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1)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1)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1)     

暴君的寵姬63 夫子的怒

派人馬見淚紅雨真的發怒,倒也不敢多加言語,個個紅雨平時極好講話,但如果真的發起怒來,最好別惹她,那事后的報復可層出不窮的,他們可不想落得個小世子齊臨淵的下場。
  老夫子可從來不考慮她的心情的,道:“這兩個破綻算小的啦,還有一個最大的破綻,就是你只身一人前往關帝廟,連個接應的人都沒有,你難道不知道,這樣是極危險的嗎?還好,不知為何,那西寧王對你手下留情,才讓你混了過去……”
  淚紅雨看見老夫子講這話的時候,眼中流露出一絲擔憂,看到他眼中的擔憂,如空中下的微微細雨,不知不覺的潤入她的心底,讓她心底浮起絲絲感動,不知怎么的,淚紅雨就不想再反駁于他,只喃喃的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夫子,您不是常這么教我嗎?”
  老夫子看了看她,道:“我說這句話,是對那些有準備的聰明人的,有一句話,莽夫之勇近乎恥,說的就是像你這樣的人!”
  淚紅雨心底那絲感動消失得無影無蹤,氣恨恨的望著老夫子,恨不能把他滿臉的胡須給扯了下來,剛剛還想,干脆把村頭兒的位置讓給他算了,畢竟他是自己的夫子,如今被他言語一激,心想,我非得坐上這村頭兒的位置,讓你這老夫子見面叫我一聲‘雨大’不可,看你還說不說我是莽夫?
  兩位村中的頭兒你一言我一語,論個不休。下面地人倒也安靜,不敢多加吵鬧,他們都知道,這兩人,別看現在斗雞似的爭權奪利,但畢竟兩人始終是師徒關系,不比得他們這些外人,說不定一會兒之后。他們兩人就和好了。一致對外起來。這樣的事情,他們可經歷得多了去了。
  淚紅雨道:“不管怎么說還是我把老夫子您給救出來的,如果不是我,您老還得在鐵籠里關上不知多少時日呢,這就說明,老夫子,您得承認。長江后浪推前浪,青出于藍而勝于藍,我這個徒兒,已經勝過師傅很多,您也別占著個村頭兒的位置不放,占著個茅坑不拉屎,再說了,這村頭兒的位置可得花您不少精神精力。您看您。年紀大了,就把這件事讓給我們年輕人做豈不更好?”
  村中之眾人聽她這么一說,個個沉默不語。皆想,老夫子雖說胡子拉渣,但實際上年齡并不大,咱們要說也只是背著他說,她這么當頭當面的說,肯定要惹毛老夫子了,如果惹毛了老夫子,不但戰爭會在他們兩人之間暴發,而且肯定會殃及全村這個池魚。
  玉七忙上前打圓場,道:“小雨,你看你,說的什么話?老夫子不是您地師傅嗎?對師傅還是應該尊師重道地……”他看見淚紅雨拿眼瞪著他,忙道,“當然,我們這村地規矩,以能者居之也不應該有所改變,小雨是老夫子的徒弟,由老夫子訓練教導出來的,談到能力,當然是首屈一指……”
  這個時候,宮熹用眼光掃了他一下,他忙一縮頭,躲到了銀三的身后,支支唔唔的道:“不管你們誰當村頭兒,我玉七都第一個擁護……”
  淚紅雨與宮熹這個時候倒一致對外了,同時喝道:“住口!”
  玉七的娘子凌花現在是堅決徹底的站在淚紅雨這邊,道:“一村不能容二主,一山不能藏二虎,我們只有一個村,當然只能有一個村頭兒,小雨,不,雨大,既然已經做了我們地村頭兒了,怎么能說撤就撤呢,雨大又沒有做什么錯事?”
  一眾女人在下面拍著雙手贊成,一眾男人想要表示反對,可被自己的老婆一瞪眼,個個兒默不作聲,淚紅雨見了,得意洋洋,心想,老夫子,看吧,我的聲勢就強過你。
  老夫子撫了撫滿臉的胡須,永遠是那種懶洋洋的,泰山崩于前而不變色的模樣,笑了笑道:“小雨,你如果真想做這個什么村頭兒,為師也不會不讓你,只不過,做村頭兒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兒,我是怕你做不來……”
  淚紅雨一聽夫子的口氣,仿佛在向自己讓步,喜不自勝地道:“夫子,您老放心,我做了這村頭兒,肯定為全村地人辦好事,絕對不光顧著蹭吃蹭喝……”
  眾村人聽到耳內,不約而同的都在心底笑了,就連倚在墻邊的畫眉,英俊地臉上,都露出了微微的笑意。淚紅雨偶而向他望過去,看到他臉上的笑容,不由得一怔,這畫眉笑起來可真是美得驚人,她在心底里不由自主的用了‘美’這個詞,用了之后,才又一驚,怎么把畫眉比作了女人一般?
  老夫子慢悠悠的道:“我的話還未說完呢,你想當這個村頭兒,可還得經過一番考驗才行。”
  淚紅雨一聽,道:“夫子,你說,我是您的徒弟,只要您說得出,我就做得到!”
  宮熹摸了摸他長長的胡須,道:“你以為西寧王就會就此罷休,他不是這樣的人,如今,他肯定廣發了人手,四周圍的找我們呢,我們這里雖然偏避,也難免不讓他發現,你想成為村頭兒,那好,你就想個辦法出來,讓那西寧王找不到這個地方。”
  淚紅雨一聽,心想,老夫子這是明打明的為難我,就是不讓我當這個村頭兒,那西寧王有手有腳,權勢熏天,我還一不小心被他捉了一次呢,怎么可能阻止他四周圍的到處找這小山村?
  她緊皺著細細的柳眉,潔白如玉的臉上帶起一絲愁云,嘟著嘴道:“夫子,您的確在為難我,西寧王手下精兵強將,能人無數,我憑什么能阻止他找到這里?剛剛我還在想,我們全村人是不是應該搬個地方,干脆全村都搬到京城去,我們不是有錢嗎?有了錢,到京城安個家,不也好?”
  不但是她,堂下眾人眼中都露出興奮之色,看來個個都想沖出這山村,到京城那個繁華之地逛上一圈。
  宮熹用眼光往堂下一掃,眾人本來要口齒欲動口發贊同之聲,被這目光一掃,個個噤口不言,他道:“到了京城,就安全了嗎?京城是皇族的大本營,你們就以為西寧王在那兒沒有勢力?只怕我們還未出山谷,就被西寧王的兵馬一鍋給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