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1)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1)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1)     

第九章蟑螂殺手

“喂,我知道你叫畫眉,但是,你真的就叫畫眉嗎?”淚紅雨問畫眉。
  畫眉皺了皺眉道:“這句話,你已經問了不止一百次了,你不煩嗎?”
  淚紅雨道:“不煩,我喜歡講話,特別同你講話,雖然你經常性是十問九不答,雖然你現在在進行著某一項重大的事情……”
  畫眉是一位殺手,所謂殺手,一般都不太愿意講話,因為講話太多,暴出的秘密也多,因此,不到萬不得已,他很少開口,如今的他,正在研究著殺人方法……無人可殺,蟑螂頂上。
  淚紅雨看著他身邊越堆越多的蟑螂,有缺腿的,少翅的,半死不活的,活了幾天還不死的,他連蟑螂都可以玩出這么多花樣,真讓淚紅雨嘆為觀止,深感,千萬不要歧視殺手,不能蔑視殺手,更不能把白眼兒給殺手看到。
  可就像畫眉喜歡殺人一般,淚紅雨喜歡講話,如今的對像,只有畫眉一人,雖說他話不多,可是,能支唔兩聲,也讓淚紅雨感覺這獄中頗有人氣,讓她心中頗為高興了。
  于是,畫眉專心一意的研究著他的殺人手法,淚紅雨在旁嘰嘰咕咕的問著他的祖宗八代,雖然沒什么回應,但是,這牢獄之中,卻前所未有的和諧起來。
  和諧的時候,總有一些不和諧的因素會闖入進來的,門咣的一聲被打開,不和諧因素走了進來,淚紅雨心想,這牢房莫非成了議事大廳?怎么這西寧王昨天才走,今天又來,難道他不用上朝?自己聽說過春xiao苦短日高起,從此君王不早朝,那是因為后宮有美人,君王寵愛之,才會不早朝,莫非這獄中也有美人?
  看來得把這嘴再弄歪點,口水再弄多點,淚心雨心想。
  一襲青衫,腰纏玉帶,青絲未亂,臉上貴氣凜然,西寧王自然而然的又走了進來,跟在他身后的,這次沒有了美女,跟著兩名頗老的老頭,一老頭手上托著一個托盤,托盤上面用紅巾覆蓋著一物,從凸出的形狀來看,可以看見這物為圓形,另一老頭空著手,但也表情頗為嚴肅。
  幾名衙役四散而開,各示其職,各守一角,如往常一樣,這牢獄之中,頃刻之間,熱鬧起來。
  淚紅雨接駕同時,不由得猜測起來,這西寧王才敗一場,又來一場,卻偏偏不肯以下令處置自己,也不用刑,卻仿如貓捉老鼠,時放時收,不知是何意思?
  西寧王當中一坐,旁邊之人自然送上茶水,頂極的普餌,頓時這潮濕的牢獄之中充滿了淡淡的清香,直鉆入淚紅雨的鼻中,淚紅雨深吸一口,渾忘了自己的身份,驚道:“這是陳年的普餌,奴婢竟然聞不出它的年代,難道,它已超過百年?”
  西寧王眼中現出贊賞之色,道:“連這你都能聞到出,有誰會相信,你是從一個小小的山村而來?”
  淚紅雨臉色平靜,道:“這也沒什么出奇的,難道有人規定山村之中就沒有識得這東西?”
  西寧王卻道:“前幾天,本王讓淚姑娘見識了那紅燒雀鳥,今兒個,本王倒有其它的東西要介紹起姑娘……”
  淚紅雨暗罵,不知道這變態王爺又要玩什么花樣?反正每一次都沒什么好事。
  西寧王道:“淚姑娘不用害怕,本王今天不會讓你欣賞做菜……”他停了停道,“先介紹兩名人給你,增加點兒樂趣……”
  他一擺手,那兩名老人向前一步,站在牢房中間,淚紅雨看去,只見這兩名老人老不溜秋的,怎么看,也就是兩名老人,并無任何特別之處,唯一不同的,就是太老,老得仿佛要進入的棺材。
  淚紅雨迷惑不解,心想,我感興趣的,如同在我這個年紀的所有女子一樣,都是年青貌美的男子(當然,你西寧王是排除在外的),介紹兩名一腳伸入的棺材的老家伙,有何目地,莫非想讓他們隨便哪一位娶了我?讓我做他們的小妾之一?讓我過那生不如死的日子?心中不禁竦然,這西寧王真是惡毒無比。忙垂眉順眼,眉毛都不動一下,以求得到西寧王的同情之心,別把她送給這兩名老頭之中的其中一個。
  西寧王卻沒有想到她心中的千轉百回,竟想到了那里,道:“這兩位,是本王請來的異人,淚姑娘不會想到,他們有多少歲吧?雖然他們外表有七十歲了,可實際上,卻只有三十歲左右而已,他們之所以這么蒼老,只因為他們做了一種工作,他們是掘金人……”
  說到這里,西寧王驚訝的看見淚紅雨長舒一口氣,面上神色放松,簡直有點兒神色飛揚,仿佛放下了極重的心事一樣,他當然不會知道,淚紅雨正擔心自己這個惡毒的王爺逼嫁呢。
  西寧王繼續道:“以淚姑娘小山村的才華,必知道這掘金人是干什么的?”
  淚紅雨連連點頭,也不理他話語之中的揶揄,道:“知道,知道,所謂掘金人,就是幫王爺以不正常的手段獲得不正常的軍餉的人……”
  西寧王聽到她言語中的諷刺,卻仿若未聽到一般,道:“恩,既然知道,也不用我多說了,他們之所以如此蒼老,也是由于在地底沾染尸氣太多,他們這次來,倒給本王帶了一樣東西過來,想請淚姑娘幫忙看看……”
  淚紅雨道:“不是你的普餌吧?王爺真是好膽色,連地底的死人旁邊埋了那么長時候的茶都敢喝入口中,奴婢真是佩服得五體投地。”
  其實他這茶倒真是從地底掘出的,但絕對不是從死人身邊,但聽淚紅雨一講,西寧王感覺這極品普餌也變了味道。從此以后,再也沒碰那茶一下。
  兩老頭對望一眼,見這小女子把自己好不容易從某一處挖出的好東西,一頓貶低成這樣,不由得心中氣憤不已。
  西寧王卻笑笑,道:“這普餌,倒真是從山村附近的某處挖出來的,而同時從那山村附近的某一處,本王又讓人掘得一物……”他一揮手,道:“成武,給她看看……”
  牢獄之中本就陰陰森森,但這樣東西襯著紅色的綢緞呈了上來之后,淚紅雨仿佛感覺這牢獄之中頓時陰風陣陣,她怎么也想不到,呈上來的,竟然是這么一個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