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1-29)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1-29)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1-29)     

暴君的寵姬57 黑衣人

宮熹本來是很擔心的,但一聽她的話,不知道怎么的,就氣得不擔心了,恨恨的在內心想:你想當村頭兒,別想得美了,等我脫了身,看我再怎么刨制你。
  西寧王聽了,深感于她的奇思妙想,她以自己為餌把他留下,使他不能及時的指揮調度,直接指出自己派無數人馬圍住關帝廟的事實,把換人的地點改變,讓關帝廟的一切布置都成空,再加調度,卻已不可能,她用玩笑的口吻把自己安排得周密之極的陷阱一一揭穿,自己前呼后擁而來,而她卻只身一人,手里還拿了個冰糖葫蘆,如游覽湖光山色一般,忽然之間,西寧王心中涌起慚愧的感覺,這一次,他的氣勢與這未及笈的女子相比,相差了不止一點。
  西寧王平生第一次對一名女子不敢小瞧,也不想再輸了氣勢,他笑道:“既然你都愿意留下來服侍我了,本王最難消受的就是美人之恩,好,本王就不再插手這事,讓他們去辦……”他斜眼望了一下淚紅雨,道,“可不知,你要怎么‘服侍’我?”
  淚紅雨微微一笑,道:“到時候,自然讓王爺您舒舒服服的,既這樣,王爺還不快下令?”
  西寧王拍了拍手掌,從空中翻騰出五名蒙面黑衣之人,一看武功很高的那種人,遠遠不是王丁之流可以比擬的,他道:“你們就跟他們走一趟吧!”
  其中一人答道:“謹尊王爺之命!”聲音嬌柔清脆。
  淚紅雨聽了,笑道:“王爺倒很會招攬美女人材……等等,這女子的聲音我怎么那么熟悉呢?”
  那黑衣女子心中一驚,難道僅僅在聽雨軒見過一面,說過一句話,她就記住了自己?西寧王更是心驚,要知道,他的這些暗探,可是他隱藏的力量,是絕對不可能讓人知道的,如果他們身份暴露,等待他們的只有死亡。
  淚紅雨沉默良久,仿佛在回想某個遺失的記憶,皺著眉頭道:“原來,這聲音與我們村口賣豆腐的林花的吆喝之聲頗為相似,想來那林花也不可能做了王爺的屬下……”
  那黑衣蒙面的陳妃聽了,氣得胸膛起伏,第一次有了一把將她掐死的沖動。
  西寧王望了望淚紅雨,不知道她是真的知道了陳妃的身份,還是裝模作樣,只道:“如你所約,本王派出了五人,那么,你那鄉里呢?”
  淚紅雨學了他的模樣,也拍了拍手,道:“出來吧!”
  玉七從關帝像身后轉了出來,向西寧王一眾人微微而笑,西寧王身邊的王丁與他同僚過一段時間,認出他來,不由得輕呼:“原來是你!”
  西寧王見了,用目光向王丁詢問,王丁忙走了上去,低聲向西寧王稟告,西寧王這才道:“看來,我這王府倒成了你們的小山村,你的鄉里鄉親可自由出入……”
  他心中更疑,淚紅雨所生長的地方是個什么地方,為何出來的人個個不同凡響?
  玉七如約在前帶路,那五名黑衣高手押著宮熹等人向關帝廟外走了出去,西寧王也沒有打手勢搞暗號什么的,叫人跟了去,他在心中微微冷笑,心想,就算你打亂了所有的步驟,但就憑我這五位高手,不但能把小世子救出來,而且還能把你們一個個全都活捉了。
  想到此,西寧王搖了搖手里的折扇,笑道:“不知你拿什么來服侍我呢?”
  淚紅雨笑了笑,在關帝廟前打了一個轉,道:“本來,我是準備了一定會讓王爺滿意的節目來讓王爺高興的,可又怕這關帝爺他不高興,一不小心被他記在心底,弄一個污穢廟堂的罪過出來,所以,為了讓王爺高興,讓關帝爺也高興,不得不退而求次之,來啊,主持,把我的安排呈了上來……”
  她大呼小叫,邊叫邊抱怨:“這關帝廟的主持真是的,光拿香油錢,不辦事兒,這叫什么事兒,叫了半天都不上來……”
  關帝廟的主持,是一個端莊嚴正的老和尚,法號古柏,西寧王是知道的,平時過年過節,他還會來王府為娘娘們企個福什么的,這次的行動,西寧王認為沒有必要通知他這個世外高人,因此,也就沒有打擾他,聽了淚紅雨的話,西寧王深深后悔,干嘛不事先給他打個招呼,讓淚紅雨有了可趁之機,他很難想象,這古柏會按照淚紅雨的要求安排了什么事兒來‘服侍’自己。
  木魚聲起,古柏率了八位和尚魚貫而行,他們個個身著金黃迦紗,穿得比逢年過年到王府祈福還要隆重,兩行排開,前面一行,后面一行,把淚紅雨,西寧王與侍衛們連著那張桌子夾在其中,開始口宣福號,敲起木魚,依哦了起來。
  西寧王未免目瞪口呆,心中殘留的那一點旖ni蕩然無存,剛要開口,淚紅雨則笑眉笑眼的道:“王爺,為保小世子平安到來,我特地安排了這一場祈福,以平復王爺那焦慮的心情,不知王爺可否滿意?”
  西寧王剛想阻止,卻不能再說出口,他對小世子是真心的痛愛,不但由于他是自己唯一的繼承人,還因為,他的心中除了權勢之外,小世子那里,是他僅有的親情。能讓小世子平安歸來,不管用什么方式,他不會蠢到去阻止的。
  當然,這與‘服侍’仿佛相差太遠。
  西寧王既來之,則安之,這和尚他個個兒基本上都認識,可以說,以前絕對與淚紅雨沒有什么瓜葛,侍衛王丁早把廟內最好的一張椅子鋪了上好的綢緞端過來,讓西寧王坐下了。
  淚紅雨孤身一人,無人服侍,便自己端了一張破凳子,也在西寧王的對面坐了。
  她這一番作為,自然引得西寧王的侍衛個個兒橫眉怒目,認為她不分尊卑,不分大小,充其量以前她只不過是西寧王的一奴婢,出來了,居然敢與王爺平起平坐?
  她卻不管,不但平起平坐,而且一直以來,那在王府落難之時口口聲聲直呼自謙的‘奴婢’,早已找不到蹤影,一口一個‘我’。
  ………………加急,十萬火急,最后半天求Pk票………………
  一覺睡醒,PK榜上又風云變幻,最后半天,看來還有大動作,妹妹們,手中有票的,加急,趕快投啊,最后半天了,上午截止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