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1-29)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1-29)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1-29)     

暴君的寵姬58 和尚

旁和尚們吟唱的聲音陣陣而起,西寧王與淚紅雨相對坐在桌頭,一人坐在桌尾,西寧王看著對面那女子,歪嘴斜唇的模樣早不見了蹤影,唇紅齒白,沒有了歪嘴的襯托,眉目更加的如畫,美艷之中帶了頑皮之態,充滿了勃勃的生機,竟與他以前所見無數美女無一絲相似之處,給他的感覺,既新鮮又刺激,就仿佛獵人遇見百年難得一見的獵物一般,激起他的雄心壯志,誓要把她再獵到手。
  他在心底暗想,等小世子被救出的信號一到,就憑她一個弱質纖纖的女子,既使其它人不幫助,自己也手到擒來。一想到此,他長久對女人已古井無波的心中,居然有一絲興奮。
  西寧王在想些什么,淚紅雨自然不知道,和尚的哦吟聲中,兩人沉默無語,仿佛無話可說,淚紅雨忽笑了笑道:“王爺,我還有一個好東西要給王爺看看,王爺是否愿意欣賞?”
  西寧王臉上是以靜制動一切皆已掌握在手中的神態,淡淡的笑了:“枯坐無聊,你既有東西讓本王欣賞,本王當然當仁不讓……”
  淚紅雨嫣然一笑,瑩白如玉的臉頰泛起略略的紅潤,一雙清澄如玉的眼眸,散發出柔和的光來,模樣可愛到了極點,讓西寧王看得一怔,滿心滿肺的忽然之間充滿了柔情。
  淚紅雨伸出靈巧潔白的雙手,又輕拍了一下手掌,一個小和尚從佛像后轉了出來。手中端了一個銀盆,銀盆里裝滿了水,放在西寧王面前的桌子之上,西寧王正不明所以,她道:“王爺,不是枯坐無聊嗎?不如我們來玩個游戲……”
  西寧王警惕地望著她,很顯然是想起了上次與她開賭差點被剝了衣服的事,可轉眼一想。忽然在內心笑了。如今這四周圍全是王府的人。自己的屬下,可不比止次,全都是她所謂的鄉親!自己何不學她上次……
  他笑道:“這游戲,莫非像上次一樣?”
  淚紅雨張大了那雙澄澈明亮的眼睛,道:“當然不是,王爺怎么會這么想?在王爺重兵包圍之下還膽敢有那個不當的念頭?”
  她倒頗識實務,直接承認上次的事。自己頗為‘不當’,可西寧王總感覺,她認錯認得太快,有點死不悔改地勁頭兒。
  西寧王望了一眼這盆水,道:“那么,這盆水是用來干什么地?難道用來喝?”
  淚紅雨慢悠悠地笑道:“這盆水,是我讓和尚們企過福的水,據說沾了佛祖的圣光靈氣。喝下去能延年益壽。強身健體,我自不能讓王爺喝,但如果加點佐料。我倒很想看看王爺能不能喝下去。”
  西寧王皺了皺眉,展顏一笑,道:“只要你能喝下去,本王自然也能喝!”
  淚紅雨看了他一眼,從懷里掏出一個小小瓷瓶,走到銀盆前,倒了一個粉末入盆,那粉末本是白色,一入水中,居然變成了紅色,而且是血紅的那種,緊接著,那只銀盤變了顏色,烏黑起來,銀遇毒而變黑,看來這水中加的粉末的確有毒,難怪用了銀制的盤子,原來是為了測毒。
  她道:“上次王爺請我飲了一次骷髏美酒,禮尚往來,我請王爺飲一次銀盤美湯,不知王爺愿是不愿?”
  她邊說著邊不知從哪里掏出兩只銀杯子,一個銀勺子,把那銀盆地水舀了在杯子里面,自然,那銀勺子與銀杯子又變黑了,再一次證明這水的確有毒。
  西寧王見這湯變了顏色,自然收回前面那句話,好笑的望著她,道:“你不會以為本王會與你玩這個下九流的把戲吧?”
  淚紅雨張開盈若秋水的眼睛,望著他淡淡的道:“王爺,您不是以為這美湯有毒吧?我可不敢這么明目張膽的給王爺吃毒藥.要給您吃也得暗自下手才行.我可不傻,這四周圍都是你的人,您稍微沾上一點半點,他們還不得把我剁成了肉漿?”
  西寧王笑道:“哦?你心里倒明白得很?”
  淚紅雨微微一笑道:“王爺,我可是一個聰明人,怎么會犯如此大地錯誤?這湯其實不是給您飲地……”
  說完,她手執銀杯,朱唇沾杯,拿起那美湯就往唇邊送,西寧王一驚,道:“不可……”
  淚紅雨停住手,把那杯子放在唇邊,將飲未飲,轉頭望著他道:“王爺,怎么啦?”
  西寧王道:“這湯明明有毒,你為何要飲?”
  淚紅雨嘆道:“我知道此翻與王爺作對,王爺必不會放過我,我卻不想再入王府,我唯一的出路,只有自盡,還請王爺放心,我死后,會自己尋個黃泉路走的,不會再回頭,變成鬼煩住王爺地……”
  她眼淚如珠般的滾落,滴在潔白的面頰上,仿佛雨后初荷上滾動的珠玉,面頰自然而然的潤上如胭脂一般的紅色,與平常頑皮嬉罵的樣子完全不同,柔弱而帶著驚心動魄的美。
  西寧王的心中起了陣陣漣漪,也升起了前所未有的失敗之感,他從未想過,一名女子會以這種方式反抗于他,這使他暫時忘記了差點被剝了衣服的恥辱,道:“難道本王真就讓你如此的厭煩?”
  他手掌微動,準備如果她真的想飲下毒湯,就以掌風將它擊落,淚紅雨收了收眼淚,把酒杯從唇邊放下,展顏一笑,道:“王爺,你以為您能阻止得了我嗎?其實這場游戲本就沒有預留王爺的,只不過是我一個人的游戲,游戲的內容就是看王爺能不能阻止我飲下這杯美湯……”
  說著,她把杯子往嘴邊一送,西寧王緊盯著她的動手,掌風突起,向那杯子擊去,杯子應手而落,這個時候,那張桌子卻不知怎么的,中間一塊板忽然翻轉起來,放在桌子上的那一盆美湯彈跳了起來,彈跳得剛剛好,兜頭兜臉的往西寧王的面上潑了過去,西寧王正全神貫注的注意著淚紅雨的動作,哪里想到這湯的目標還是自己,雖有武功,可以閃躲不及,還是讓那湯潑在了自己身上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