這件捕人事件夸得此事只應天上有,人間哪能有人做?這雨大可直比天上神仙,神機妙算,不,就連天上的神仙也不可能辦出這么妙的事兒出來。
  玉七這么一夸,淚紅雨當然是心中舒坦,小世子齊臨淵吊在樹上聽了,心想,難怪這歪嘴奴婢這么會說話,卻原來她周圍的人全是這樣的,吹溜拍馬,比朝廷某些成了精的老臣還會吹,還會說。
  這樣的環境,又怎么會不養出像淚紅雨這樣的奸滑成性滿口胡說的人出來!
  又斜眼一看,見竹橋之上,一輪紅日照著,夕陽西下,那歪嘴斜唇的淚紅雨此時卻面容端正,嘴也不歪了,唇也不斜了,櫻桃小口,說起話來紅唇微啟,扇齒如貝,說不出的美麗與妖嬈,偏偏還帶了幾分天真與頑皮,他仿佛看見整個天地間的靈氣全部匯聚在她的身上,心中不由得砰然一動,原來,她那歪嘴斜唇是專門用來對付父王的。
  可由不得他心動,淚紅雨臉上現出了一個如惡魔一般的笑容,她抬起眼皮,緩緩的看了一眼齊臨淵,道:“這小世子與這鱷魚性格看來相近,不太害怕,聽說小世子十歲就帶兵打仗,統領萬軍,膽子其大無比,殺個把人像切菜一樣,我倒有點兒不信,想要上前來驗證一番!”
  玉七忙道:“雨大,您準備怎么驗證?”他心底暗自擔憂,心想,可別驗證得過了頭,把這小世子齊臨淵的小命兒給驗沒了,他的命可得用來換東西的。
  淚紅雨道:“放心,他的性命無憂,只不過,少了只腳,少了只胳臂,又或者屁股上少了快肉,可怨不得我,怨只怨他膽子太小!”
  她洋洋得意的走下了橋,直走到那棵橫出來的樹旁邊,銀三鐵五玉七自然跟著,見她作勢要往樹上爬,不由紛紛勸道:“雨大,別,您可不能上這樹枝,這樹下全是鱷魚……”
  淚紅雨本就是作勢,等得就是他們相勸,聽了這話,望了他們三人一眼,淡淡的道:“那么,誰可代勞,幫我爬上這樹枝?”
  她目光中的意思是:考驗你們的時候到了,看看你們是真把我當村頭兒啊,還是陽奉陰為,只想著我為你們解決了困難,然后一腳把我給蹬開,迎接老夫子重登村頭兒之位。
  銀三鐵五玉七三人互望了一眼,到底是鐵五耿直,忙道:“雨大,這種粗活,怎么能讓您來,我來就行了……”
  鐵五一開頭,銀三與玉七也爭先恐后的爭起了這差事,淚紅雨滿意的點了點頭,從腰中拔出一把匕首,遞給鐵五,道:“慢慢的割他的繩子,直到他求饒叫我祖奶奶為止!”躊躇滿志的道,“我今天不把他嚇得尿了褲子,我就不當你們的村頭兒了!”
  鐵五一聽,這任務可極為重大,今天怎么也要把這小子嚇得尿了褲子,要不然,又得重請村頭兒了,這一重請村頭兒,又不知要花多少好玩的好吃的,這么一來,全村人非破產不可!
  鐵五肩負著全村人的重大的責任,向那根粗大的橫了出來的樹枝上爬過去,終于來到捆綁了齊臨淵的粗麻繩前面,滿懷歉意的對小世子齊臨淵道:“小世子,對不住了,我們的村頭兒非要你服個軟兒,不如,您就叫她一聲祖奶奶,認個錯,求個饒,我也不必割你的繩子不是?您看看,這下面的鱷魚,可幾天沒吃東西了,我們村頭兒餓了它們好幾天了,等得就是這一天!”
  他這么一番連恐帶嚇,滿以為會看到這嬌身慣養的小世子馬上垂了頭,起碼也會臉色蒼白,可誰曾想,那小世子齊臨淵淡淡一笑,狀若天邊的輕風白云,把鐵五看得一愣,這小世子原來也是一個極俊秀的人物,與我們的雨兒一樣……
  ………………………淚求PK票…………………………
  最后幾天,手中有票的妹妹,千萬別浪費,把起點女頻的包月PK票向我砸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