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2)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2)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2)     

暴君的寵姬85 出困

五見到,嘴角下撇,冷哼一聲,見淚紅雨把目光轉向敢多言多語,表示反對,只在心底想,又讓玉七搶了先去。
  淚紅雨奉承話兒聽多了,心中雖聽得比較舒服,但頭腦還是保持清醒的,她想起了畫眉由一名名不經傳的殺手,忽然之間全身散發出那種掌控一切的沖天氣焰,他被揭穿八千歲的真面目之后,那陰冷而殘酷的神色,多疑而善變的性格,現在想起來,淚紅雨對自己把他騙往西寧王府都有點不敢相信,這才有了隱隱后怕的感覺。
  凌花察言觀色,見她的臉上笑容隱退,臉色變陰,不由得問道:“小雨,我們是不是應該盡快想辦法逃離這里?”
  淚紅雨轉眼望了她一眼,道:“我們何必要逃?再說,四周都是八千歲的人馬,我們能逃得出去嗎?”
  她停了停道:“玉七哥與鐵五哥的武功,我可領教過了,只怕我們未走出洞口,已被人捉拿!”
  聽了這話,玉七與鐵五頓感慚愧,鐵五雖說做過福王的軍師,可那也是重于頭腦,不重動手,自是武功不行,而玉七的武功,只能算是中等偏上,與八千歲的手下比起來,簡直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凌花急道:“那我們該怎么辦?”
  淚紅雨道:“其實我們不用逃,具有猜想,能與八千歲的手下一戰的,只能是西寧王府的人馬吧?如果齊臨淵被八千歲捉了來,這一場大戰,將不可避免……”
  凌花道:“但是,八千歲武功那么高,西寧王又怎么能追蹤得到他呢?”
  淚紅雨微微一笑:“你忘了,西寧王現在可是與老夫子聯手了,西寧王雖追蹤不到,但是,夫子可很有些稀奇古怪的東西,難道說。他也追蹤不到?”
  凌花一聽,也笑了,倏地放下心來,她在心底暗暗佩服,眼前這名小小的女子,小小年紀就把每一步每個細節計算得精確無比,最讓人不可思議的是,她居然讓八千歲相信。這福王之子就是齊臨淵,讓他忍不住想要去了解真相,的確,這個結果讓人不敢相信。但是,正是這種讓人不敢相信的結果,生性多疑的八千歲反而相信了,只要畫眉潛入西寧王府。擄掠小世子齊臨淵,那么,就會驚動西寧王的人馬,小世子的身邊。有無數暗衛保護,以夫子地本領,一定會追蹤至此。到時候。這八千歲想不驚動他人都不可能了!
  凌花把前因后果一想。越想越感覺這淚紅雨的確是個人精,難怪能從西寧王手中全身而退。毫發無損,原來在村子里頭生活的時候還不覺得,但危機一來,這小雨隨機應變的本領,不由不讓她佩服,她心中隱隱有些后悔,以前聽夫子宮熹的話經常性的留難淚紅雨,也不知道她記恨了沒有,可千萬別把她從夫子那里學到的本事報復到自己身上,一想到此,凌花看淚紅雨的神情不由自主地柔和起來,話語柔軟了起來,眼中柔意款款,有點類似于看到了情人的眼神……
  淚紅雨正思前想后,把每一個細節都細想了一遍,偶一抬頭,向凌花望過去,嚇了一大跳,道:“花姐姐,你怎么啦,眼中迷了沙子?”
  鐵五望了一眼凌花,自然知道她心中想些什么,笑道:“小雨,你別管她……,依你看來,這八千歲捉住齊臨淵的機會是多少?”
  淚紅雨笑道:“以畫眉顯現出來的武功,當然是百分之百地捉到,但是,不管他行動多快,只要老夫子在那兒,他都免不了被人跟蹤……”
  鐵五以前做過福王的軍師,頭腦自然比玉七之流考慮得周到,他皺眉道:“只不過,小雨,你相信這八千歲真的相信了你所說的話?”
  淚紅雨道:“我直接告訴他,他自然不會相信,但是,巧就巧在,這一切都是他自己猜出來地,猜出來的東西,總是比人家直接告訴他要讓人相信得多……”
  玉七連連點頭,想要阿諛兩句,可惜不會那鳥語方言,只得把那頭點得如小雞啄米,把眼睛眨得如小狗絨球,淚紅雨偶爾看到了他的表情,心中直感這玉七哥真是自己的知已。
  鐵五還待要說,淚紅雨卻側耳聽了聽洞外,示意鐵五噤聲,在燭火燃燒地劈剝聲中,洞中幾人全都聽見了遠遠傳來幾聲喝罵,正是那小世子齊臨淵的聲音,看來,畫眉真的把齊臨淵捉了過來,在洞外審問呢。
  過了良久,又聽見洞外隱隱有凌亂地腳步聲傳了過來,其中一人落地幾乎無聲,淚紅雨知道,這是畫眉叫人押著齊臨淵找自己對質來了,而此時,她只需要拖延時間,讓畫眉沒那么快醒悟,等待老夫子地救助就行。
  腳步聲越來越近,眼看就要到了洞口,淚紅雨忽然道:“花姐姐,你說,這八千歲蠢不蠢?居然去捉拿小世子了,莫非他真地相信這小世子就是福王之子?”
  她這話是用正常的官話說地,任何人都聽得懂,包括門口的守衛與向洞口走的畫眉,畫眉雖捉了齊臨淵,但在洞外審問之時,卻發現齊臨淵根本不知道所謂的福王之子的事,而且,這齊臨淵記憶力極好,從小到大的事件件記得清清楚楚,沒有一點與福王有關的,他正疑惑,就叫人押著齊臨淵向洞口趕了來,想向淚紅雨一眾人對質,誰知還未到洞口,就聽見洞內傳來淚紅雨大聲的嘲笑,他先是皺眉,繼而想,她這嘲笑之聲仿佛來得太及時,而且,仿佛欲蓋彌彰?
  畫眉走入洞中,淚紅雨卻止口不言,眼光掃了一下齊臨淵,看來,齊臨淵是被人從被中拖起來的,只穿了一件中衣,幸而天氣不寒冷,他倒沒凍得簌簌發抖,只不過,一見到淚紅雨,眼光如刀,直刺向她,眼不能一口將她吞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