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1)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1)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1)     

暴君的寵姬83 沮喪

雖身處險境,可淚紅雨沮喪的臉色還是使凌花在腹中偷笑,她認定,這小鬼肯定在使什么詭計,雖不知道這詭計是什么,但肯定會讓八千歲栽一個大跟頭,她的手段凌花可領教了不少,計出無形,中了之后,才恍然大悟。
  畫眉沉思著踱了幾步,心中想著,很顯然,這玉七在外見了福王之子了,但是他本人卻不知道此人的真正身份,他實在想不出,聽雨軒的牢獄之中會有一位福王之子潛伏,仿佛,在那兒當差的,個個都是二三十歲吧?
  淚紅雨見他輕皺眉頭,冥思苦想,忽而嘆氣,忽而仰天,顯然迷惑不解,不由勸道:“八千歲,您就別想了,剛剛是我胡說的,不就是為了不讓你拿鐵五開刀,那個地方,怎么有福王之子?”
  八千歲閱歷頗多,如果這個時候,相信她的話,那就不是八千歲了,他喃喃的道:“這聽雨軒的衙役之中的確不可能有什么福王之子……”
  這個時候,一聲狗叫忽起,一團黃色的東西從一名黑衣人的懷里直竄了出來,原來,畫眉捉了那只小蘿卜頭狗后,那小狗被他用手法制住,交給一名手下,但現在時間已過,小狗清醒過來,這只小狗不是普通的狗,精力恢復,哪有不趁機跳出來的。
  它直跳出那黑衣人的懷里,往淚紅雨撲去,淚紅雨一把接住它,摟住它直親:“小狗啊小狗,你可受苦了,被……某些人一次又一次的強奪,可幸苦你了……”
  畫眉見這狗跳出來。zZzcn中文網.電腦訪問zZzcn卻并不阻止,他知道,他可以隨時的捉回它。可不經意間,他聽到淚紅雨話語之中的停歇。她為什么不說出“被……”中了那個人的人名,是不是因為,那個人,她不愿意說出?而這只小狗,除了被自己捉拿以外。還被什么人劫持過?
  他腦中一亮,喃喃道:“小世子齊臨淵?怎么可能……”
  淚紅雨聽了他地話,渾身一震,面露古怪之色,反駁道:“八千歲,您不是吧?居然想到小世子去了,小世子才多大,十二三歲,與當今皇上的年齡相差可遠了。而且,您做他的保鏢那么長時間,會沒發現他是那什么福王之子?”
  畫眉望了她一眼:“世間上往往最不可能之事。就是最為可能之事,齊臨淵雖說只有十二歲左右。可身量極高。要不然,我也不會成為他地影子。他的確切年齡是多少,是西寧王府地人說的,我可不知道……”
  他越想越覺有可能:“這齊臨淵是西寧王的獨子,西寧王那么多寵妃,卻只生了一子,怎么可能?說不定西寧王根本無生育,這個齊臨淵并不是他的親生子,當年,我可聽說,福王之死,跟他有莫大的關系,要找個借口掩飾齊臨淵地身份,在別處難,但在西寧王府,可就容易得很了……”
  他看見凌花眼中露出一絲幾不可察的驚慌,而淚紅雨雖面無表情,故作慎定,但眼神閃爍搖擺,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他心想,既便不是小世子,捉了他來,審問審問,不也就明白了,想到此,他一聲長笑道:“多謝淚姑娘了,小世子齊臨淵身邊高手如云,看來,我得親自走一趟才行……”
  淚紅雨臉上表情欲哭無淚,道:“畫大哥,您別多謝我,我也沒說什么,您看,您能放了我們嗎?”
  畫眉笑道:“等我捉來小世子,與你一對質,事情果真如此,我自會放了你們……”
  他一揮手,從林中飛來十位黑衣人,他吩咐道:“你們好好的看住他們,帶他們入洞,別讓他們跑了,我出去就回……”
  山洞之中,燃起了火把,火把照耀著地面,也照著被點了穴的四人,他們背靠墻坐著,而洞外,就是看守著四人的八千歲屬下。
  四人雖背點了穴,可啞穴卻未被點,手也能動,凌花望一眼倚墻閉目樣神的淚紅雨,她長長的眼睫毛微微的顫動,很顯然,她并未真正地養神,而是又不知在想什么鬼主意。此番她一番作為,居然把那八千歲引向了西寧王那邊,只怕又有一番劇戰,才能回來,看來,這淚紅雨的確把小世子齊臨淵給恨著了,齊臨淵此番如果不死,恐怕也會脫了一層皮,堂堂西寧王世子,居然成了福王之子,牽涉進皇位的爭奪,這天下間最不可思議之事,被淚紅雨一攪和,仿佛成了理所當然,更讓人不可思議地是,淚紅雨并未說一個字,就讓畫眉懷疑上了他,而往往這種不說出口的猜測卻更讓人相信。
  齊臨淵惹上了淚紅雨,他可真是倒霉之極,凌花想到此,不由得搖頭長嘆,又想,這小雨人小鬼大,頭腦不知什么做地,居然能把線索引入齊臨淵那兒,希望齊臨淵身邊真有無數暗衛保護著,能拖得住畫眉,趁他不在,自己這幾人才有脫身地希望,她又望向淚紅雨,指望著她再出奇謀……
  不但是她,玉七與鐵五,同時望向淚紅雨,三人沉默良久,同時感嘆:“小雨,你真是天才,編的故事這么好……”
  淚紅雨這才睜開眼睛,道:“我可沒編什么故事,一切地事情都是他自己猜出來的,你們要注意,是猜……”
  她拉長了那個猜字……
  凌花用溫柔得滴出水的眼光望著淚紅雨:“小雨,我真是佩服你,可以讓人猜出個這個結果……”
  淚紅雨慢條思理的道:“當然,當然,既佩服我,那以后你家的大門,可不許再關上了……”
  每當淚紅雨前去蹭飯之時,凌花遠遠的見了她的身影,總是急速的把門關上,搞得每次淚紅雨都要從后門而入,她早就不滿之極了。
  凌花嫣然一笑,道:“這還不是夫子吩咐了,夫子說了玉不琢不成器,鐵不打不成鋼,這人如果不遇到困難,那怎么能成材?所以,小雨不就成材了?”
  7788小說網www.booksrc.net歡迎您,本站提供免費小說閱讀和下載
  手機訪問3g.7788xiaoshuo.com流量最省,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