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1-29)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1-29)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1-29)     

暴君的寵姬56 冰糖葫蘆

淚紅雨見老夫子如此的識趣,便點了點頭,一邊舔著冰糖葫蘆,一邊把他們向寺內帶了過去。
  西寧王聽得如云山霧罩,卻不明白他們之間已經通過這樣的方式確認頭兒身份,改朝換代,更起了好奇之心,見只有她一個,便又打了一個手勢,叫眾暗探們散開了,別引起人家的懷疑,于是,剛剛平息了的小商販叫賣之聲又四起。
  來到正堂的關帝爺的佛像下面,淚紅雨把冰糖葫蘆遞給侍衛王丁,示意他拿著,合什向關帝爺行了一個禮,口中喃喃自語也不知講些什么,不過,宮熹可聽了個清楚明白,她正向關帝爺禱告,自己這個村頭兒做得長久,做得穩定,別讓老夫子搶了去呢!
  淚紅雨禱告完畢,這才從王丁那兒拿回了冰糖葫蘆,走到那解簽的長桌前,一屁股坐了上去!
  西寧王左右看看,見寺內除了幾個拜神之人,并無異樣,至于自己的兒子根本沒看到人影。
  他笑道:“想不到你這個奴婢恢復了正常,居然有如此絕色,看來是我看走了眼,這次小世子如安然無恙,你跟了我回去,本王不會再追究你的同黨,豈不皆大歡喜?”
  淚紅雨慢條思理的舔了舔冰糖葫蘆道:“哎,這換了老板,冰糖葫蘆就是不好吃,王爺的屬下看來打仗欺侮百姓行,做冰糖葫蘆卻怎么也做不出原來的味道!”一邊說一邊搖頭,一邊瞇了眼再舔。
  西寧王一愣,原來她早已知道周圍的小販大多是自己的人?他對自己萬無一失的計劃不由得有了一點動搖,忙向屬下暗示,不可輕舉妄動,但又想,自己把這里圍得如鐵桶一般的,你既已現身,就絕對不可能走脫。
  見她如此說,脾氣很好的笑了笑:“怎么樣,本王的提議對你夠寬大的了吧?你也知道,這關帝廟已經被本王的人馬團團圍住,你今天是怎么樣也逃不出去的!不如交出小世子,本王還是如約放了你的同鄉,只不過那畫眉卻不能放,至于你,還是跟從本王,本王一定會善待你的。”
  淚紅雨慢吞吞的道:“王爺,這小世子又不在這里,要我怎么換給你?”
  西寧王望了望她臉上慎定自若的神色,眉間怒氣隱動,道:“他在哪里?”
  淚紅雨笑了笑:“王爺,您不會以為,我們就在這里交換人吧?當然不是,來到這里,我只不過為了在關帝的面前驗證一下,王爺是不是如約帶了人來,果然,王爺很守信用,真的帶了人來了!”說完,嘎蹦一聲,咬了一口冰糖葫蘆下來,嚼得津津有味。
  西寧王的火氣騰的一下子升了上來,深吸一口氣,平伏了一下心情,淡淡的問:“那么,我們要在哪里交換?”
  淚紅雨幾口吃完了冰糖葫蘆,舔了舔手指,望了望天色,道:“王爺,急什么?換人這么粗重的活兒,哪能要王爺您親自動手來做?想來我在被王爺您‘請’入王府良久,也沒能好好的服侍一下王爺,不如王爺請今天把這換人的事讓給其它人,讓我好好服侍一下您?”
  說這話的時候,她的眼微微的瞇著,紅唇若火,西寧王見了,仿佛看見那雨后的陽光照在湖面之上,波光漾漾,既清新又耀得人滿眼生花,而且這話語之間充滿模糊不清的意味,讓他的心平生第一次期待起來,當然,僅僅是期待而已,智慧絕頂的西寧王又怎么會就此舉手投降?
  西寧王笑了笑:“哦,不知道你要怎么‘服侍’本王?本王倒很期待呢,不過,今天還是辦正經事要緊,至于服侍不服侍的,留待以后再說吧,你說呢?”
  淚紅雨嘆道:“王爺重兵壓寺,把關帝廟圍了個水泄不通,我與一眾村人全部都是鄉下人,沒見過什么世面,王爺貴潢天顏,我們這些鄉下人一見,腿腳未免都軟了幾分,也不敢進來與王爺交易了,所以,我們只有商量,讓王爺派屬下跟了我一位鄉里到人比較少的地方,以比較平等的身份來交換人質,當然,王爺切不可再派人跟著……這俗話講得好,做人要有誠信,王爺您如果再派殺手暗探之類的跟著,就別怪我們不講誠信,不與您交換人質了,直接與您交換尸體得了……”
  淚紅雨說到這里,慢吞吞的望了一眼聽了她這話面無表情的宮熹與滿面哀傷的銅六金四,很顯然這老夫子與她的兩位叔伯們被她的‘尸體’兩字打擊得不清,只有畫眉還是一臉的平靜,臉上平靜得如千年古冰,一點波瀾都沒有。
  她見了仿若不見,心想,我從小到大可受了你們不少的冷眼與嘲罵,特別是老夫子,為了逼我學這學那,可什么手段都使過,如今才討回來一點點,以后要繼續的討了回來,講‘尸體’那還算是好的了。
  她繼續道:“小世子的尸體可比我這幾位鄉里的尸體值錢了很多,比如說,小世子的尸體如果拍賣,只怕得十兩黃金一斤,我這鄉里的尸體,可能一兩銀子一百斤,說起來,如果這生意做不成,王爺可虧大本了,為了不發生這樣的慘狀,也為了讓王爺放下心來,我以村頭兒的身份留下來,不插手此事,而王爺也不必什么事都親力親為,派了五個人過去,押著他們,跟著我的一位鄉里,到了換人的地方,我們自會把人換給你們……”
  宮熹與銅六等人聽了,不由得擔心起來,雖說她那‘尸體’兩字傷得他們不輕,但是,在他們的內心,淚紅雨除了他們自己可以喝罵,其它人都不可以對她有任何傷害的,宮熹擔心的道:“小雨,不可……”
  她如果只身一人留在這里,而且無絲毫的武功,那么,其結果只可能被西寧王又捉入王府!
  淚紅雨笑望了宮熹等人一眼,道:“夫子,小雨感謝您十多年的養育之恩,只要您平安了,小雨也就安心了,只要您記得,我自始至終是村頭兒就是了……”
  看來,這淚紅雨的官癮大得無與倫比,不管什么時候,都不忘記自己村頭兒的官可不能被老夫子再搶了去……死了也要帶著官銜入土。
  ………………………最后一天緊急拉票…………………
  最后一天,求PK票票,各位妹妹,手中有票的,幫忙登陸后點我的書封面的女頻PK投票,連續包月連點三次,最后一天啊,再不點就作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