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2)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2)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2)     

暴君的寵姬92 關心

見他沒什么反映還是呆呆的望著自己忽記起他耳中塞了布條一氣之下扯下了他耳中的布條問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本來有布條堵著齊臨淵倒能保持一點清醒現在扯下了布條齊臨淵只感到腦中嗡的一聲只有那溫柔得滴出水來的聲音在他耳邊回響淚紅雨的紅唇閃著粉紅色的光仿佛櫻桃一般讓自己前去品嘗……
  “啪”的一聲震天動地的耳光之聲響徹云霄齊臨淵猛然驚醒那歌謠聲已然停止他向前望去卻見淚紅雨怒目圓瞪望著自己而他的面頰如火燒一般的痛他冷道:“你想怎樣?”
  淚紅雨氣急道:“好小子你給我記住等過了這場我再找你算帳……”心想非要讓他再給鱷魚咬不可這次不咬屁股了咬嘴居然……居然敢親我的嘴!
  齊臨淵冷冷的道:“我就等著看你有什么花樣……”
  他這話說得有點兒理不直氣不壯隱隱感覺生了什么事可是為何自己一點都不記得了呢?
  淚紅雨冷哼一聲見歌聲停止再也不想與這個小色鬼蹲在一處向場內跑去來到宮熹的身邊。
  宮熹微微喘著氣含笑望著畫眉不動聲色的把淚紅雨推向自己身后雖未出聲淚紅雨卻感覺到了他這難得的關懷想想剛剛被小色鬼占了便宜不由得鼻子酸了起來心想如果夫子能幫自己出頭……那可是十年難得一見的行為……。她心思幾轉便又泄了氣。
  宮熹卻轉過頭來皺眉望著她。眼中閃過不易察覺的關懷:“小雨你怎么啦?”
  淚紅雨這才眼淚巴搭巴搭的往下直流。邊落淚邊道:“夫子……”她想把自己被那小色鬼偷親了地事告訴夫子卻想到自己被西寧王捉了去夫子連問都沒問一聲。也不關心我在西寧王府情況怎么樣又怎么會理這樣的小事?說不定還嘲笑我連個比自己小的小鬼都搞不定呢!想著委屈之極告狀地話卻怎么也說不出來只顧著流淚。
  見她的樣子宮熹撫了撫胡須淡淡地道:“小雨別鬧了等我處理完這件事先……”
  淚紅雨聽了這話。更感覺委屈不已心想夫子果然一點都不關心自己。不知怎么的一種從未有的失落與失望填塞了她整個胸膛……
  畫眉在對面看了。雖然生性陰冷。但看到淚紅雨落淚心中不由隱隱煩躁。他自己也不知道這股煩燥從何而來他一聲冷笑道:“冥王看來你的聲韻不過如此你雖與西寧王聯手的布置了這一切可最終一個最大地疏忽就是忘記了本王就算你殺死本王所有的手下也不能動本王絲毫!”
  他的聲音中有難以壓抑的怒意一刻之前來悠閑無比的神態消失無蹤連宮熹都感覺奇怪以他的心計他的手下一個個的死在面前眉頭都未動一下卻為何一下子變得如此易怒?
  宮熹笑道:“八千歲你以假扮西風深入西寧王府不就是為了我與福王之子?如今我已站在你的面前你卻能如何?”
  畫眉神色未動道:“多謝你還稱我一聲八千歲你既稱我為八千歲就知道今天這個局面已成難了之勢你策算無遺早已知道我是假扮地西風才讓那現稱做村婦凌花的紫妃娘娘故意在聽雨軒現身一步步引我入蠱讓我調動了所有的親信來圍剿你們或許連你地徒兒都是你的棋子你忍心讓她一人來到藤屋之處讓我捉拿再借她地手將我拖延讓你們從從容容地調動軍隊把我的人馬一網打盡……”他輕拍手掌“本王從未想過我會敗在你地手上而且敗得如此之慘……”
  他談到自己慘敗的時候神態還是那么悠閑以前那一閃而過的怒意無影無蹤仿佛談的只不過是鄰居那里飲茶在河邊釣魚。
  淚紅雨甚至感覺他不是在談自己這場慘敗只不過是在談一只手上拿的杯子不小心跌在了地上。聽了他的話她才知道原來這一切的布局在聽雨軒的時候就已經開始了她越想越驚既然在聽雨軒就已開始是不是代表著自己被西寧王搶入王府也不是偶然為之?而這莫名的所謂的福王雙生子的秘密是真有其事還是根本就是宮熹故布疑陣編出來的?
  她側頭看著宮熹這個從小到大都呆在自己身邊的夫子到底是什么人?淚紅雨越來越看不明白在人家的嘴里他是一個奇才甚至于八千歲言語之中都露出贊賞之意可在她的心中她寧愿宮熹還是那位對自己動輒嬉笑怒罵閑時指手劃腳的夫子。
  她用疑惑的目光望著他卻想不到他回過頭來望了她一眼那眼光復雜之極似安撫又似解釋但淚紅雨已把眼光垂下默默的望著腳下的那一抹青草如今的她真感覺自己如腳下的青草一般。
  久未出聲的西寧王終于開口他笑道:“看來八千歲聰明絕頂居然一下子猜中了關鍵所在……”
  淚紅雨年紀雖小可聽在耳內心底忽一片冰涼原來真只是一個局而這個局也包括了自己。
  畫眉道:“可本王卻不明白你從何時開始就已知道了我的身份?”
  宮熹笑而不答道:“不必多說把你最后的招數使出來吧!”
  畫眉看著眼前的男子長須飄動鳳眼微瞇卻帶著那種把一切掌握在手的篤定他知道眼前這位是自己最大的對手他之所以不能全部控制整個朝堂就是有這么一股暗中的勢力隱隱的阻止自己他用盡了方法打探許久才知道眼前這人的一點消息但是光只是那一點消息都讓他震驚不已他想不出眼前這位宮熹隱身于鄉野卻為何能遠控朝堂甚至于軍隊?
  自己親身歷險受皮肉之苦卻還是被他揭穿了真面目想到這里他悚然一驚難道這位宮熹已與當今皇上取得聯系所以他才會揭穿了身份他越想越驚看著眼前這位懶洋洋的男子一把極厚極濃的胡須擋住了他大半個臉也擋住了他的真實面目沒有人知道他到底長得怎么樣就像沒有知道他到底有多大能量一樣。
  畫眉輕笑一聲:“冥王人人都稱你為冥王但我卻不知道你到底是哪一個王,如果有幸我真想看看你的真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