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1)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1)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1)     

第八章睡夢

他正在貪看淚紅雨的睡容,卻看見她的眼睫毛微顫,眼看將要醒過來,忙轉過頭,望著窗欞。淚紅雨可沒有感覺可人偷窺,她感覺陽光的斑影照在自己的面上,微熱,仿佛有手掌在輕撫,卻讓她想到了西寧王的眼光,如軟刷一般在臉上劃過,心中一陣竦然,驚醒過來。
  仿佛做了一個極長的夢,夢里面,有人前仆后繼的死去,為的是不讓一個女人被擄掠,而那個女人,就是自己,淚紅雨卻知道,這不是夢,是那自己想要忘記卻永遠不能忘記的場景,那樣的殘酷,殘忍,自己卻不得不承受。
  她茫然睜開了眼睛,左右望望,陰暗潮濕的牢獄,原來,自己還是在這里。這時候的她,除卻了所有的裝備,只感覺心生疲憊,看著滿屋的刑具,想起夢中的場景,她想,還不如,在這些刑具下死去,也許,就能與家人相會了……
  她恍恍惚惚的抬起頭來,望見太陽透過窗欞的照射下來的光芒,只有太陽,無論在何處,都會均勻的分配著它的熱量,不會虧待每一個人,就算是對自己。
  畫眉斜倚墻角,想要不看,卻忍不住望向淚紅雨,他看到了她眼內的憂傷,從未看到過的憂傷,他想,原來她并不像表面上那么堅強。
  陽光照在她的臉上,她臉上細細的絨毛被照得散發著微微的毫光,襯著潔白如玉的面頰,美麗無比……
  沐浴著陽光,淚紅雨暗暗發誓,她一定會讓西寧王對那些救自己的村人的慘死付出應有的代價。
  她轉過身來,卻發現畫眉望著她,見她望了過來,卻閃躲著她的目光,她忽然間發現,他的容貌居然英俊非凡,尤其他放松的樣子,庸懶,高貴,如林中剛睡醒的美麗的黑豹一般,與那小王子齊臨淵相比,也不惶多讓,只不過,齊臨淵卻是站在人前的王,而他,卻是綣伏的黑夜里的幽靈。
  想想自己的身世,淚紅雨不由得有了同病相憐之感,兩個可憐的人啊,一個被迫保護那惡魔般的王子,一個被迫成了王爺的衣服……還好,她撫了撫自己的面容,這一招倒頗有效,她想到她被搶入府時,開口一出聲,把那西寧王嚇得倒退三步的樣子,就忍不住想笑。
  還好,她的師傅教了她這個,用金針麻痹了面頰下面的一條經絡,如是,一個忽而端莊整齊美如天仙,忽而面歪嘴斜丑如無鹽的淚紅雨出現了,那個,帶給人的震憾可真不是一般的強,不止王爺,王爺身邊的侍衛們,初看到美人時驚艷,再看到美人時痛心疾首,到又看到美人古井無波,最終,終于無情無欲,無喜無悲,一見到她就垂眉收眼,只看鼻尖那一點……
  淚紅雨手撫面頰,不由得笑了,想到這西寧王看到她的樣子,如同見到變臉的惡鬼一般,可她不明白的是,幾番挑釁,每到關鍵時候,他總是會放自己一碼,這又是為了什么?
  自始至終,他都未對自己痛下殺手,這仿佛不適合于他的性格吧?
  她可從來沒有想過一位后宮無數佳麗的西寧王,忽然之間轉了性子,喜歡起嘴歪面斜的美人來……
  于妃跪在地上,地板上沒有墊上的錦繡軟墊,膝蓋生疼,于妃卻不敢動上一動,她垂頭望著那個明黃色的腳尖,在自己的面前踱過來踱過去,她身邊跪著的,是晉妃,林妃,陳妃,四位側妃皆已到齊,一無例外的跪在這里。
  西寧王踱了幾個來回,垂頭看著這幾位或艷若桃李,或清雅如仙的,桃紅李白,各有擅長的美女,在平時,這幾位美人看在他的眼中,是非常的賞心悅目的,可今天,他只感覺到厭煩,看見她們,他就想起牢獄中的那一場指鹿為馬之戰,就想起自己頭上又差不多的又被戴上了一頂綠帽子,他就氣不打一處來,特別是于妃,居然這樣就被人給騙了,對方只懲了一下口舌,她就竹筒子倒豆子,全部給倒了出來……當然,他得承認,對方那口舌的確是毒辣無比的,讓人不得不答,不得不回,答了也錯,不答更錯……
  他也得承認,如果忽視淚紅雨歪嘴的模樣,的確,自己后宮的四大美女,沒有一個有她的容色。
  他低頭看了看這四大美女,他本來將晉,林,陳,三妃關入獄中,的確是有給一點困擾淚紅雨的意思在里面的,所以,他才會特意讓牢頭加了一個放風時間,可臨到頭了,他不知怎么的,心中卻很不安,也許,他心里明白,這三個側妃的手段會讓人不死即傷,于是,在放風的前一刻,他來到牢房,莫名的,就許下了這么個諾言。
  許過之后,又頗為后悔,這么一來,對整個計劃,不就造成了無可彌補的破壞?
  卻想不到,反復的叮囑于妃都毫無效果,這個蠢女人還是把一切道了出來。
  他心中暗驚,自己從來不會被外力所控,可這一次,卻屢屢受到她的影響,難道,她的一言一笑竟能控制自己的情緒了嗎?
  堂前竹影婆挲,月光如銀,如水瀉于地,西寧王沒有望向跪在地上之人,仿佛面對虛空,問道:“一個出身山野之人,真有如此本事?”
  于妃見主子終于開腔,忙答道:“王爺,臣妾早就看出她不同一般了,王爺您明鑒……”
  西寧王抬眼眸,頗為不耐煩的看了她一眼,道:“如果不是你,或許本王早就一清二楚,又何須讓本王重做布置?”
  于妃當然不敢說這一切都是起源于他與淚紅雨的一番口舌之爭,只是垂頭認罪,連呼臣妾該死。
  其它三妃聽在耳內,個個恍然,原來自己又做了王爺的一顆棋子,不由得大為后悔,早知道這樣,就不必急著出獄了,立得一功,王爺大喜之下,必把自己放在心里多一點。
  三人不約而民,伏低磕頭,道:“王爺,臣妾愿意重入獄中……”
  西寧王聽了,掃了她們三人一眼,道:“你們三個愿再入獄中,以什么借口?難道說又出幾個紅杏出墻之人?”
  他的聲音陰陰沉沉的,聽到三位的耳內,不由得打了一個寒顫,再也不敢多言,頗為后悔怎么就迫不及待的想走出這陰森森的牢獄之外,在里面呆著也不挺好的?雖然說蟑螂臭蟲較多,可俗話說得好,天降降大任者,不都要苦其身志的嗎?這不,立功的機會眨眼就沒了,后宮美人頗多,競爭頗大,一不留神,就會被人淘汰了去,三人后悔不辭。
  西寧王連看都不想再看四妃一眼,擺了擺手,讓她們退下……
  他站在廳中,隱藏在暗處的人走了出來,他道:“黃雀,你怎么也不想個辦法?”
  黃雀與黃眉一樣,以鳥為名,當然,她也是一名殺手,隱藏在西寧王的后宮之中的殺手,后宮雖是于妃做主,可實際上的主人,卻是她,于妃不可以操控后宮妃妾們的生命,她卻可以……
  黃雀露出了她的面容,卻是陳妃,三妃之中最為沉默寡言的,她道:“王爺,當時的情景,臣妾沒有辦法控制,可臣妾不明白的是,到了關鍵時候,王爺為何出言阻止?”
  西寧王當然不會說出自己忽然間的那一縷情緒波動,端正了面孔,尊貴高華,冷哼一聲:“本王所做之事,豈是你能明白的?”
  黃雀心中暗想,莫非王爺另有安排,有一個周密之極的計劃正在實行著?她不敢多言,依舊沉默寡言,等候西寧王的指示……
  西寧王忽爾笑道:“這樣也好,那他們兩人呆在獄中,沒有其它人打擾,或許能達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只不過,本王,還想試他一試……”
  黃雀點了點頭,心想,王爺果然有一套計劃等著,王爺果然沒讓屬下失望。
  西寧王看了看她,忽然間,他發現這黃雀的兩只瓊耳,長得竟極似她的,他盯著她那一雙耳朵,下腹不由升起了一股熱氣,他笑了笑道:“今夜,你就留下吧!”
  黃雀聽了,心中吃驚之極,她是西寧王的女人,但也是一名殺手,雖然也不免與西寧王肌膚相親的,但是,她可從來沒見過他望著自己,那冰冷的眼眸之中竟發出狂熱。
  她更加不明白的是,一整夜,他都親吻吸吮著自己的耳垂,她想,原來,他喜歡的,僅僅如此而已,但是,既然他喜歡,那么,也足夠了。
  從此以后,黃雀每日早晨,用不少靈藥滋潤著她的雙耳,把她的雙耳養得如白玉一般。
  起點女生網www.booksrc.net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