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1)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1)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1)     

暴君的寵姬89 脫困

(招喚推薦票,投吧)
  宮熹知道八千歲一向心高氣傲,擅長謀略算計,他微微一笑,道:“八千歲何必與我那徒兒過不去?她有什么不對的地方,我這個做師傅的代她向你陪罪了,八千歲天縱奇才,不會以一名小小女子相脅吧?”
  畫眉見他字字如刀鋒一般,直指自己想以人質相脅,不以武力取勝,畫眉雖為一代梟雄,卻心高氣傲之極,淡然道:“冥王殿下,你放心,我雖不能放了他們,但是,卻不會以他們的性命相脅,這一場戰斗,只要你能取勝,我絕不攔阻你入洞救人。”
  宮熹在心底舒了一口氣,不明白自己為何為那小鬼擔心,心想,那小鬼狡猾無比,就算是自己,也常在她手里頭吃虧,可一知道她有危險了,還是止不住的牽掛。他早已派人暗中查找淚紅雨的下落,銅六等人也行動起來,準備救出淚紅雨,他如今的言語,只不過為了迷惑住畫眉,讓他不會想到自己早已派人入洞救護而已。
  洞外人聲嘈雜,可洞內卻平靜如水,小世子與淚紅雨已停止了爭辯,各自坐在洞的一端,瞪著眼互望,玉七與鐵五等還是動彈不得,只坐在地上勸解兩人,無非是同坐一條船什么的,勸來勸去,見兩人不聽勸告,便不再勸,三人同時閉目養神。
  還好,淚紅雨與小世子聽到洞外的嘈雜的人聲,自動停止了爭吵,同時側耳聽去,小世子聽到父王的聲音,高興之極。斜眼望了一下淚紅雨,道:“喂,那位賤婢。你想不想跟小王走,這樣吧。如果你跟我磕三個響頭,我倒可以考慮讓父王帶你走……”
  淚紅雨微微一笑,道:“小世子,你可想清楚了,這王爺是不是真的來救你地。…wAp.16k.cn有些時候,救人的人卻是來殺人的,說不定西寧王知道你為福王之子地秘密被人揭穿,他怕惹禍上身,來殺人滅口的……”
  齊臨淵見她抵毀自己地父王,死都要把自己說成是那福王之子,氣得雙手直抖,道:“賤婢,我饒不了你!”
  說完一個箭步跑了過來。就想一把抓住淚紅雨,淚紅雨忙往后退幾步,躲開他的追逐。道:“小世子,你父王就要來救你。不。來殺你了,你還跟著我跑。不趕快配合你的父
  玉七與鐵五自然忍無可忍的又相勸:“小世子,別追了,洞外眼看要打起來了,我們得快點找個地方躲才行,要不然亂箭亂飛,一箭穿心,到時候可等不到你的父王了……”
  齊臨淵這才喘著氣停了下來,恨恨地道:“賤婢,這次就放過你,等我出去了,看我怎么制你!”
  淚紅雨向他嫣然一笑,笑得滿洞粉黛無顏色,當然洞內如果有粉黛的話,她道:“如果你能有命出去的話,我等著你!”
  玉七與鐵五,凌花三人搖頭嘆息,皆想,這兩個小鬼都是一樣的脾氣,看來,如果以后對上的話,兩人有得斗的。
  正在這時,洞外刀槍聲起,而且隱隱的,傳來隆隆的大炮之聲,震得山洞之中粉塵倏倏的從洞頂落了下來,洞內之人個個大驚失色,玉七喃喃道:“想不到連大炮都動用了,我們這個村莊看來難保……”
  淚紅雨關心地卻是怎么能逃走的問題,她道:“先別管什么村莊了,我們呆的這個洞只怕難保……”
  話剛說完,從洞頂被震落一塊極大地石頭,差點砸到玉七,玉七腿不能動,大呼小叫,連連大叫,隨著他的叫聲,又有幾塊巨石砸了下來,有幾塊還差點砸在坐在地上幾人地頭上,齊臨淵沉默地坐在一旁,忽然道:“我們得快點離開這里才行……”
  他向玉七等人跑過來,淚紅雨本站在玉七旁邊,見他跑來,以為他還想找自己算帳,忙側身避過一邊,他卻不理淚紅雨,手指在玉七身上疾點,淚紅雨剛剛想叫:“你干什么?”
  玉七卻站起身來,道:“原來,你會解穴?”
  齊臨淵冷冷的道:“對,除了自己身上被那畫眉封住地穴道不能解,你們這幾個被普通武林人士封住的穴道還是不在話下的……”
  說完,他又手指連點,點向鐵五與凌花,他們的穴道隨之解開,站起身來,淚紅雨卻不相信這小世子會這么好心,用疑惑的目光望向他,他這個時候卻顯出前所未有的冷靜,道:“別以為我是為了幫你們,我只不過為了幫自己而已,沒有你們,我也逃不出去……”
  淚紅雨看著他忽然間顯現出來的大將風度,心中不由暗自生疑,她想,她與他爭辯福王之子事件的時候,他表現出來的焦躁與憤怒,與現在的他,是如此的不同,那種焦躁與憤怒,到底是真是假?
  不容得她想是真還是假,洞外傳來撕殺之聲,有人撲通撲通的倒地之聲,他們正感覺奇怪,心想這西寧王的人馬這么快攻近了洞口?卻見銀三與銅六直沖了進來,后面跟著幾名村人,那銀三手中拿著一團銀光閃閃的東西,銅六的手里頭更奇怪,拿著的居然是木匠用的戒尺,那戒尺黑黝黝的,隱隱發著藍光,淚紅雨從來沒見過這種東西。
  淚紅雨正待詢問,銀三與銅六急急的道:“夫子派我們來救你們,快走……”
  幾人忙跟著銀三與銅六往洞外跑,向外跑時,淚紅雨還不忘揶揄齊臨淵幾句:“怎么?你不是想著你父王來救你嗎?還跟著我們?你不如坐回洞中,坐等你父王來救?”
  齊臨淵冷冷淡淡的望了她一眼,年少英俊的面孔泛起紅,卻哼了一聲,不理睬她,埋頭跟著往外走。
  淚紅雨見話語如同擊在棉花上,得不到回應,倍感無趣,便也不再多言,跟著玉七等人往洞外沖。
  一走出洞外,淚紅雨才發現,村子里面到處殺聲震天,喊聲入耳,不知道哪里冒出那么多身衣鎧甲的灰衣人與紅衣鐵甲衛士圍住那些衣服上鑲有金邊的黑衣人斗,這些金邊黑衣人的來歷,淚紅雨知道,他們都是八千歲的手下,潛伏于此,準備出奇不意的對付西寧王與自己村子里的人,可現在,卻陷入苦戰,被身穿灰色衣服的村人與鎧甲鮮明的西寧王府的人團團圍住,淚紅雨一一看了過去,看到不少熟悉的面孔,但是,也有不少陌生的面孔夾雜其中,與村人們并肩作戰,他們往往十幾人形成陣勢,手拿古怪武器,有的似網,有的似鋤,有的卻似菜刀,前后配合,死死的纏住一人,那八千歲的手下個個兒看來武功不弱,卻他們纏得動彈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