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2)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2)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2)     

暴君的寵姬50 小世子受難

齊臨淵雖被吊在樹上,卻毫無驚慌之色,道:“你不會把這繩子割斷的,因為,如果我喂了鱷魚,你們的手中就沒有了籌碼,你們拿什么去救你們被捉的人?”
  淚紅雨在岸邊聽了,氣道:“鐵五,給我割,就算鱷魚吃得只剩下他一只手掌,我也有辦法換了人來!”
  鐵五無可奈何,只好伸出了匕首,開始割繩,豈知這把匕首是小世子平常帶的,被淚紅雨搜了過來,鋒利無比,輕輕一割,那繩子便裂開了大半,齊臨淵身子往下一沉,那鱷魚見狀,自然而然圍了上來,有的還躍出水面,濺起幾朵水花,誓要咬掉小世子的一只腳,或半邊屁股!
  齊臨淵到底是一個十多歲的孩子,雖說在王府長大,他父王齊振非又有意鍛煉他的意志,十歲之時就讓他在軍中領兵,他也的確膽大無比,可是,如今見了這鱷魚在屁股下游,綁住自己的繩子只剩下了一小半吊住,卻還是嚇得心驚膽戰,臉色蒼白,可他嚇雖然嚇,驚雖然驚,卻有一股犟死牛不回頭的勁兒,他蒼白著臉道:“你這賤人,今天我就算死在這里,也不會向你求饒,你別妄想了!”
  淚紅雨氣得哇哇大叫,手舞足蹈,道:“再割再割!”
  沒等她叫完,只聽得那繩子啪一聲,真斷了,齊臨淵筆直的往鱷魚嘴邊掉了下去,她目瞪口呆,手忙腳亂,道:“快救人,快救人,他真讓鱷魚給吃了,我們可前功盡棄了!可沒辦法換東西了。”
  玉七忙在岸上丟了無數的鮮肉進去,把那些鱷魚引開,鐵五見事不好,這繩可是自己的割的,難保這雨大不會把責任推到自己身上,她可是經常做這種推卸責任的事兒,忙一個翻身,跳了下河,將功補過,極快的游了過去,在鱷魚的嘴邊撈起小世子齊臨淵,幸好鱷魚有了吃的,也不管他們,沒咬掉他們一條腿,或半邊屁股。
  一翻忙亂,淚紅雨見小世子齊臨淵安然無樣,終于放下心來,卻再也不敢再用什么方法來嚇他了,她現在知道了齊臨淵的脾氣,那是茅坑里的石頭,又臭又硬!
  又想,和自己有得比,算了,還是直接拿他換人得了!
  齊臨淵自醒了之后,就暗暗觀察周圍的環境,見這條小河河水清澈,巨樹圍繞,河兩邊照樣有參天的古樹,其樹形之巨大,自己從來沒見過,他假裝被水嗆著,渾身軟綿綿的讓鐵五拖著他往村子里走去,他又望了一眼在前面走著的淚紅雨,纖纖的身影,煥發出無限的活力,心想,她是與父王的許多女人都不同,特別是要把自己喂鱷魚的時候!
  齊臨淵暗自發誓,一定要討回了這筆賬來,找個機會讓她也嘗一嘗喂鱷魚的滋味,他微瞇了眼,暗暗觀察周圍的環境,把每一條小路都記在心底,他發現,這是一個他從來沒有聽說過的地方,一個極大的山谷,山谷內巨木重重,巨樹之下,建起無數看似普通,實則精巧無比的房屋,有的倚樹而建,有的獨立于山野,山野之間稻田密布,他卻不知道,這稻田里的稻穗可都比外面的大了很多!這可是村中精通種稻之中種出來的。
  淚紅雨自然不知道他這翻心思,她正在后怕剛才的事呢,還好這小世子命大,沒被鱷魚咬下一塊半塊來,要不然,拿來換人與東西,可就價值少了很多!她還想著不但要換人,而且要換點金銀珠寶回來。
  淚紅雨知道這小世子齊臨淵的脾氣是又臭又硬的石頭之后,倒也沒再找他的麻煩,心中只想著怎么向西寧王換東西的事兒,她拿起一張紙,列了一個清單,清單上全是除了人之外要換的東西,金銀要它萬兩,珠玉要它兩斛,其它凌羅綢緞不一而足,起碼要兩大車才行,她望著這張紙,端詳半天,一把撕亂了紙,惋息道:“可惜,只能過過干癮,不能當真。”
  聽了她這話,站在她身邊的玉七喘了一口長氣,終于放下了心來,自從聽到她喃喃自語要去順手牽羊一頓之后,他的一顆心就一直提著,想要提醒她可別忘了正事,卻怕她記恨了自己,聯合全村人不給自己好日子過,見她忽然之間明白了事理,不由得感動得眼淚直往肚子里流,深感淚紅雨長大了,懂事了。
  忽聽她又道:“這些金銀珠寶,凌羅綢緞,怎么拿得動?到時候肯定有西寧王的幾萬大軍等著捉我們,不如要些銀票,往身上一揣,拔腳要跑的時候跑得也快一些!”停了停又道,“這銀票的手感說到底不如真金白銀,真珠彩綢好。”
  原來她惋息長嘆的是這個。
  玉七聽了,那感動的淚水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忍無可忍,反對道:“小雨,我們可是去救人的,可不是去要什么財物的,到時候別人沒救到,財物更加要不到,你以為西寧王是個好相與的家伙?”
  淚紅雨聽了,拿眼瞪了他一下,道:“叫雨大,別小雨小雨的沒大沒小!我身為領頭人,當然一切要為下面的人著想,他捉了我們這么多人,讓他們吃了那么苦,不問他拿點賠償費,湯藥費,就算我答應了,你想,老夫子會答應?這被捉去受苦的銅六金三能答應?”
  玉七聽了,心里一想,倒真是這么回事兒,先不管他銅六金三,首先這老夫子就是一個有便宜就占的主兒,見這次連小世子都捉了來,連一點便宜都沒占到,肯定又要多嘴多舌,全忘了自己這些救他脫離苦海的人的功勞了。
  玉七忙閉了嘴,改了口:“雨大,還是您高瞻遠矚,連這都考慮得詳詳細細的,小人真是佩服得緊。”
  心想,得想個辦法把她這個念頭打消才好,要她別節外生枝,把西寧王氣了又氣,氣得超過了極限,調動百萬大軍不顧一切的來個圍剿,到時候吃苦頭的可是咱們自己。
  ………………………淚求PK票…………………………
  最后幾天,手中有票的妹妹,千萬別浪費,把起點女頻的包月PK票向我砸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