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1)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1)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1)     

暴君的寵姬61 玉佩

西寧王一見她那模樣,心中升起哭笑不得的感覺,原來,淚紅雨不但要人偷了蘭郡主的玉佩,而且告訴她,那玉佩事后可向自己要回,這么一來,倒有點像自己故意找人偷了蘭郡主的玉佩,而且告訴她,那玉佩事后可向自己要回,這么一來,倒有點像自己故意找人偷了蘭郡主的玉佩,為了就是留住蘭郡主,不讓她回南福?自己對她有意一般?西寧王只有肯定,這淚紅雨是故意的。
  他冷冷的問古柏:“你見到的,真是蘭郡主?”
  那老和尚古柏合什道:“王爺,千真萬確,這聲音的確是蘭郡主的……”
  西寧王一聽,冷聲道:“怎么,你只聽到聲音?”
  古柏道:“出家人不打逛語,的確是蘭郡主的聲音,只不過,由于她是女眷,面蒙黑紗,沒有像現在這樣身著男裝,老納確沒看見她的模樣……”
  西寧王氣得一拍桌子:“你連她的樣子都沒看見,就相信她所講?你仔細看看,這位才是蘭郡主……”
  古柏疑惑的道:“王爺,您弄錯了吧,那位蘭郡主雖蒙著面紗,但氣質高華,遠不是這位可媲美的……”
  聽得蘭郡主怒氣薄發,差點讓人廢了這德高望重的老和尚。
  看來這老家伙死腦筋里,反而認為面前的這位蘭郡主是假的,他看到的才是真的了。
  西寧五現在可以肯定,這蘭郡主也是淚紅雨假扮的,就憑老和尚那一句‘氣質高華’,因為在他的心底,淚紅雨高貴起來。的確很高貴地。
  更讓他生氣的事還在后頭,只見自己派出去的那五位高手,的確把小世子救了回來,可惜,宮熹,畫眉以及其它兩人,也毫發無損的被人救走,遠沒達到自己要他們活捉的任務。具他們講。他們跟蹤到一個光禿禿的山嶺之上。正要上前拿人。忽起了滿天的煙霧,煙霧中摻有**之藥,幾人被迷倒,醒來地時候,就看見小世子呆呆地坐在身邊,而那幾人已不知所蹤……
  而且小世子回來之后,有點呆呆傻傻地。一有女子走近他,他就用條件反射般的彈開,大聲叫嚷:“走開,走開,別過來……”
  那癥狀有點像某些被自己搶來的女子,開始服侍自己時的第一夜。仔細的問自己的兒子,他卻一聲不出,只恨恨的道:“這個仇我一定要報……”看來受地刺激不是一般的深。
  搞得西寧王不得不把服侍小世子的丫環們全部都換了。換上清一色的小廝。這才止住了小世子的異樣,小世子這才慢慢的恢復了正常。不過不幸的是,王府總是人們的焦點。王府內不論什么事都會被人關注,這丫環換了小廝地事也一樣,漸漸地,小世子從小就斷袖的傳聞又慢慢的傳開了去。
  村子里地大堂之中,宮熹與畫眉等人站在堂下,淚紅雨端坐在村頭兒的位置之上,警惕的望著堂下之人,大堂之中風雨欲來,正在進行一場權力的最終爭斗。
  玉七望了望老夫子宮熹,又望了望端坐在堂上的淚紅雨,小心翼翼的提議:“不如,我們立兩個村頭兒,一為副,一為正,這小雨就暫時為副,老夫子還是為正,兩人的命令,我們一樣的聽,豈不更好?”
  宮熹與淚紅雨同時道:“不行……”
  宮熹如今已脫了牢籠,早把未脫身之時與淚紅雨商量好的改朝換代之事全忘到了腦后,一回來就準備接手村頭兒之位,自然引得淚紅雨大力反對,幸虧在宮熹外出之時,淚紅雨建立了不少群眾基礎,獲得不少村中婦嬬的支持,特別是在看守小世子這件事情之上,村里頭每一個女子都認為淚紅雨辦得特別的好,于是,村中各人決定召開村代會(這個名字是老夫子想出來的),先進行辯論,再進行票選,選出真正的村頭兒,這是村里頭一直以來沿用的方法,如今,村子里的所有人無論老少全都來了,形成了兩派,一派為女子全擁在淚紅雨的身邊,另一派,自然是男子,圍在老夫子的身后,兩派人馬虎視眈眈,互相對望,隨時準備口水與汗水齊發,辯論與謾罵齊至。
  當然也有那中立派,站在中間,哪一派都不幫,包括了剛剛救回來的殺手畫眉,與淚紅雨關系比較好,當然,更重要的原因是怕老婆的玉七。
  玉七很顯然讓他的老婆凌花的威脅住了,既不敢加入老夫子那邊,又不敢加入淚紅雨這邊,兩邊做著和事佬,豈料兩邊都不賣帳,無可奈何,與畫眉站在中間,準備承受兩邊同時砸過來的口水。
  畫眉自被救出之后,還是那么沉默寡言,對村子里熱情的女人疏離而冷漠,可脫離了牢獄,他卻漸漸散發出一種那人說不出的尊貴之氣,有的時候,僅僅是站在那里,眼望遠處,淚紅雨都感覺他那沉默的尊貴,不但她感受到了,連村子里的那群八卦無比的女人都感覺得到,因而,她們并不敢像對待小世子齊臨淵一樣的對他,畫眉只一個淡淡的眼神,仿佛就能把她們看得退避三舍,更別說讓他像齊臨淵一樣的被迫接待村中某女了。
  對于畫眉種種不可思議的現象,淚紅雨只把他稱殺手現象,看來,這畫眉殺手在江湖上的地位的確不低,殺氣十足,雖說淚紅雨并不知道這殺手的殺氣是怎么樣的。而更讓淚紅雨奇怪的是,連老夫子這種無法無天之徒對畫眉仿佛都要賣幾分面子,要不是畫眉站在這里,在老夫子想要立刻把淚紅雨拉下村頭兒位置之時說了一句好話:“無論什么事還是公平公正的好。”
  可能淚紅雨連辯論的機會都沒有,就被老夫子拉下了馬。
  所以說,如今淚紅雨還高高的坐在村頭兒的椅子之上,這畫眉的功勞是不可磨滅的,望著畫眉靜靜的抱臂站在堂中一角,俊眉朗目,鼻如刀削,薄唇皓齒,淚紅雨忽然感覺,這畫眉可真是自己在這世上唯一的知已,不像老夫子,從小到大對自己就是打罵從不離口,連個村頭兒都不讓自己當得過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