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1)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1)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1)     

暴君的寵姬99 王子的小隨從

街上之人人人關注這邊,見她輕描淡寫的把這一場可媲美鬼哭狼叫的哀嚎說成哭泣,個個臉上露出不滿之色,更有那沉不住氣者發出嘖嘖之聲,特別聽她亂認親戚關系,把冰藍王子認作‘大哥’……
  可冰藍王子不經意的眼光一掃,這嘖嘖之聲頓時消失得無影無蹤,他握住淚紅雨的小黑手,微微一笑,笑得如雨后的陽光在烏云邊探出半邊臉來,道:“小兄弟,你的身世如此凄苦,小王我本要幫一幫你的,可惜,你不是女子,如是女子,倒可留在我身邊做一個煮飯丫頭……”
  說完,又是微微一笑,淚紅雨只覺得他這一笑,俊美到極點,可是,她卻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這種感覺她想去抓的時候,卻抓不著,她正思索著為何自己會有這種奇怪的感覺,周圍的人聽到冰藍王子的話,早已議論起來,大多是后悔不已的:“早知道冰藍王子這么有同情心,就不穿這么好了……”看來,個個兒都想學一學淚紅雨扮乞丐。www.booksrc.net
  淚紅雨抽噎道:“大哥,我雖不是女子,但是,您身邊不也需要小廝?我可機靈得很,只要您賞一口飯給我吃,我保證把您侍候得舒舒服服,妥妥貼貼。”
  那冰藍王子又是微微一笑,在旁人見來,他的笑容圣潔之極,可淚紅雨見了他的笑容,那種奇特之極的感覺又涌了上來,可沒等她思索,冰藍王子道:“我來到中原。一向只收女子,不收男子,難道為了你,就要打破這個規則?再說了,跟隨我身邊的隨從,個個一身武功,各有本領,你憑什么要我收下你?”
  冰藍王子指了指跟隨自己地那幾位上身穿著短皮祅,露出一身肌肉。身形高大的隨從。
  與他們相比,淚紅雨著了男裝,像一個發幼未全的孩子,可她卻偏偏還走過去。在冰藍王子的幾個隨從中間走了一個來回,與他們比了比身高,雖掂起腳尖,卻也只到他們的胸口而已。簡直像立在她肩頭的小籮卜頭狗與小世子的大狼犬比斗之時的情景,可惜的是,小蘿卜頭狗,狗身雖小。可牙口卻利,確有幾分真本事,而淚紅雨……
  圍觀之人見了此情景。個個發出嘲諷地笑聲。有人還道:“小毛孩。毛還沒長齊吧,多吃幾年奶才來吧!”還有人道:“小弟弟。別擋著道,沒聽見王子只收女子嗎?”
  淚紅雨充耳不聞,走到冰藍王子的面前,道:“大哥,你且說說,他們會什么,說不定一兩樣我比他們還厲害,大哥可得收了我……”
  她一口一個大哥,輕脆悅耳,周圍人大發不滿之聲,認為不染塵世的冰藍王子被這臟乎乎的小子占了便宜,與她稱兄道弟,簡直是褻瀆了冰藍王子。
  可奇地是,這冰藍王子臉上卻無一點不耐煩,也不開口阻止,只是微微而笑:“好,我來跟你說說,我這四位隨從有什么本領,第一位,是我從塞拉族買來的神射手,他長于弓箭,當然有百步穿揚的本領,可是……”
  冰藍王子含笑不語,他優雅的模樣,又換來了周圍圍觀地女子發出陣陣長嘆,淚紅雨不得不承認,這位冰藍王子舉手投足的確魅力無窮,她從未見過一個男子可以像傾國傾城的女子一樣每一個動作都能牽動人的心緒,卻帶著一種說不出地尊貴與高潔,淚紅雨心想,夫子宮熹與他相比,真可謂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她不明白自己為何突然之間又想起了夫子宮熹,明明是不可能有念頭……
  淚紅雨道:“百步穿揚而已,有什么稀奇的,這也算不上什么……”
  冰藍王子不答她的話,只微微地擺了擺手,那名神射手走出隊列,向冰藍王子敬了一個禮,從懷里拿出一個小小地銀弓,那銀弓只有巴掌大小,又拿出一支銀箭,簡直比繡花針大不了多少,淚紅雨不是站得離他近,簡直看不出這是一支箭。
  那神射手用兩根手指拿著弓,又用兩根手指搭了箭,拉開弓……
  淚紅雨不由得哈哈大笑:“大哥,你地神射手不會用這個小孩子的玩藝兒射箭吧……”
  冰藍王子卻還是微微而笑,黑中帶藍地眼眸潤出一抹奇色。
  這個時候,那神射手卻已擺開了姿勢,與普通射手射箭一模一樣,只不過人家用的是整只手,而他用的,僅僅兩根手指而已,在淚紅雨的笑聲之中,那只小小的銀箭射了出去,淚紅雨忽然停止了笑,因為她同所有的人一樣,聽到了那只小小的銀箭發出的風雷之聲,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支銀箭飛行在空中,忽然之間,居然變得如普通的箭一般大小,直飛向街邊那棵巨大的柳樹,轟然聲響,那棵柳樹如遭雷擊,應聲而倒,碎成一片片的木屑。
  淚紅雨張大了嘴巴,發不出聲音,內心直叫:“妖術,這一定是妖術……”
  普通人遇到這種情況,必定避之不及,不敢再要求冰藍王子收做隨從什么的,但淚紅雨不同,對于她從未見過的事,她則更加的好奇,她更想知道,另外三個人有什么出奇的本領。
  她道:“大哥,你這位隨從,的確本領非凡,可不知其它三位有什么出奇的地方,可讓我見識一二,總有一樣東西我可以做得到的吧?”
  冰藍王子見她不死心,輕笑兩聲,道:“小兄弟,我這隨從的本領,你是一樣都無法做到的,何不打消了念頭,我送你一些銀子,你可以豐衣足食,長大以后又可以娶一門媳婦……”
  這個時候,南福王一眾人等已聚在冰藍王子的身邊,蘭郡主聽了冰藍王子的話,不由得掩口而笑,道:“王子.這位小兄弟要長大,看來還要幾年,那娶媳婦,就免了吧!”
  眾人聽了,全都哈哈大笑,那南福王的臉上卻依舊陰陰沉沉的,連皮肉都未動一下,淚紅雨聽了蘭郡主的話,心中大惱,抬頭望去,剛剛好看見南福王的神色,不由大奇,心想,這位南福王為何臉色如木板一塊,有點類似于夫子為了恐嚇自己,講的故事中的人物……喪尸。她正想著,那南福王眼珠子轉動了一下,望向她,淚紅雨一見,心中更驚,她看見南福王的眼珠居然由全白變成全黑,整個眼球仿佛能自由滾動一般,她的心撲撲而跳,忙轉過臉不看,心中暗想,也不知是自己一個人看到這種情景,還是有其它人知道,為何南福王的情形如此的古怪的?=暴君的寵姬