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1)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1)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1)     

暴君的寵姬71 畫眉

她想起西寧王,想起夫子時常講的一句話,要將人變為棋子,而不是自己成為別人的棋子,她想,如今,可能只有西寧王正常一點,王爺就是王爺,身份永不會變,她心中忽有一個奇怪的想法,這西寧王是不是被人當成了棋子?
  她不明白自己這個想法從何而來,也許這一天身邊之人的改變帶給自己的震撼太大,讓她不由自主的有了這個想法,她探頭又向下望去,見畫眉口唇夕動,不知道在說些什么,她不由得有些后悔,干嘛不學會老夫子教的唇語,這個時候也好有些作用?
  她看到畫眉臉上是胸有成竹的神『色』,他一揮手,那四個身著金邊黑衣的夜行人急奔而去,他抬頭目送他們離去,望向遠方,淚紅雨順著他的目光望去,大吃一驚,既使是月光朦朧,她也看到,遠處的樹林之中刀光閃爍,顯然隱匿著不少的人。
  現在的她,可絕對不會以為,這畫眉帶著人來,是為了跟村子里頭的人喝喝酒,吃吃飯,她知道,她一定得把這個情況告訴老夫子,憑她的觀察,這渾身散發著陰冷之氣居心叵測的畫眉,帶給村子的,肯定不是福音,而他的身份,只怕也不是夫子介紹的那么簡單,他真是皇帝身邊的影子西風?
  她靜靜的等著,看到畫眉在樹下呆立半晌,終于離去,又等了一會兒,見他沒有回轉的跡象,這才緩緩的從樹上爬了下來,顧不上拍開凈身上的塵土,向村子里急跑過去。
  她感覺耳邊風聲呼呼,樹葉沙沙作響的聲音在耳邊回響,腳底下深一腳淺一腳。有時候還感覺腳底軟綿綿的,也不知踩到了牛屎之類的沒有,眼看村子地房屋在望,她仿佛看到了老夫子懶洋洋的倚在自家的門口,撫『摸』著那滿臉的胡須,眼睛望著從遠處奔來的自己,臉上是那永遠似睡非睡的模樣,在這種時候。她感覺,只要想一想老夫子臉上的表情,都從心底里溫暖。
  她卻緩緩的停下了腳步,望著站在村頭那棵大樹下地人,那人身長玉立,面『色』憂郁,靜靜的望著她,他的邪魅與冰冷的神『色』。早已消失不見,他又變成了那位沉默寡言,親切和藹的畫眉,可淚紅雨望著他臉上親切和藹的神『色』,那森森寒意卻從心底里涌了上來。她感覺她的雙腿有點發軟,雙手甚至有點兒發抖。
  畫眉向她微微而笑,笑容和煦而溫暖:“小雨,夜『色』如水。山谷之中空氣新鮮,我與你自聽雨軒一別之后,就沒有再機會相談,今天天氣良好,我們何不找個地方相聚一番,傾談一次?”
  淚紅雨勉強的笑了笑,道:“畫大哥,您看。天『色』已晚,我得趕回家,夫子見我晚歸,必定責罵地!”
  畫眉輕嘆一聲,道:“小雨,既然知道晚歸要受責罵,又何必藏匿于樹上,行那偷窺的勾當?”
  淚紅雨聽了。心底明白。自己的一舉一動他早已清楚了然,要不然也不會在這里守株待兔。看來,今天不跟他走也不行。她倒也爽快,道:“好,既然你這么牽掛我,那我們就找個地方喝喝酒,吃吃肉,不如,就去我那藤屋,怎么樣?”
  淚紅雨有一個最大的特點,就是怕到極點就不怕了,跟某些人餓到極點就不餓了有異曲同工之妙,一開始,她對這畫眉是又驚又怕的,但幾經驚嚇,仿佛神經已能呈受這巨大地變化,腿也不軟了,手也不抖了,心思放開,還向畫眉展開一個微笑,頗有點哥倆好的意思在內。
  既使是雙面人畫眉,這個時候也不得不佩服她,這名女子,的確有讓人匪夷所思的行為,她既然躲在樹上看到了自己,知道了自己身份,一開始,她還有一些害怕,可轉眼之間,卻已放開心懷,一幅無所畏懼地模樣,就算是糾糾男兒,可能也少有人有她那樣的氣概,難怪,西寧王對她如此念念不忘,而他,這個天底下唯一可以與自己一斗的奇男子,雖視萬物如無物,在自己的觀察下,可能也對她日久生情。
  畫眉忍住心中那一抹驚異,緩緩的吸了一口氣,笑了:“好,就去你的藤屋,想必那個地方,是一個風輕水冷的好地方,要不然,你也不會獨自一人呆在那里那么長的時間。”
  原來畫眉早就知道有人躲在樹上,而且躲了很長地時間,淚紅雨白白的在樹上擔驚受怕半天,但她不明白的是,畫眉既然知道自己躲在樹上,為何不收斂自己的另一幅面孔?卻故意讓她看到?她心中一驚,莫非,畫眉早已恃無恐,準備不放過自己?
  想到這里,她剛剛除卻了恐懼的心不由得又恐懼起來,今天能否走脫,看來還得憑運氣,可她感覺自己的運氣仿佛不太好。
  兩人仿如閑庭細步,沿著空寂無人的小路,向前走去,淚紅雨盡量的放慢了腳步,踱著蓮蓮細步,只想迎面或許能遇上一熟人,看到自己地處境,或許能引起警覺,把自己救出魔掌,可惜,這條路,本就偏僻,正應了那句俗話,鬼影都不見一個。
  而且,畫眉耐心極好,她邁步多慢,他就跟著多慢,絲毫不感厭煩,還為她撥技拔葉,提醒她腳下別踩著牛糞,搞得她一點脾氣都沒有。
  左拖右拖,終于來到了那棵大樹之下,淚紅雨無可奈何,感覺這天地間唯一地私密藏身處就要被這外來之人揭穿揭『露』,心痛之極,頗后悔干嘛要邀請他來到自己這個小窩,這個地方,可是老夫子都沒有來過的也不知藤箱里地金銀珠寶他會不會順手牽羊,他這么高的武功,想要順手牽羊,自己仿佛也阻止不了。
  淚紅雨滿懷愁緒,來到樹下,掀起裙子,就準備往上爬,畫眉卻一笑道:“要不要我幫手?”
  淚紅雨道:“不用,爬樹,對我來說,小菜一碟。”又斜眼望了望一眼他,“不用武功,爬爬樹,別有一番情趣,想試試嗎?”
  也不知她所謂的情趣從何而來?
  畫眉好脾氣的笑了一下,點點頭同意:“的確,倒真的別有一番情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