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1)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1)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1)     

暴君的寵姬68 村人

說著,他雙手一掙,那捆綁他的繩索應手而斷,押著他的幾位村人卻同時笑了,各自散開,躲得他遠遠的,向宮熹這邊靠攏,聚在他的周圍,看得淚紅雨目瞪口呆,這村人們的神態瀟灑,全沒了平日里那委縮的模樣,望著西寧王,就仿佛對著一頭豬,一頭牛一般,又怎么不讓她吃驚?
  西寧王見此,心中雪亮,原來,他的一舉一動,早被人計算在內,他咬了咬牙,拍了拍手,從山谷的樹林之中倏地飛下無數的黑衣人影,向他身邊聚攏,宮熹見此,連眉毛眼睛都未動一下,也沒有叫人攔阻,讓那黑衣人順利的圍在西寧王的身邊。
  西寧王本想叫暗伏的殺手上前廝殺,抓獲此人,可是,對方好整以暇的神態卻讓他不敢輕舉妄動,他不知道,對方的實力到底有多強,是不是強得可以有恃無恐?
  宮熹道:“想必王爺的屬下已經到齊了吧,那么,王爺是不是有了一定的安全感了呢?”
  西寧王聽了這話,可以肯定,這人絕不是福王,福王是講不出所謂的安全感之類的話來的,他驚疑不定,眼望宮熹:“你到底有何企圖?”
  宮熹笑了笑道:“王爺,如果你有膽量,不如我們坐下來談談,說不定有意外的收獲哦!”
  “不行……”這個聲音不是西寧王的,是淚紅雨的,她看到夫子居然有與西寧王議和的念頭,早就忍耐不住。大聲地反對,可惜,與平常一樣,夫子對她的話總是充耳不聞,恍如未聽見一般。
  宮熹照樣的望都沒望她一眼,道:“王爺,怎么樣?”
  淚紅雨還想反對,玉七拉了拉她的衣袖。勸道:“小雨。算了吧。王……夫子決定了的事是不會改變的。”
  淚紅雨知道,就平時觀察所得,除非自己流眼淚,其它的話與手段在夫子身上起不了任何作用,可今天,仿佛這流眼淚也沒有了效果,她只好嘟囓著。恨恨的看著西寧王被請入村子里地議事大堂之中。
  她跟著走入議事大堂,不由得又嚇了一跳,為何這大堂也改變了模樣?墻壁上掛滿了刀槍箭戟,地面上鋪上了紅色地毯,不知從哪里搬來了名貴之極地八仙桌,桌上放置地,是淚紅雨從來都沒有見過的名貴茶具,這是怎么回事?淚紅雨幾疑自己走錯了地方。這里。哪里是那寒酸粗樸的村內議事大堂,簡直可媲美西寧王府。
  什么時候,這個村里還有這么多好東西沒讓自己給搜出來?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西寧王坐在八仙桌的一頭。他身后站著的,是一個身材玲瓏的黑衣人,其它的黑衣人被西寧王一揮手,倏倏幾聲,全部都消失得無影無蹤,但可以肯定地是,他們一定在暗處藏著,如有情況出現,就會馬上現身。
  淚紅雨偷偷的打量著坐在上首的宮熹,他身體筆直,神色淡然,眼眸冰冷,望著西寧王,全沒有平日里對著自己之時那懶洋洋的神色,這時候的他,自然而然的散發出王者之氣,淚紅雨不得不在心底承認,宮熹的來歷只怕很不簡單,絕對不是自己所熟悉的老夫子。
  而圍在他身后地玉七,銅六等人,個個兒也全沒了平日里莊稼漢地模樣,身著明亮的鎧甲,表情嚴肅,如戰場之上與敵人交鋒的將士,虎視眈眈地望著西寧王。
  西寧王也就罷了,淚紅雨知道,他一向都是氣勢如虹的,但她想不到的是,宮熹居然也有那與西寧王對等的氣勢,而且絲毫不輸于他,她想起自己平日里經常找老夫子宮熹的麻煩,居然還妄想著他那村頭兒之位,心中一陣后悔,希望老夫子不是那種有仇必報的人,要不然,以后可有自己的果子吃了。
  如是,淚紅雨望著老夫子宮熹的神色,就自然而然的畏懼起來,不由自主的把身子漸漸往后縮,躲到了玉七的后面,玉七一向與她交好,回過頭來看了看她,看著她的樣子,明白了她的心思,眼中露出了笑意輕輕在她耳邊道:“小雨,別怕,夫子就算會怪罪任何人,也不會怪罪于你的……”
  淚紅雨心想,他不怪罪于我,倒怪了,又想起自己不知偷了他多少東西去換冰糖葫蘆,也不知道他發現了沒有,如果發現了,會不會罰自己跪那搓衣板,想著想著,腳步又往后移了幾公分,藏到了銅六的身后,銅六站在后門邊,她準備一不對頭,馬上奪路而逃,藏入深山老林,再也不出來。
  可是,這個時候,熱鬧卻是不能不看的,她伸出頭來,往前望去,卻感覺到兩道目光同時鎖向自己,一道是老夫子宮熹的,一道是西寧王的,她嚇了一跳,忙把頭又縮到銅六身后,心撲撲直跳,心想,西寧王的目光倒沒有什么,但為何現在老夫子宮熹一望著自己,自己就止不住心跳加快?就算是對著美男畫眉之時,也沒有這種感覺……
  而且,仿佛,老夫子那一臉自己平時看了就煩的大胡子,現在看來,也順眼了許多?
  莫非是崇尚英雄人物惹下了禍?看到老夫子突然變得英雄了,就忍不住欣賞起來?淚紅雨一邊責罵著自己勢利眼,一邊在銅六的身后拍了拍胸口,過了良久,才又探頭出去,看了看坐在桌邊的兩人。
  他們的目光沒有再掃向她,兩人坐在桌邊,談判起來。
  西寧王把目光從淚紅雨的身上移開,道:“本王一直奇怪,為何這世上會有這樣的女子,卻原來有像你這樣的師傅,才會有她這樣的女子,本王是否一開始,就搶錯了人?”
  宮熹道:“西寧王什么時候也說起這么喪氣的話來了?這可不像王爺您的風格哦?不錯,她的確是我的徒兒,有些小聰明罷了,沒給王爺什么困擾吧?”
  西寧王苦笑一聲道:“王兒在她的手中可吃了不少的苦頭,也好,現在他倒沉靜了許多,不像以前那么頑劣了,倒使我省下不少心來。”
  聽了這話,圍在宮熹周圍表情嚴肅的村人們個個露出會心而古怪的笑意,很顯然,每個人都想起小世子齊臨淵在淚紅雨手中吃了苦頭,平時老實的銅六回過頭來,向躲在他身后的淚紅雨道:“小雨,你聽聽,西寧王在夸你呢,夸你幫他教好了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