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1-29)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1-29)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1-29)     

暴君的寵姬96 南福

南福郡,山青水秀,風光明媚,此處有一條如銀帶一般纏繞大河,河水清澈甜美,養出的人自然也就個個身形高挑,面容秀麗,這也使得京城里的王爺們,財主們個個兒對這里的女子趨之若吉,當然也有那好男色的跑來招個男寵什么的。
  這一天,不知從哪里跑來一個臟夕夕的小男孩,穿著一件看不出是灰色還是黑色的衣服,滿頭亂草一般的頭發,大搖大擺的走在青石板大街上,更奇的是,肩頭還立著一只看不出是貓還是什么東西的毛絨絨的東西,有小孩見了好奇,上前探頭仔細的看,還用手摸上一摸,那團毛絨絨的東西這才出其不意的狂叫了一聲,才知道,原來,這是只狗,而且是只小狗,甚至是一只與主人一樣看不出是黑是灰的小狗……
  小男孩周圍的望著,灰塵滿臉的臉上只看見一雙大眼睛還保持著本來的顏色……黑色。
  那黑色的眼睛骨碌碌的轉著,老是往周圍年輕的美人身上轉,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他都要上上下下打量個夠。
  買燒餅的老李頭早看這小子不順眼了,站在攤檔面前半天,一個燒餅沒賣,光張大了嘴巴望著街上的行人,時不時嘴里發出一聲聲的驚叫:“哦,噢,呀……”
  老李頭正想驅趕,卻見攤子邊來了兩位衣著鮮亮的少女,那兩名少女打扮得花枝招展。臉敷薄粉,衣著薄沙綢衣,有點兒扭扭捏捏地走到攤餅檔面前,雖說很少有打扮得這么整齊的富貴小姐來買燒餅,老李頭還是打著招呼:“兩位小姐,買燒餅嗎?”
  那兩位小姐嘻嘻一笑,道:“爹爹,你不認得我們啦?”
  老李頭一看,這兩位所謂的富家小姐。不就是自己的兩個女兒,蔥花,與豆花?平時連一件完整的衣服都沒有一件,基本上是補丁加補丁的衣服。今天卻著成這樣,還頭戴了鮮花,臉上涂脂抹粉,身上的衣服薄如輕霧籠罩。老李頭大怒,道:“你們怎么穿成這樣?哪來的錢?”他心痛不已,心想,這兩丫頭穿的衣服如換成銀子。可以讓一家人吃上一年半載了。
  蔥花一撇嘴道:“這衣服,是我與豆花幫人繡了大半年地繡品才買得的,爹爹您老糊涂了。你難道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去年我們沒準備好。讓隔壁的玉蘭搶了先去,今年可就……”
  老李頭聽了這話。一拍大腿,喜上眉梢,道:“對對對,今天,冰藍王子要來了,應該的,應該地……”一轉眼把買衣服花的無數銀兩拋在腦后,也不心痛了,道:“丫頭,還缺什么,我就算賣了燒餅檔也要置辦齊了……”
  蔥花與豆花道:“不用了,爹爹,只希望冰藍王子能看中我們其中一人,那么,我們一家人就不用愁了……”
  老李頭一家正在長吁短嘆,忽然,他們中間冒出一個黑忽忽的頭來,問道:“你們在說啥?什么冰藍王子?”
  不正是那位在老李頭燒餅檔前站了半天卻一個燒餅也沒買的黑頭灰面地小子?老李頭早就想趕他走了,一見是他,極不耐煩的道:“去去去,關你什么事,人家女孩子的事……”
  那黑小子大眼睛一轉,轉得老李頭一愣,心想,這黑小子人雖臟,但一雙眼睛倒是極漂亮的。黑小子從懷里掏了半天,掏出一塊灰忽忽地東西,托在手上,道:“你告訴我,我就買你一個燒餅,剩下的權做打賞……”
  老李頭老眼昏花,看不清他托在手里的東西是塊狗屎還是塊煤碳,正想問,剩下地什么?蔥花眼利,附在他耳邊道:“爹,應承他,足有一兩銀子……”
  原來,他掏出來地那塊黑乎乎地東西是銀子?
  老李頭這才一把抓過那銀子,仔細的擦了擦,才稍微地露出了一點銀子的模樣,證實這塊東西的確是銀子,忙揣入懷里,拿了一塊燒餅給他,道:“小兄弟,你要問什么?老夫都會告訴你的!”
  那小臟孩道:“當然是什么是冰藍王子,你這兩個女兒又是怎么回事,為何打扮得這么漂亮?簡直和仙子一樣……”
  蔥花與豆花聽了,自然樂得眉開眼笑,小兄弟前,小兄弟后的叫個不停。
  蔥花道:“小兄弟,你看看,今天這街上,有什么不同?”
  小臟孩左右望過去,見街上不知什么時候,人漸漸多了起來,多的大多數是年輕女子,衣著光鮮,衣香鬢影,鶯聲燕語,看在小臟孩的眼里,滿眼都是美不勝收的面孔,把他的眼看得直直的,喃喃道:“人人都說這南福郡滿街都是美人,真是名不虛傳啊
  豆花道:“你也知道南福的美名?正因為南福美女如云,所以夜朗國的王子冰藍才會每年來這里一次,以珠寶換美人……”
  蔥花道:“其實就算是他不用珠寶,只要他看得上我,就算是跟在他身邊做一名小小的丫環都好……”
  老李頭一聲咳嗽,對她怒目而視,道:“你不要,你爹還要要呢!給我后面站著去……”
  蔥花委屈的低聲道:“冰藍王子仿佛神仙一般,他看上了女兒,是女兒前世休來的……”一邊說一邊往豆花身后躲,以免觸怒她的老爹。
  小臟孩問道:“兩位姐姐,那冰藍王子真就那么有錢?以珠寶換美人?”他眼中閃閃發出,很顯然是聽到了珠寶二字,貪財心起。
  老李頭吃的鹽比吃的米多,一見這小臟孩的模樣,就知道他在想什么,老李頭道:“冰藍王子只要女子,不要男子,你就別妄想了!”
  對他的嘲諷,小臟孩不以為意,問道:“聽說這夜朗國只是塞外一個小國,屬塞外的迦邏大帝管,他只是夜朗國的一個王子,怎么會那么有錢?”
  老李頭聽了,對他刮目相看,道:“你也知道塞外的迦邏大帝?聽官府人講,塞外的迦邏大帝殘暴不仁,日食小孩,夜宿要美女十人,可是,我們卻聽說,這迦邏大帝屬下,百姓豐衣足食,倉有余糧,庫有余米,只要他對老百姓好,就算是他后宮有無數美女,又怎樣,而那日食小孩的傳聞,我倒不太相信,只怕是官府編出來的,怕大齊子民全都遷往塞外……”他嘆了一聲,“哪那象大齊……”
  蔥花與豆花道:“爹爹,你說到哪里去了?”
  兩人緊張的周圍望,道:“也不怕衙門里的人聽見……”
  他左右望了望,見并不衙役在場,才回頭道:“歸屬于他的小國不計其數,在他的統治之下,小國之間的紛爭不再存在,夜朗國歸屬于他以后,才會不被其它的小國吞并,夜朗國國中多珠石礦場,自然珠玉無數……哎,跟你講,也沒用,你不是女子,冰藍王子不會看上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