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1-24)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1-24)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1-24)     

暴君的寵姬90 山谷之戰

淚紅雨看見小山谷之中有幾處地方還著了火,屋子燃燒了起來,看來是先前炮彈擊在房屋上造成的,她向遠處望去,只見山坡之上,有幾門火炮巍然而立,黑黝黝的炮口直沖著山村下面,而炮聲已經停歇,炮臺旁邊,也有幾名村人圍著炮與人撕殺。
  淚紅雨見原本山青水綠的小山村一眨眼變成這樣,心中極不好受,這一切,在她的心底仿佛一場迷局,她始終沒弄明白,是夫子設下了陷阱捕殺米世仁,還是米世仁為了把西寧王與夫子一網打盡而布局在此,看到眼前的情景,她想,操縱這一切的暗手,是老夫子還是西寧王?又或是米世仁?她感覺,這三個人或明或暗,只怕都不簡單,而且不是像自己這樣的小聰明,他們是爭霸天下的大智慧,大聰明,她一想到此,又想到連平日里如親人一般的夫子宮熹都成了這場爭斗的主角,心里越發的不好受起來,就仿佛自己獨有的玩具,忽然之間變成了真人,跑走了一樣,夫子給她的感覺,就是如此。
  她正胡思亂想,玉七把她往身邊一拉,道:“小心……”
  她抬眼望去,幾支短箭呼嘯著飛了過來,銀三揮出手中銀光閃閃的東西,卻原來是一張銀色的大網,那大網一撒出去,短箭被銀網攔截,叮叮當當的落了一地,銅六揮舞著戒尺在空中揮舞了幾下,淚紅雨望過去,看見他的戒尺之上沾滿了銀色細小的暗器,原來,這戒尺磁力。能吸住暗器,銀三與銅六所用武器,淚紅雨以前從未見過。見他們的武功依然蹩腳,卻憑著這兩件武器。讓射到身前的短箭暗器支支跌落,而洞口周圍,躺了好幾個八千歲地手下,個個昏迷不醒,全身一點傷口都沒有。在淚紅雨看來,只怕又是銀三與銅六用不正當的手段,例如下毒粉什么的,把他們弄昏了過去。
  淚紅雨心想,他們這些手段,在某些名門大派看來,只怕是下三濫之極,而且這些手段大部分可能都是夫子宮熹瞞著自己偷偷教給他們地,她一想到這小山村不知有多少事瞞住自己。氣就不打一處來,在腹中痛罵了夫子一頓,心中疑惑升起。心想,這些東西。為何夫子要瞞著自己偷偷而為?
  銀三與銅六在前面開路。把射過來的箭雨暗器什么地撥開,而玉七與鐵五則在后斷路。淚紅雨與凌花,齊臨淵站在中間,一行人閃閃躲躲的洞著山洞之外的小路走了出去,看來那些短箭暗器皆為射偏而至,一路走去,無人攔阻他們,倒讓他們順順利利的走到了那棵巨樹之前,淚紅雨一直都沒看見夫子與西寧王畫眉幾人,只看見他們的手下在谷中撕殺,未免擔心起來,問銅六:“銅六哥,你看見過夫子他們嗎?”
  銅六尚未答話呢,齊臨淵在一旁道:“整天夫子,夫子地,夫子是你家奶媽?”
  淚紅雨聽了,心想,我還沒找你麻煩呢,你倒先叫上了,回過頭去,準備開口大罵,卻看見齊臨淵閃射著她的目光,假裝望著旁邊某一棵大樹,表情說不出的古怪,淚紅雨心中一怔,這是什么表情?仿佛到口的飯食被人搶走一般?
  一怔神,就把到嘴邊想要罵齊臨淵的話給忘了,正好這時銅六道:“夫子他們在好望坡呢!”
  淚紅雨急道:“那我們快去吧!”她又想起齊臨淵的莫名其妙,不由得諷刺道:“小世子,你有通天本事,看來你不用跟我們去了……”
  齊臨淵冷笑一聲:“我要去哪里,用得著你指揮?你不要我去,我就不去了?”說完,指揮銅六,“在前帶路,去好望坡……”
  銅六居然應得極快:“是……”
  淚紅雨氣極:“銅六哥,你什么時候變得這么聽話了?”
  銅六應了之后,心中也暗中嘀咕,自己為何這么聽這小子的話?他回頭向齊臨淵望去,卻見他小小年紀,舉手投足之間大氣凜然,難道,正因為如此,自己才會不由自主的聽他的話?他搖了搖頭,默不作聲地向前走去,對淚紅雨氣憤的抗議之聲充耳不聞。
  淚紅雨被人視作無物,對小世子齊臨淵更加看不順眼,一路上往好望坡走去之時,不是暗使絆子,就是腳踢石子往他那邊,只可惜,齊臨淵穴道雖被封住,身手的確比淚紅雨好,不管淚紅雨如何暗算,他都輕輕松松地躲過,讓淚紅雨無計可施。
  更可恨的是,對淚紅雨地暗算,除了輕松躲過之外,他既不反抗,也不出聲阻止,甚至連看都不看淚紅雨一眼,讓淚紅雨感覺自己仿佛是周圍地空氣,是街邊的小草,是溪底地小泥鰍,要多無趣有多無趣。
  玉七與凌花卻在他們身后暗笑,互相對望一眼,皆想,這小雨終于遇到了對手了,又想,小世子齊臨淵與小雨相斗越來越有經驗了。
  一路上暗潮雖洶涌,可一個巴掌拍不響,倒也風平浪靜,順順利利的來到好望坡。
  好望坡雖起名為坡,其實是一個極大的平原,平原上長滿了野草鮮花,幾人未走近那里,就聽見好望坡上傳來陣陣擊節唱歌之聲,仿佛這坡上之人正的歡慶歌舞,載歌載舞,把眾人聽得面面相覷,互望之時,眼中充滿了疑惑,人人皆想,山谷之內殺聲震天,這幾個領頭之人反而唱起歌來,莫非腦袋長草?最后一句是淚紅雨想的,也只有淚紅雨能想得出來。
  一陣哈哈大笑之聲從坡上傳來,淚紅雨聽得很清楚,那個夫子宮熹的聲音,只聽他道:“八千歲這一曲《將軍行》的確不同凡想,唱盡了八千歲的滿腹抱負,且聽我唱一曲小曲,與之應和,此曲名為屠龍……”
  他擊節而唱,聲音忽高忽低,淚紅雨一怔,心想,什么屠龍?夫子唱在明明就是自己作的小曲打狗,換了詞而已,她正想著,隨著夫子唱歌的聲音,忽感覺心中陣陣悸動,心跳加快,仿佛要破腔而出一般,她正疑惑,玉七一拉她的手,讓她跌坐在地,凌花不知從哪里掏出兩個布團,塞入她的耳中,那陣陣歌聲聽不見了,她的心才平靜下來,她轉眼看去,鐵五與銅六等皆盤膝而坐,面目嚴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