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1-29)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1-29)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1-29)     

暴君的寵姬98 絕艷王子的笑

淚紅雨眼見冰藍王子的馬車要走入王府,周圍的女子越來越失望,因為,今年,冰藍王子并未像往年一樣在大街上看到某位佳人,停下馬車以珠寶換人,嘈嘈的聲音越來越大,忽然之間,有一位女子嬌柔歌聲響起,那聲音如出谷黃鶯,直鉆入人耳,淚紅雨正感奇怪,卻聽旁邊有人說:“這位小姐想以歌聲吸引人的注意呢,上一次,瀟湘閣的玉紅姑娘不就是憑一手古箏,一支鳳還巢,讓冰藍王子從無數的女子中挑選了她?快快快,女兒,你快彈琵琶……”
  淚紅雨聽得目瞪口呆,心想,的確,這普通人有了借口,也如青樓女子一般的開放了。卻一時間,滿大街樂器聲起,古箏聲,琴聲,琵琶聲,歌聲越來越大,有的如出谷黃鶯,有的如嘹亮無比,漸漸的分辯不出什么樂聲,歌聲,只感覺所有的聲音如匯入大海一般,有些嘈雜,卻也輕脆悅耳,整個大街忽然間讓人感覺風雅起來,再也不是那滿地塵土,滿街小攤販的下三流模樣。○米○花○在○線○書○庫○http:book.mihua.net
  只可惜,那隊人馬卻一絲一毫也未停頓,繼續向前行去……
  這個時候,忽然,一個驚天動地的聲音響起,這個聲音如此響亮巨大,直可響徹天地,震動九洲,突忽而起,如鷹飛沖天,把其它一切的聲音壓了下去,既使是滿天的樂器聲,滿街的歌聲也掩蓋不了。
  “老娘啊,你死得好慘啊。可憐你死的時候,七十有三,年老體弱,長年生病,饑不裹腹,衣不蔽體,腳上無鞋……老娘啊,您死得真慘啊……”
  伴隨著一聲驚天動地地鼻涕的聲音……
  眾優美動人的樂器聲音漸漸不成音調,眾優美動人的嬌柔歌喉漸漸不成曲調。彈者,叮的一聲,斷了幾根弦,彈古箏者。啪一聲,不知是指甲斷了,還是箏斷了,吹笛者居然吹出如鋸木一樣的滑音。更有那優美如黃鶯一樣的歌聲,忽然之間,有幾聲竟如公雞打鳴一樣,還有幾聲如同尖刀刮到了碗底……看來是被這突忽其來的聲音嚇的……可見這哭嚎之聲地驚天動地。震攝人心。
  嘈雜的樂器聲,歌聲,漸漸的停了下來。眾人皆面面相覷。顧不上打聽這聲音是何人所發。皆向發聲處望去……
  只聽得那震天動地的嚎哭之聲還在嚎:“老娘啊,您一路好走啊。到了陰曹地府,記得保佑我在地面上吃香喝辣,穿金戴銀……”
  眾人循聲望去,只見街道中央,石板路上,坐著一個衣著破破爛爛,頭發亂七八糟,肩上蹲著一個不知是什么東西地小男孩,張大了嘴巴,眼淚與鼻涕齊下,正邊哭邊嚎:“可憐我的娘親,從生到死,沒過一天好日子,穿著亂衣亂衫,吃的是枯葉樹皮,今天早上,終于撒手人世,可憐下葬之時,一張薄席裹身,連幅棺材都沒有……”
  他聲音雖大,如忽視時不時鼻涕的聲音,真地輕脆有如玉珠落盤,他說得眼淚與鼻涕齊下,聲情并貌,痛哭流漓,聲音還緩急有序,哀痛處聲音綿長不絕,激憤處聲音如暴雨傾落,說的雖是眾人常見的鄉下哭喪之詞,可聽在眾人的耳中,仿佛被牽動心靈深處那根最易感地弦……雖不知是真是假,也忍不住要悲傷。
  那些精心打扮的女子,姹紫嫣紅,舉止優雅,一個比一個淑女,可也忍不住心生怒意,個個兒皆想,表演得好好的,眼看就要把冰藍王子吸引下來了,卻給一個小鬼攪了局,用地還是這種方式,真比一巴掌扇在她們臉上還讓人怒不可抑。
  她們眼前馬車繼續前行,一點停下來地意思都沒有,心中地懊惱與怒氣無處發泄,個個兒怒目而瞪,望著小乞丐淚紅雨,恨不能撕碎了她……
  可這淚紅雨仿若不見,繼續哭嚎:“可憐我一個小乞丐,無依無靠,上無半點磚瓦遮頭,下無一寸衣服蔽體,人家日日三餐,我一餐都混不到,人家綢緞滿身,我只有從死人身上剝衣……老娘啊,你死了,我可怎么辦啊,怎么活啊……”
  又是一聲綿長之極的哭泣,那聲音漸漸幾不可聞,眾人皆以為這哭聲要停下了,可那哭音忽又驚天動地,直拔云宵……如果有心臟不好地,估計聽了這哭聲,大概也就玩完。
  淚紅雨一邊嚎著,一邊注意著周圍的情況,周圍本有低低的飽含著怒氣的嘈雜聲,但不知為何,某一時間,忽然靜了下來,淚紅雨又聽見了那倒吸一口冷氣的吸聲之聲,而且是許多人同時吸氣,心想,果然有用,也不枉我敞開了嗓門。
  她想,她一輩子都會記得那聲音,清澈柔和,美如珠玉,她從指尖縫里,首先看到的,是一雙潔白的絲制的鞋子,青色的衣服下擺輕輕的拂在鞋子上面,清爽淡雅,既使在布滿灰塵的街心,也仿佛身處不染俗世的山谷,她緩緩的抬起頭來,一雙修長的手伸在她面前,那聲音道:“小兄弟,你還好吧?”
  見到那只修長優美,潔白如大理石一般的大手,淚紅雨第一次感覺有一絲羞澀,仿佛不應該如此的坐在街心大嚎,她站起身來,望向他,忽然間心中仿佛有重錘錘過……原來,這個世上,真有如神仙一般的凡人……
  難怪周圍的人會寂靜無聲,屏息靜氣,他們怕的,只怕是自己稍微一點喘息都會驚吵了他。
  淚紅雨一雙眼眸陷在那對藍黑色的黑眸里,他肌膚密色,眼睛如秀,鼻梁高聳,微微抿著的嘴角彎起溫柔之極的一個弧度,他的頭發是略帶褐色,與中原人的黑色頭發不同,襯在他的臉上卻如此適宜。
  淚紅雨伸出她黑乎乎的爪子,在眾人的驚呼聲中,把她黑乎乎的小手放入冰藍王子潔白如玉的掌心,緩緩的站起身來,淚跡在臉上縱橫交錯,抽噎的道:“大哥,我還好,只不過見眾人皆有家人相伴,一時感懷,才不由自主的哭了起來,倒打擾了眾位了……”=暴君的寵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