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2)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2)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2)     

暴君的寵姬81 淚紅雨的長氣

眉想到此,向他的手下一揮手,那兩名黑衣人中的一刀身狹長的長刀,一把拉開鐵五,把他往場中推了推。
  嘴唇之中緩緩的吐出:“既然她不說,那么,動手吧!”
  那黑衣人舉起那把長刀,刀刃在陽光下閃著森森的光,眼看著那刀就要往鐵五的身上落去,
  淚紅雨忽悠悠的嘆了一口長氣,她把那口氣嘆得極長,引得場內的人人人往她那邊望去,眾人但見一名絕世美女,檀口微張,紅唇微翹,眼波流轉,嘆著長氣。
  淚紅雨見吸引了眾人的目光,這才道:“花姐姐,您真的要看著鐵大哥為那事而死?”
  自那一聲悠悠長氣開始,凌花就知道這小雨只怕又要使什么詭計,可她的詭計千奇百怪,自己也摸不著頭腦,只好道:“小雨,我又能怎么辦?我們不能背叛老夫子的……”
  淚紅雨撇了撇嘴道:“夫子的話也不一定對,我雖是他的徒兒,但是,幫理不幫親,這一次,他要你保守這個秘密可大錯特錯了!”
  畫眉聽了她的話,淡淡一笑,道:“哦,在夫子宮熹的地盤,我倒很少聽到有人講宮熹的壞話的,你說說,他為什么錯了?”
  淚紅雨道:“花姐姐,你知道,我一向有什么說什么,就算是夫子錯了,我也是照說不誤的,就像是與夫子爭那村頭兒之位……”
  畫眉聽了,想起淚紅雨挑戰夫子的權威,聯合村中婦嬬爭奪村頭兒之位,雖說這是村子里的人陪她玩兒,可的確說明這淚紅雨確有幾分叛逆心理,是唯一一個不把夫子放在眼中之人。
  淚紅雨道:“我感覺。夫子這次幫那個昏王的后代隱匿,可太不應該了,這昏王生前魚肉百姓,壞事做盡,他的后代,又能好到哪里?出了一個白癡皇帝,另一個又能好到何處?花姐姐,你就為了這么個人,要犧牲掉鐵大哥,值得嗎?”
  凌花聽了她地話。反駁道:“俗語有云,龍生九子,各各不同,雖說福王有一位白癡兒子,但豈能斷言另一個也同樣如此?”
  淚紅雨道:“那俗語有云,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的兒子會打洞,什么樣的人生出什么樣的種,我就從來沒見過黃瓜的秧結出西瓜來的……其實。花姐姐,您撇開夫子,仔細想想,為了這么個歪瓜。犧牲掉從小陪您到大,與您經歷風風雨雨的鐵五大哥,到底值不值得?”
  畫眉聽了她一番長篇大論,有趣的望著她。他知道淚紅雨一向慣于挑戰權威,的確有幾分不把老夫子放在眼里,見他勸說起凌花來。心中不由得抱了隱隱的希望。望她真能勸說凌花。透露出那人地隱身之處。
  凌花聽了,沉默下來。臉上卻神色未動,過了良久,才道:“小雨,枉夫子把一身本領全都于你,你卻如此對他?”
  淚紅雨道:“夫子的話,我可時時刻刻記在心底的,他也說過,言論自由,有理打遍天下,我看,忘了的那個人是你吧,你只顧盲目崇拜夫子,全不顧世間道理,你仔細想想,我說的話,有沒有理?先不說別的,鐵五大哥的命難道就比不上你想要保護了那個小子?”
  凌花聽了她最后一句話,望了一眼鐵五,那一位男子,可是自己最親的人,如今就要被割肉凌遲,制成地雞地鴨,她想到此,心不由如刀割一般,眼中露了痛苦的神色:“可是,我們都發過誓的……”
  淚紅雨走近她,輕聲道:“花姐姐,其實你說出來,也沒有什么,他那么多人保護,就算是這位八千歲親自動手,也要費一番周折,現在你說出來了,不但救了鐵五地命,而且救了玉七的命,當然還有我的命……”
  凌花聽了她的話,瞪大了眼睛:“你知道他是誰?”
  淚紅雨仿佛后悔自己失言,忙道:“我當然不知道,但這個村子就這么大,那人尊貴無比,自不會直接藏在村子里,要不然老早被八千歲找出來了,是吧?”
  畫眉武功甚高,耳力甚好,聽了淚紅雨地話,不由向她望去,心想,難道說這小鬼真的知道福王之子的下落?恐怕是猜的吧?又想到她古怪精靈,聰明絕頂,在村子里呆了多年,被她看出什么端倪也不一定,他全神貫注向淚紅雨望去。
  凌花點了點頭,道:“地確,你猜得不錯……”
  淚紅雨笑了笑,道:“其實,這么重要的事,老夫子自是不會告訴我的,所以,我勸花姐姐,如果知道地話,不如說了出來,反正那小子也不是什么好人……”
  畫眉本以為她知道這福王之子地下落,可搞了半天,卻還是不知,可從她地語話之中,仿佛又隱隱知道一般,一時間,以沉靜冷酷著稱的他,被淚紅雨撩了個七上八下,心如貓抓。
  不但畫眉被淚紅雨撩得七上八下,連凌花都丈二摸不到頭腦,又見她勸自己,道:“小雨,你別勸我了,你放心,就我觀察,你安全得很,這位八千歲是不會傷害你地!”
  她認為這淚紅雨之所以說這番話,完全是由于自己怕死,所以明哲保身。
  淚紅雨聽了,眼睛紅紅的,委屈的道:“花姐姐,你以為,我一切是為了自己?這鐵五如果出了什么事,我想,你心底也不會安樂,那玉七肯定心底也不好受,而且,這八千歲不會放過你們倆的……”
  她的眼淚如珍珠般落下,繼續道:“如果你們出了事,既使我安然無恙,可到哪里去蹭飯吃呢?”
  凌花聽得哭笑不得,就連畫眉聽了這話,面部表情都放緩和,皆想,原來這小鬼擔心的,始終是無處蹭飯。
  凌花唯有苦笑:“小雨,這,村子里大把人呢,以后,你從村頭蹭到村尾,再從村尾蹭到村頭,個個兒都歡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