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2)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2)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2)     

暴君的寵姬84 出路

巴結完,玉七繼續討好:“小雨,你看,只有您的聰能把我們一一救出去,我們唯你馬首是瞻,您怎么說,我們怎么做……”
  淚紅雨緩緩的道:“怎么,現在倒求著我啦,當時,那個時候,你怎么不幫著我?”
  玉七知道,她指的那個時候,是夫子與她爭奪村頭兒之位的時候,她可記著仇呢!玉七忙道:“小雨,這不,您高風亮節,可不打算去爭這個勞心勞力的村頭兒不是?我了解你的心,所以,順手推舟,幫你把這村頭兒還給夫子了,不過,如果小雨你真想爭的話,我可二話不說,站在你這邊的……”
  淚紅雨心里知道,這幫人對夫子宮熹那是死心塌地,忠心一片,所謂的站在自己這邊的婦嬬只怕都是逗著自己玩兒的,自己是絕對與他競爭不了的,她當然不會再去做那吃力不討好的事,點了點頭道:“對,去當那勞心勞力的村頭兒,還不如四周圍吃喝玩樂的好,夫子他老人家既然要做,那我就讓他了,也顯然我孝順師傅不是?”
  她說著這話的時候,語氣誠懇,態度如十四孝子,與爭那村頭兒之時大不相同,玉七與鐵五對望一眼,皆想,還好她識實務得快,頭腦轉過彎來了,要不然,還不知怎么勸這兩師徒為好呢!
  兩人同時贊道:“小雨就是小雨,如此的孝順,如此的懂事,誰也不能比不上她。”
  淚紅雨聽了,嬌羞的道:“看你們說的,夫子常常要教導我,要做一名淑女,我這不是往淑女的路上走嗎?”
  玉七鐵五,連同凌花,三人同時打了一個冷顫,同時感覺身上忽然間起了陣陣雞皮,不由自主的同時撫了撫手臂。摸了摸手臂上忽起的雞皮,倒把淚紅雨看得一怔,道:“你們的動作如此的整齊,是不是被我的話感動地?”
  凌花,玉七,鐵五,三人同時點頭,如雞啄小米。淚紅雨得意的道:“好,好,就知道你們會被我感動的,來來來。我們想想辦法,怎么離開這里……”
  三人同時嘆了一口長氣,皆想:終于到了正題了,不用吹溜拍馬了……真累啊……
  淚紅雨指了指洞外。道:“外面看守的人看來有不少好手,他們沒點我們的啞穴,想必是那畫眉吩咐的,你看。我們是不是要用夫子教的方言來說比較好?”
  凌花點了點頭,道:“也對,只不過。夫子教的那方言。恐怕玉七不大會……”
  所謂夫子教地方言。淚紅雨不知道那是哪一個地方的語言,反正她從未聽過。發音稀奇古怪之極,某一天,淚紅雨聽到鎮上有人賣一種鳥,叫鸚鵡,這鸚鵡叫起來,與那方言頗有相似之處,淚紅雨于是把這方言起名為‘鳥語’,她把這鳥語的名字告訴夫子的時候,宮熹用古怪地目光望著她,許久,喃喃的說:“的確,有人稱它為鳥語,想不到相隔這么久,你倒想得出這個名字。”
  自然,淚紅雨好不容易被夫子贊了這么一次,高興了很多天。
  差不多村子里的人,人人都學過這鳥語,但是會講幾句地人較多,會講很多的人少,聽得懂的人多,會講的人少,最好,記得夫子還摸著她地頭道:“看來,你的語言天分的確很高。”
  淚紅雨自然不知道什么叫語言天分,但從夫子地表情,知道他在夸自己,于是學得更起勁了。
  她記得夫子見村子里人學不會,還講了一句:“看來,學這個東西,還是要語言環境地……”
  她認為,這也是在夸自己,有語言環境呢!
  鐵五與玉七向不對盤,見有打擊玉七地機會,當然不放過:“小雨,我們就用方言來說,有人不會說,別插嘴就是,誰叫那人這么蠢的呢?”
  他說這話,是用那鳥語說地,玉七聽得懂,不會說,氣得拿眼狂瞪他,淚紅雨怕兩人就此吵了起來,忙打圓場:“這鳥語,本來就難學,玉七不會,也沒啥,鐵五會,那是他的語言環境好,其實這語言環境嘛,是天生的,是爹媽給的,玉七哥有點兒先天不足,咱們也不能嘲笑他不是?”
  玉七苦笑:“小雨,你這是在幫我呢?”
  淚紅雨忙道:“玉七哥,我們說,你就聽著,用點頭和搖頭表示贊同與否算了,您看行嗎?”
  玉七只好道:“也只有如此了……”
  以下的對話是用鳥語所說,玉七用點頭搖頭,加表情來表達自己的意見。
  看來這種方言,女子學得都比較好,除了淚紅雨之外,村子里學得最好的要算是凌花了,而這個時候,凌花在畫眉面前那飄然若仙的姿態已然不見,搶在淚紅雨前頭,首先自我表功,道:“小雨,你看,我同你配合得好吧?你只要與我一對眼神,我馬上配合,我那表情含而不露,驚慌之中卻又強自慎定,讓他深信不疑,就算是八千歲這狐貍,也被我騙了過去……”
  她指的是自己與淚紅雨相互配合把畫眉的疑心往齊臨淵那兒引的事。
  凌花看了一眼淚紅雨的表情,對她的自吹自擂,看來淚紅雨不大感興趣,凌花忙道:“當然,沒有小雨的計謀,我再機靈,也沒有用的……”
  淚紅雨的臉上這才微微露出一絲笑意,臉上笑容漸多,嘴角微向兩邊彎起,仿佛陰天時太陽忽露出半張臉,說不出的可愛,看在凌花的眼里,腹中有哭笑不得的感覺,只要是奉承之話,這小雨倒變臉變得挺快的。
  玉七聽得懂凌花說那阿諛之詞,忙配合著她,連連點頭,表示對淚紅雨的崇拜尊敬之意綿綿不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