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1-24)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1-24)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1-24)     

暴君的寵姬72 八千歲

真的跟在她的身后,什么武功也不用,學她的樣子掀擺,手腳并用,往上爬,淚紅雨邊爬邊想,這平日里經常出沒的蛇蟲鼠蟻,也不知去了何處,怎么就不跑出來咬一咬后面那人呢?
  一路上樹,倒也風平浪靜,來到了樹頂濃密的樹蔭之中,藤屋轉眼既到,淚紅雨手腳并用,爬入藤屋之中,首先打開兩扇藤屋之窗,搶了個好位置,把那一箱的珍藏擋住,向爬上來的畫眉道:“您請坐……”
  畫眉左右看看,發現沒有凳子,又見淚紅雨席地而坐,他也一掀衣服下擺盤腿坐了下來,在進行這一系列動作之時,他舉止優雅,身形俊美,仿佛在進行一種古老華麗的舞蹈,看來,他已把他的本來面目都露了出來,再也不是那個光有一幅絕好皮瓤的殺手畫眉,連淚紅雨都看得不由得一愣,不知不覺的在心中把對他的惡感減少了不少。
  她尚未開口,畫眉輕道:“這處地方,倒也不錯,仿若世外桃源一般。”
  淚紅雨道:“世外桃源,不也一樣被畫大哥發現?”
  畫眉聽了這話,又是一聲輕笑,道:“誰叫你既使身藏暗處,都掩蓋不住你的光芒?”
  淚紅雨感覺他的話語之中充滿戲弄,看來他已把自己當成他籠中之鳥,可隨手玩弄。
  她第一次感覺,這個地方實在是太過偏僻,為何一個人都沒有?自己選的這個地方可太不好了。本來是為了躲避老夫子地嘮叨與教訓才找了這么個地方。現在看來,這個地方可太隱避了,除了蛇蟲鼠蟻,基本上村子里的人是不會有事沒事跑到這里來的,更何況,現在可是晚上。
  此時的畫眉,面帶和煦微笑,淚紅雨從樹頂看到的他陰冷的面孔已然消失不見。此時的他。就如以前在聽雨軒一樣。帶給自己的只有溫暖,她幾疑看到地不是同一個人,可惜她一時都不能忘記自己已成為人質,不能走脫地事實。
  畫眉見她沉默不語,又笑道:“不用擔心,你在這里,很安全。你不是想去京城嗎?想吃遍皇宮一切美味佳肴嗎?今天過后,我帶你去,你地一切愿望都將實現。”
  這些話,是淚紅雨在聽雨軒與他閑聊的時候隨口說的,他記得倒也清楚,從他的話中,淚紅雨知道,自己觀察不差。他困住自己。阻止自己去報信,就是因為今天他有一次極大的行動,這個行動。對村子肯定是不利的。她心起疑惑,想起老夫子宮熹介紹他的時候,說他是皇帝身邊地西風,為了與西寧王聯系才派了出來,既是西風,為何行事如此古怪,仿佛暗藏殺機,要對付西寧王與夫子宮熹一般?那個白癡皇帝,雖然不白癡,但也不至于莫名其妙的斷了自己的外援,與西寧王交惡吧?
  她又想起老夫子所說,如今的大齊被八千歲米世仁控制,皇室子孫之中有才智之士被此人除得七七八八之事,心中忽然有了一個連她自己都不敢相信的想法,她想起米世仁雖為天下第一奸人,可老夫子話語之中卻對他推崇倍至,贊他的才學百年難遇,智慧高絕,她想到此,心中那不可思議的想法又漸漸冒頭,又感覺這種想法詭異之極。
  她轉過身,打開她那寶貝箱子,從里面拿出兩個木制公仔,這是兩個提線木偶,是宮熹某一天心情大好之時,隨手作給她的,還教她不少戲文,只可惜,宮熹心情大好地機會很少,從那以后,他再也沒有給她作過這些小玩
  她越長越大,懂地事越多,有的時候,她真懷疑這宮為與年紀不大相襯,最主要地一點,像宮熹這么大把年紀的人是不是沒有那么情緒化,有的時候,她感覺,宮熹就像一個毛頭小伙子,但是,大部分時候,宮熹又變成了那位成熟穩重的夫子,她一邊胡思亂想著,一邊把那兩個提線木偶擺好,向畫眉微微一笑,道:“畫大哥,您看,這可是我的珍藏,今天畫大哥來了,我才拿給你看的,這個東西,就是木偶戲,好玩得很,您是客人,不如,我給您表演表演?”
  畫眉見她手中的東西,顯然他從未見過,眼中的驚奇一閃而過,見了她孩子般的笑臉,興致勃勃的獻寶,長久陰冷的心泛起一絲溫暖,笑道:“好,我倒從來沒見過這種東西,你就給我表演表演!”
  淚紅雨從箱子中拿出木偶穿的衣服,一件件給木偶穿上,這些衣服制作精巧,與真衣服一模一樣,就連那衣服上的扣,都做得極為逼真,就仿如真衣服的扣縮小了一樣,這是村子里面精通制衣的銀三制給她的,自知道銀三是制作衣服的高手之后,她可軟施硬磨了不少時間,才讓他不得不做了幾套衣服出來。
  淚紅雨給一個木偶穿上水袖長衣,肩披紛紗,頭上戴上假發金釵,一個活脫脫的少女出現在面前,她道:“這個,就演蕓娘,是一個十七八歲的美貌女子……”
  畫眉見她專心致致的為木偶穿衣,眼波閃動,眉毛飛揚,仿佛天下間只有這件事能帶給她樂趣,那種專注的神色讓人忍不住想去親近,他的心仿佛某個柔軟之處被撥動,笑道:“哦,倒也有趣,那么另外一個演什么?”
  淚紅雨道:“等我給它穿上衣服,你就知道它演什么了……”
  淚紅雨拿過另外一個木偶,幫它穿上金線織就的莽袍,腳上云底長靴,頭戴金冠,笑了笑道:“這個公仔,現在就演九千歲,一個無惡不作,奸險狡猾的前朝宦官……”說完,她笑瞇瞇的望了畫眉一眼。
  畫眉臉上卻沒有什么表情,反而興致勃勃的道:“哦?一個宦官?前朝的,我只聽說過本朝有一位權勢通天的八千歲,難道前朝也有一個九千歲?”
  淚紅雨見他慎定如常,反而自己說起了八千歲這個詞兒,反讓她心里面直犯嘀咕,難道說自己猜錯了?
  淚紅雨眉開眼笑的道:“畫大哥,現在我就給你演了起來,你可看好了,這出戲名,就叫九千歲強娶民女。”
  畫眉臉上還是沒什么表情,又哦了一聲道:“這九千歲是一名宦官,照理說不能人道,他會強娶民女?”
  淚紅雨笑道:“畫大哥,這天底下,稀奇古怪的事兒可多著呢,雖說這宦官不能人道,但男人的頭腦還是有的,就像老夫子說的,經常有些不可控制的行為,居他講那叫變態……,這九千歲他可也可是個男人,是個男人就會想娶妻的。”
  畫眉這個時候,臉上才有了一線表情,他笑了:“你說得倒也有趣,我倒聞所未聞,那好,你來演演?”
  淚紅雨也笑了:“好,你看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