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2)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2)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2)     

暴君的寵姬80 雞鴨的秘密

可淚紅雨現在最想知道的,這地雞地鴨到底是什么東西?
  畫眉聰明絕頂,見了她的神色,知道她心中所想,不理凌花的話,道:“小雨,你是不是很想知道,這地雞地鴨是什么東西?”
  淚紅雨搖了搖頭道:“不想知道,想來也不是什么好東西!”
  畫眉笑了笑道:“既然你不想知道,不如我說的時候,你就捂上耳朵,閉耳不聽……”
  淚紅雨道:“那倒不必要,夫子常說,一切事物皆要崇尚自然,如果那聲音自然而然的鉆入到我的耳中,我還是要聽的!”
  原來她還是想聽的,卻死犟鴨子嘴硬,做人做得真是別扭。
  凌花看見,被天下人尊為世間最為陰沉冷酷的八千歲,與淚紅雨斗嘴之中,嘴角微微含著笑,那種笑容,不同于以往他談笑風生制人于死地之時,那種笑容,溫暖如陽光,是從心底發出的笑意,凌花想不到,這位八千歲,還會有這樣的一面,看來,小雨,不但是全村人的陽光,就連那最陰冷的八千歲,也被她不知不覺的感染。
  凌花道:“八千歲,小雨既然無所謂知不知道,你又何必說下去?”
  畫眉的笑容漸漸變冷,道:“她為何不能知道?她知道也好,她知道了,就會分辯是非,知道那些高高在上的大齊皇室是一攤什么東西!”他神色冷厲,面容曲扭,把淚紅雨嚇了一跳,忙道:“您說,您說。我仔細聽著呢!”
  畫眉噓了一口氣,面容又轉回正常,道:“雞。16K…鴨,本在地上行走。吃蟲,吃草,長大以后被人捕殺,端上餐桌,尤以過年過節。吃得最多,可是,大齊已存在百年,繁榮昌盛也已百年,盛及必生**,當時的大齊皇子皇孫們,吃慣了山珍海味,地上走的,水里游的。吃無可吃,居然想起了吃一種從來未試過的東西……”
  淚紅雨好奇地道:“什么東西,沒有試過?難道是地底珍奇?”
  畫眉冷笑:“地底珍奇算得了什么?難道你猜不出。是什么東西?”
  淚紅雨思前想后,腦中忽然電光一閃。猶豫遲疑道:“不會是人吧?”
  聽到她的話。凌花與畫眉皆沉默不語,淚紅雨見了他們臉上的神色。問道:“真地是人?”她的臉色也蒼白起來,她聽說過災年有人易子而食,那是不得已而為之,可繁榮昌盛地大齊,卻為何犯下如此大罪?
  畫眉點了點頭,冷冷的道:“對,大齊的皇子皇孫們,無聊之極,吃起了人肉,在民間挑選青年男女,肌肉結實者,烹成美味,擺于桌上,其制作方法有五花八門,竟多過了真正的雞鴨,民間因此而喪身的青年數不勝數,可笑地是,由此而產生的大廚,不勝凡舉,也享盡人間富貴,你那玉七,不就是一位制作地雞地鴨的高手?”
  凌花緩緩搖頭道:“我知道,他也是被迫的,福王以他的家人來要脅他,他不得不為……”
  淚紅雨見他用冷冷的語氣說著烹制人肉的過程,心內止不住反胃,可看見他眼中的厭惡,卻也想,可許那些王爺們真是該死,如此看來,這福王也不是好東西,可凌花還是不顧一切的保住他地后代,這凌花,倒是一位忠心之人,又想起玉七,難怪聽見有人用譏諷的語氣談起他的煮地雞地鴨時地廚藝,他會那么的惱怒,這件事,在他心底留下了極深地陰影。
  畫眉哈哈一笑,面容重轉陰冷:“這樣地福王,這樣的大齊皇室,還有存在地必要嗎?你維護他們,又有什么用?”
  凌花淡然道:“他們做不了大齊的皇上,難道你能做嗎?”
  畫眉冷道:“最起碼,我不會魚肉百姓……”
  他停了停道:“看來,你是保福王的后代保到底了,就讓制作地雞地鴨的高手玉七,親自為你作一盤美味佳肴,我倒要看看,你為了保住那昏王的后代,是不是能親口吞下用鐵五制作的佳肴。”
  他拍了拍手,兩位黑衣人從樹后押著鐵五與玉七轉了出來,兩人精神委靡,顯然聽見了畫眉與凌花的對話。
  淚紅雨見到玉七被押了出來,暗自心驚,這畫眉在玉七找狗之時與不動聲色,自己還以為他不會把玉七怎么樣,可哪里想到,他早已派人把玉七捉拿,自己甚至不知道他什么時候下的命令。
  想起找狗,淚紅雨知道那狗還被畫眉藏在懷里,不動也不叫,很顯然被他用某種方法制住了,如今的形勢是向畫眉那邊一邊倒,淚紅雨與凌花等簡直沒有還手之力,唯一的希望,是老夫子,希望宮熹能發現村子里的人不見了幾人,派人尋來,他們才有得救的希望,但是,淚紅雨經常在小村子里躲藏個三兩天是常有的事,宮熹早已習以為常,也沒見他派人尋過,更何況才失蹤一晚,他怎會派人?
  不是她對老夫子沒有信心,而是她太了解老夫子的為人了,要想老夫子緊張她,除非天上下了紅雨。
  眼看著畫眉要向鐵五下毒手,逼凌花交待那所謂的福王之子的下落,今天不交待也得交待。
  凌花臉色煞白,望著鐵五,鐵五微微一笑,向她點頭道:“夫子是我們的恩人,我們不能背叛夫子……”
  兩人雙目對望,都看到了彼此之間的決心,淚紅雨見他兩人神色,知道他們為了保密,既使丟卻了性命,也不會向畫眉妥協,而所為的,是夫子不讓他們說,卻不是為了福王。
  淚紅雨心中暗暗懷疑,這大胡子老夫子真有那么大的魅力,讓昔日的紫妃娘娘都唯他馬首是瞻?
  畫眉聽了鐵五的話,心中更加感佩這位夫子,正是這位夫子,不知用了什么方法,聯系各處藩王,形成了一股極大的反對他的勢力,讓他在朝廷內外縛手縛腳,他才幾經籌謀,狠下決心,甚至自己用了苦肉之計,才找到這夫子的落腳之處,卻讓他發現了這個福王之子的更大秘密,他怎么能不追查下去?如果真讓他把福王的另外一個兒子推向皇位,再號召各地藩王勤王,自己不但權勢全無,而且可能死無葬身之地,但是,幸運的是,讓自己找到了這個小山谷,而且,捉住了當年關鍵的知情人。
  …………………………照常嘮叨,推薦票,投下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