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2)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2)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2)     

暴君的寵姬93 進攻

一聲長嘯,他四周圍的地皮草叢揭起,無數身著黑衣之人人草叢中飛起,向宮熹等人急攻過來,宮熹一聲長笑,打了個呼嘯,他身后的樹林之中,推出數不清的小車,車是普通的車,可車上卻安裝了一個奇形怪狀的發射器,一字排開,擋在那群黑衣人身前。
  宮熹笑道:“你的屬下,在別人看來,金帶營是你最后的布署,但是,我卻知道,你真正的勢力卻在紅帶營,這才是你后的底牌,今日有幸,我能與你最后一戰……”
  他說話之時,神態狂放,意興橫飛,淚紅雨心想,也許,這才是他真正的面目吧?
  畫眉永遠都是一幅優雅如在庭中散步的模樣,眼中卻露出惺惺相昔的神色,他一揮手,那些黑衣紅邊的黑衣人向騰空而起,向宮熹攻了過來,宮熹這方卻沒動,直至他們攻到近前,宮熹才拍了拍手,那些推著小推車的村人一按車上的機關,那奇形怪狀的發射器忽地彈出一團東西,向黑衣人彈了過去。
  畫眉本以為這暗器再厲害,射出來的,只不過是短箭或毒霧,這兩樣,他的紅帶營的人早有準備,卻想不過,這團東西飛散開來,發出嗡嗡的聲音直向自己的人馬攻去,他這才看清,這團東西,原來是蜂群……
  有幾只飛到了他的身前,他兩手一夾,那只山蜂在他手上扭動,只見這只山蜂不同于一般的蜂,身形極大,渾身黑中帶青,尾刺既長且利,幾只扭動,差點刺中他的手指,他把真氣灌注于手,兩指一夾,那只黑蜂應手而死。他抬眼望去,自己的屬下卻沒有他這樣的功夫,無孔不入的黑蜂翁翁的飛著,在他們身邊盤旋,他們可以輕而易舉的對付暗器,毒霧,卻沒辦法對付這些黑蜂,他看見他的手下手忙腳亂的用刀劍看黑蜂亂砍。可惜,卻徒勞無功。
  淚紅雨注視著場內飛舞地黑蜂,看著那些黑蜂一群群的飛舞,在那些黑衣人的身上盤旋。以前,她見過這些黑蜂,是銅六放養的,這些黑蜂可以釀出最好最甜的蜂蜜。卻想不到,攻擊起人來也這么厲害,采蜜之時,她也曾與黑蜂共處。這些黑蜂卻從未攻擊過她,可如今,這些黑蜂如同聽人指揮一般。專咬對方的黑衣人。卻絲毫不攻擊已方。她看見銅六站在推車后面,手持一個小小的哨子。放在口中吹著,那那哨子發出滴滴的聲音,指揮著黑蜂向人攻擊,她知道銅六除擅長木工之外,還會養蜂,卻想不到他地蜂養得這么好,看來,村子里的確每一個人都擅長的手藝,而且精通得絕頂。
  畫眉見大勢已去,對方出動了一個小小的蜂群,就讓自己這方地人馬方寸大亂,他絕沒有想到,宮熹會用這樣的武器來攻擊自己,短箭,毒霧,所有的一切他都已經提防到了,卻沒有提防到這一個,人人都聲稱冥王使出的手段,聞所未聞,防不勝防,這個時候,他才深深地體會到,這更使他下定決心,一定要想辦法鏟除這個自己此身最大的對手。
  他身形騰起,升到半空,忽如鬼魅一般的向宮熹那方攻去,宮熹早就全神貫注的注視著他,一見他有所行動,馬上迎身而上,淚紅雨早知道夫子身懷武功,而且武功極高,卻想不到高到這個模樣,她只看見兩道黑影在空中倏忽來回,快過疾風閃電,就連飛在半空之中地黑蜂都趕不上他們的速度,只聽見空中巨響過后,兩人倏地分開,各自落地,淚紅雨擔心的向宮熹望過去,卻見他臉色平靜,直望著對方,畫眉卻頭發都沒有一絲一毫地凌亂……
  兩人在場中對峙,西寧王與淚紅雨站在一旁,他們之間本隔了幾步距離,淚紅雨不經意地一側眼,卻看見西寧王嘴角含有一絲冷笑,手掌微翻,向外做了一個手勢,看到這個手勢,淚紅雨忽然憶起,這是他調兵譴將地手勢,她轉頭望過去,卻看見樹林之中人影幢幢,箭頭林立,發出微微寒光,她中心一驚,又回頭尋找小世子齊臨淵,那齊臨淵卻早已不見蹤影,看來早已躲避一旁,她心中恍然,看來,這西寧王也不是什么好東西,夫子和他聯盟,只怕是與虎謀皮,也不知道夫子知不知道西寧王暗藏殺機?想趁漁人之利?
  她一邊想,一邊緩緩后退,趁人不注意,摸向了銅六所站之處,向他耳語幾句,銅六詫異的看了她一眼,掏出一包東西給她,她把那包東西捏在手中,又緩緩移動到西寧王地身邊,還未靠近西寧王,西寧王身負武功,耳目本就比常人靈敏,感覺有人靠近,倏地轉身,見是她,放下心來,道:“原來是淚姑娘……”
  淚紅雨心想,他現在倒把劫持自己的事忘得干干凈凈了,她嫣然一笑,問道:“王爺,我倒想不到我們還會被拴在同一條線上,夫子與你接盟,居然連我都瞞住了……”
  西寧王笑道:“冥王的心思,普通人又怎能揣測得透?冥王志在天下,自然少有顧及兒女私情,他把你送到王府,自然有他的理由,身為他的徒兒,自要為他打算的……”
  淚紅雨知道他說的話大部分是假的,但是聽到這個‘送’字,想起自己莫名被西寧王劫持,雖然全身而退,心中還是一片冰涼,她強忍住心中的失落,緩緩一笑,看西寧王道:“王爺,怎么沒看見你那位貼身女黑衣人娘娘,外面戰況如此激烈,你卻不派出你的得力干將,似乎有點說不過去哦?”
  西寧王一驚,向她望去,她巧笑嫣然的望著自己,仿佛在打聽的,是一個老朋友的消息,他忽然間明白,她只怕已發現樹林中的伏兵,而且早在關帝廟之時就知道了自己身邊的暗衛首領陳妃的身份,他的心中,卻忽然間放開,他想,原本,為了權利與局勢的平衡,他準備放過她的,現在,卻有了名正嚴順的理由……江山與美色,原本他就想一起擁有的。
  西寧王身形忽動,疾飛上前,一把將她攬入懷中,騰空而起,向樹林中退了過去,銅六等人見情況忽變,應變不急,眼睜睜的看著淚紅雨被西寧王劫持,而宮熹卻與畫眉陷入苦戰,眼見情況發生,卻無可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