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2)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2)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2)     

暴君的寵姬82 暗引

淚紅雨眼淚未止,愁眉苦臉的道:“花姐姐,你以為,這八千歲會放過村子里的人嗎?我可看見,他在山谷的四周圍埋伏了不少人馬,不如,我們與他打個商量,要他不動村子里的人,我們就把這福王之子的下落告訴他?”說完,她又加上一句,“反正那小子實在不是什么好東西!”
  最后一句話,更加肯定了這淚紅雨肯定知道福王之子的下落。wap.101^Du.NET
  畫眉本是聰明絕頂之人,那聰明人疑慮本就多,思考的東西也多,往往一句話,一件事,他都要琢磨半天,當然,如果對方智慧比不上他,倒可以讓他琢磨出一點東西出來,但如果遇上了在老夫子嚴酷訓練之下成長起來的鬼精靈淚紅雨,情況就馬上不同了。
  她的話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十句話中有九句是真,一句為假,如果有人信了她前面十句話,從而慣性作用下,信她最后一句,她的目地也就達到了。
  果然,畫眉走上前來,俊美的臉上滿是誠懇:“其實,我與你們老夫子并不多大的仇怨,我們的矛盾處于對大齊皇位繼承人的疑慮,如果你們告訴了我那福王之子的下落,我們之間自然沒有了矛盾,我自不會派人圍剿你們……”
  剛剛他還咬牙切齒的把夫子恨到了骨子里,一轉眼,竟笑模笑樣的沒有矛盾了,淚紅雨不由得在心底佩服了這老奸巨滑的八千歲。
  聽了他的話,淚紅雨眼淚止歇,眨巴眨巴大眼睛,拉了拉凌花的衣袖道:“花姐姐,你聽,八千歲都答應了。只要我們告訴他福王之子的下落,他就不為難村子里的人……”
  凌花冷笑道:“小雨,他地話,你竟也信?”
  淚紅雨再眨巴眨巴大眼睛,道:“可是,既使我們不說,以八千歲的聰明,遲早也會猜出來這福王之子是誰的啊?”
  凌花聽了這話,吃了一驚,心想。能猜出來,怎么會能猜出來,她轉眼望去,看見淚紅雨淚眼未干的眼珠子瞪瞪的望著她,里面飽含了一種說不出的意味,凌花與她生活良久,對她狡猾的性格頗有幾分體會,前后一聯想,心想以這鬼丫頭的性格,怎么如此快的妥協?又看了看她那飽含著一包淚水的大眼睛。更加肯定,這丫頭只怕在打什么主意!
  凌花驚慌地一望畫眉,道:“小雨,別亂說話。wap.101^Du.NET這種事情怎么能*猜的?”
  她的心中本就有幾分慌意,再這么一說,倒讓畫眉真正起了疑心,往那‘猜’字上思考了開去。
  淚紅雨又把她那大眼睛眨上一眨。仿佛頗為失言似的,道:“花姐姐,我不說了。既然你不愿意告訴這位八千歲。自有你的道理。你年長過我,吃過的鹽比我吃過的飯多。我自然聽你的……”
  說完,緊緊的閉上了雙唇,表示就算用鐵撬去撬都撬之不開。
  場上頗然沉默了下來,畫眉疑惑的望著她們,他本性就是一個陰冷善疑之人,這種人自詡聰明,往往對方一個眼神他就能想出無數種地可能,淚紅雨雖然不說了,但她那故作慎定的眼神,又怎么能不讓他聯想開去?
  他冷笑:“你們不說,難道我就沒有辦法了嗎?”
  淚紅雨忙道:“八千歲,您可千萬別拿鐵五開刀了,此事,他是一點都不知道的,玉七哥也不知道,雖說他還與其見過面,但也是見面不相識啊……”
  凌花急道:“小雨,你說什么?”她道,“小雨,你別瞎說,讓他猜了出來,我們手中沒了把柄,他不會放過我們的,你怎么這么糊涂,相信他會放過我們?”
  淚紅雨忙道:“對對,花姐姐說得對,幸好花姐姐提醒了我,這八千歲又怎會輕易地放過我們呢?”她忙捂住口:“我沒說什么,我說的不是他,我瞎說的……”
  淚紅雨這句話又透出了很多的信息,讓畫眉從猜路上越行越遠,越來越有興致。
  畫眉心想,這小鬼雖機靈,但到底年齡小,時有失言,自己倒要引得她多說幾句才是,說不定不費什么力氣,就能查知那個大秘密。他暫且把割鐵五地肉的事放到一邊,道:“讓本王猜猜,玉七見過他的面,又不是本村之人,那么只有往村外去想了……”
  他觀察了一下淚紅雨地神色,她板著臉,力持慎定,道:“你不用猜了,玉七根本沒見什么人,他整天在村子里呆著,自我記事之時起,他就未出過村子,哪會見過什么人?”
  畫眉聽了她地話,腦中一亮,扯著嘴角道:“是嗎?他沒出過村子?不過,西寧王府仿佛不在村子里哦,我記得,聽雨軒,他可去過很多次……”
  凌花與淚紅雨慌張地對望一眼,特別是淚紅雨,勉強笑道:“這個,聽雨軒,牢獄而已,他在那里能見什么人,整人除了獄卒就是你我,你不會認為我是那男扮女裝的福王之子吧?”
  畫眉望了一眼淚紅雨嬌艷欲滴地模樣,她當然不會是那男扮女裝的福王之子,他道:“福王之子,與當今皇上年齡一樣,都是十六七歲,他們既為雙生子,容貌應該相似……”他思索著……
  淚紅雨強烈的贊同他的話:“對,對,對,雙生子,就應該生得一模一樣,聽雨軒哪有與當今皇上生得一模一樣的人?絕對沒有……”
  淚紅雨越反對,畫眉疑心越大,他知識廣博,知道世間不少奇事,道:“那可不一定,有些雙生子,容貌完全不同的也有,而且還有龍鳳胎,更不相同……”
  淚紅雨勉強笑笑:“那個,畫大哥,您看,您不會以為我與當今皇上是龍鳳胎吧?”
  畫眉本來就疑心甚重,淚紅雨說出來的話,他當然不信,用淡然的眼光望了她一眼,忽笑了:“你別把我往歪路上帶,我早就知道,福王的雙生子兩名都是男孩,絕對不會是你!”
  淚紅雨見被揭穿,臉色訕訕的:“哦,瞧瞧我,想自己是名公主都想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