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1)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1)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1)     

暴君的寵姬60 圣土

照例講一聲,別忘了投女頻月票哦,今天第二更..
  ………………………………………………………………………
  古柏口宣了一聲佛號:“阿彌陀佛,老納從不撒慌,王爺聽我細細道來,那人說了,與王爺有故,算得王爺今天有大禍臨頭,因而想救王爺一命,她帶來一盆水,說是經白馬寺高僧企過福的,還有一瓷瓶圣土,把圣土放入水中,趁王爺不注意,灑在王爺身上,就能驅魔……”
  西寧王冷笑:“枉你幾十歲的人了,連這你都相信?”
  古柏道:“老納本來不相信的,可她帶來了這九龍玉佩,而且,這盆中的,的確是圣土化成的水,她不是其它人,她是蘭郡主啊,老納去南福郡,見過蘭郡主,既然是她說的,而且老納認為,蘭郡主是不會害西寧王的,我又怎么能不相信?”
  西寧王覺得身上火辣辣的感覺慢慢消褪,看來淚紅雨一直強調這水無毒,倒是真話,可更讓他生氣的是,她居然用貨真價實的真話騙倒了自己,他不由得怒道:“那么,這個女子又是怎么回事?”
  古柏茫然道:“這名女子?老納也不知道,蘭郡主告訴老納,到時候,她會派一名侍女,幫助老納完成灑水的事,蘭郡主讓人教了一套步伐給老納,讓老納一定要圍住王爺把經文念完才行!”
  西寧王冷道:“這到底是什么東西,放入水中變紅。遇銀變黑,你居然相信它是圣土?而且,那名女子用這種辦法來騙我,你居然也相信?”
  古柏是一個極為古板的人,雖德高望重,可頭腦地確有些不大靈活,他堅持道:“王爺,這圣土。的確是圣土來的。老納在白馬寺見過。取于泰山之巔,本為白色,放入水中變紅,它奇怪之處,就是遇銀變黑,仿佛有毒,其實并無毒性。王爺感覺身上如火燒,那這就對了,W-A-p.101DunET它正把泰山上的日月之靈氣渡往王爺您的身上呢,至于那名女子,她一來,就找到老納,說是蘭郡主派她來的,一切照她的吩咐。要我們在她行動的時候不出聲。只管唱經念佛,別管她用什么辦法來將圣水灑在王爺身上……”
  當時,佛教勝行。各種稀奇古怪地所謂企福方法手段也多,實際上,只要與企福有關,不管怎么編都有人相信,更何況,這種方法,并不算稀奇古怪,只不過灑了一些水在西寧王身上?
  那古柏見西寧王滿面冰霜,人雖古板,卻也知道情況仿佛不太妙,他道:“王爺,老納本來怎么都不會相信地,可當晚,關帝佛像流了淚,再過一天,王爺您準時到來,您看看,關帝廟中忽然之間地動山搖,關帝爺下陷,這一切,都是你既將遇難地征兆啊,所以,老納為保王爺平安,才死命的讓眾僧圍住了王爺,直至念經結束!”
  看來他還頗為委屈,很傷了他的自尊心,立了這么一個大功,西寧王不但不獎,反而有責怪的意思。
  西寧王知道和這老家伙怎么也說不通,冷笑問道:“那么,你所說的關帝流淚又是怎么回事兒?”
  古柏道:“蘭郡主當時就說了,由于王爺是一方霸主,獨占西寧,所以,王爺遇險之前,關帝會為之示警,當晚老納在關帝下念佛唱經,抬頭一看,關帝爺的佛像居然流了淚……”
  西寧王走到那個陷下去的巨大佛像面前,果然,那佛像之上還有淺淺地淚痕,他不感相信,縱身一躍,誓要自己去看個清楚,卻看見那佛像的眼角有白色的晶狀粉末,他輕輕一拂,把那粉末拂了下來,又躍了下來,把那白色粉末給古柏看,冷道:“這就是你所謂的眼淚……”
  只見那白色粉末遇上手指的溫度在他手上漸漸凝結成一顆淚珠,他冷道:“本王雖不知是什么東西,但卻知道,她必定事先在那佛像的眼角放上少量這種東西,你唱經念佛之時在關帝佛像之下必燃不少的香與蠟燭,使佛像溫度緩升,才這讓它流出所謂的淚來,這么蹩腳地小玩藝兒,你都會上當?”
  古柏忙下跪合什:“王爺,是老納錯了,老納被人所騙,但是,王爺,這一切,可都是蘭郡主所托,而且有玉佩作證,再說了,地確發生了地動山搖的事啊……”
  西寧王望了望他抖動不止的花白胡子,知道不管怎么跟他說,只怕都是對牛彈琴,其實他也不明白,怎么蘭郡主會參與了這件事,她不是早就回南福了嗎?如果不是她,又怎么解釋這玉佩?
  而且還有當時地動山搖地感覺,非人力能進行,事后侍衛們說了,那淚紅雨一鉆入神臺,神臺立塌,堵住了入口,根本讓人無從追起。
  西寧王每與淚紅雨相斗一回,就感覺她的功力就精進一步,要說以前,她被困王府,與自己周旋,只是不得已而為之,所想的,也只不過是些小聰小明,而今天這一場決斗,卻讓他看到了她的調度有關,事無巨細,皆安排得妥妥當當,時間拿捏剛剛好,更讓人心生佩意的是,她居然利用與王府相熟的老和尚來完成這一個局,而實際上,也只有這些老和尚,才沒讓自己與屬下生疑。而讓西寧王更不可思義的是,這關帝廟忽然的搖動,她是怎么做到的?她到底是怎么樣的一個女人,為何無論何時何地,她總能帶給自己意想不到的震撼?
  他想起她伸出紅色的舌頭舔著冰糖葫蘆的樣子,神態天真,笑起來如孩童一般,出入險境,卻如入無人之地,他不敢相信,這世上,還有這樣的女子。
  他沉聲道:“去查一查蘭郡主,看她到底回了南福沒有!”
  一名屬下應諾一聲,往屋外走去,正在這時,屋外卻傳來一聲嬌喝,道:“別攔著我,我要見王爺……”
  可不正是那蘭郡主的聲音?正說著,廟外旋風般的沖入幾個人,其中一名女扮男裝者,卻正是那蘭郡主,她一進廟門,一眼望到西寧王手中的玉佩,臉上的神色似喜似嗔,她嬌嬌柔柔的責怪道:“王爺,您要這玉佩,直接向我拿便是了,又何必派人來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